九爷掌心小甜妻全文阅读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慕浅浅君九衍)

《九爷掌心小甜妻》小说简介

新书《《九爷掌心小甜妻》的作者是糖九,小说主角是慕浅浅君九衍,该小说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内容精彩非凡,实力推荐。书中精彩正文节选:新婚之日,太太就想逃婚?传闻隐疾的男人如神邸般站在慕浅浅的面前,将她欺身在墙。慕浅浅惊了,你不是要死了?嗯,男人一笑,带你回去继承遗产。某日,慕浅浅顶着大肚子看着键盘下跪着的某人,遗产呢?!…

《九爷掌心小甜妻》 第1章 她要冲喜 免费试读

轻纱幔帐。

整个房间都被明艳的正红色所充斥,红色的床单和被套,还有床头明晃晃贴着的喜字,而比正红色更加艳丽的是床上躺着的女子。

洁白的婚纱,随意散开的黑发,灯光下泛起一圈圈光晕优越的冷白皮,女子眉梢轻蹙,殷红的唇微微抿起,轻咳了一声,有转醒的趋势。

“动作快点,要是一会儿九爷来了,被送来了那个女人还没醒,咱们就只有吃不了兜着走了。”

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惊动了床上的人。

“咳……”轻咳了一声。

柳叶一般的眉微微松动了两分,一双如狐狸那样的眸子刷一下睁开了,原本就艳丽的脸,更是因为右侧眼角下那颗泪痣凭添了三分妖媚气。

慕浅浅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脑袋仿佛要炸开了一般,碎片式的画面不断的串联起来。

“快点快点,你到底会不会!”

“就是这钥匙没错啊,难道咱们拿错了?”

慕浅浅还来不及打量周围的一切,一双眸子就警惕的看向了门口。

听着门口的动静越来越大,慕浅浅咬了咬下唇,要是现在不跑,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慕家为了保住那个继女,不惜把自己这个亲女儿打晕了都要送到这座宅子里。

为了慕家的利益,他们情愿把自己送出去。

慕浅浅出现在这个房间只有一个原因,冲喜。

而冲喜是为了整个梧桐市权势最盛大的君家的老幺,君九衍。

说起君家这位老幺君九衍,也是君家所有人的心肝宝贝,但是越是宝贝的就越娇气。

君九衍,一个浑身是病的男人,偏偏病的越凶,性情越是残暴。

相传,君家百分之九十的产业,都在这位病秧子二十二岁的时候接手,尽管身体羸弱,可是君九衍的手段却一点都不弱。

入主权利不过一年,已经全面掌控。

而他的手段,用四个字概括就是,大开杀戒。

君九衍这三个字,尽管神秘,但是却深入人心。

想到这里,慕浅浅打了个寒禁。

要自己嫁给这样一个男人,还是为了让他躲过什么一个大劫多活几年,自己是万万做不到的。

撕啦一声,慕浅浅将婚纱撕破了。

逃跑也是技术活,裙子自然是不方便的。

所以为了不走光,动作更快,慕浅浅把撕下来的布料从腰间开始缠绕向下,遮住所有不该露的地方。

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深呼吸了好几下,慕浅浅从床下跳下去。

“靠!”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慕浅浅皱眉,床边竟然连个鞋子都没有,自己只能光着脚了。

钥匙转动的声音,混合着人激动的声音。

“对了对了,这样才能打开!”

“快快快!”

慕浅浅顾不得其他,蹑手蹑脚的把窗户打开向下看了一眼,“还好还好,这院子是古色古香,不高,你可以的慕浅浅。”

毫不犹豫的翻身出了窗户。

嘎吱,门被打开。

“人呢!”

“人,人不是在床上?”

“靠!她不会是醒了翻窗户跑了吧!窗户都被打开了!”

“赶紧叫人追下去,不能让她跑了错过了夫人安排的吉时啊!”

火急火燎的两个人出了房门,而他们要追的人,此刻正胆战心惊的贴着墙边。

慕浅浅有轻微的恐高症,所以此时此刻手脚有些不听使唤了。

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抓住墙边的木柱,连骨节都突出来了。

慕浅浅不断的深呼吸调整自己,可是无奈心跳微微加速,一张小脸也因为这样的运动而起了一层红晕。

慕浅浅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垂眸时刻注意着自己脚下一点一点的宽度,小心翼翼的移动自己的身体。

眼看着就要从二楼转角下去,内侧的窗户突然被打开。

慕浅浅吓了一跳,脚下一软,一个滑倒。

窗户里伸出了一只手臂,反袖式的设计露出了半截手臂,灰白色的皮肤,在光线里连皮下的的毛细血管都好像能看见一样。

而慕浅浅,就是被这样一只手臂拽住了。

慕浅浅眨了眨眼,不知道该庆幸自己没掉下还是该忧伤自己这么容易就被发现了。

当然,还用不着慕浅浅反应,手臂的主人比她更快。

用力一带,慕浅浅就已经顺着窗户被拉了进去,半跪在地上,对上了一双没有温度眸子。

与其说是没有温度,倒不如说是没有把慕浅浅放在眼里,所以眼底是漫不经心。

深棕色的眸子,上挑的桃花眼,眼底带了两分神情厌厌,但是却着不住的病态的妖孽感。

慕浅浅呼吸都停了一瞬间,清晰的看见他的喉结滚动了下,然后脑海里轰一声响。

“小贼?”如亚麻一般沙哑的质感,尾音上扬像是在说最动人的情话,可是嘴角弧度很淡,满不在意。

慕浅浅大脑当机了瞬间,这张脸,实在是太过于好看,艳丽入骨又病态十足。

气氛陷入沉默。

妖孽美男也不着急慕浅浅回答,像是打量物品一般的眼神在她身上来回,注意到她穿的是白色婚纱。

轻笑了一声,语气更加琢磨不透了。

“你这是,要逃婚,嗯?”突然凑近的脸,那双深粽的眸子像是漩涡,吸入以后再也退不出来。

慕浅浅咽了咽口水,问出了二十二年来最傻的一句话,“你怎么知道。”

“呵。”笑声很轻,像是羽毛一般抓人。

慕浅浅感觉自己从心尖开始泛起酥酥麻麻的异样感。

“你说呢?”接着就是反问。

慕浅浅看着他伸出手,手指修长,指甲圆润,不过太白了,比自己还要白。

蹲在了自己面前,“你是不是在想,君家九衍,不过是一个要死的病秧子,不逃命也是等死,不如搏一搏。”

慕浅浅被神色蛊惑,傻傻的点头。

唇边的笑容更加好看了,堪比妖孽一般。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我暂时还死不了。”

慕浅浅彻底傻眼,当机的大脑终于舍得反应。

好半天,慕浅浅憋出一句话,“你是君九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