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微百里骁29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艾檬檬)

甜宠新书《九千岁的小萌妻》是艾檬檬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墨青微百里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作为一个小太监,墨青微有两件事情非常担心。第一件事情:当今摄政王和皇帝都以搜查要犯为由,下令阖宫搜查,并且重点强调要重新验明宫中所有太监们的正身。第二件事情:她是个女的,混在太监堆里的女太监,并且还霸凌了摄政王,滚过了当今皇上…

《九千岁的小萌妻》 阎罗王转性了? 免费试读

这个昭容郡主,她好像是在借着丫鬟的嘴告诉全场的人,她这个奴才即使救了摄政王,也不是什么可以值得被称赞的。

她的功劳瞬间就被抹除干净了。

昭容郡主敛起嘴角边的笑容,“不过青微啊,你虽然是摄政王的救命恩人,但摄政王的命是整个东梁国人的。今晚他发病了,可能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事情,但再怎么样,你也不能对摄政王不敬啊。”

果然是以后要嫁给百里骁的女人,这一先礼后兵的招数用的炉火纯青啊。

“启禀郡主,奴才略懂医术,只是暂时封住了摄政王的穴位,摄政王并无性命之忧的。”墨青微赶紧开口,亏她刚才还觉得这个昭容郡主是淤泥里长出的一朵清新小白莲。

这分明是一朵小黑莲嘛。

昭容郡主唇角边又有了笑意,只是这次她的目光并未再在墨青微的身上停留。她转身乖巧的看向皇太后,“皇祖母,孙儿一看见青微,就觉得他不会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只是摄政王的安危是最重要的。今晚摄政王一犯病,青微就敢逾越身份冒犯摄政王,若是不惩处他,他日会不会有奸人也趁着摄政王犯病之际意图行刺她?”

墨青微真的是忍不住在心里将昭容郡主问候了一遍,几句话之间撇去了杀她的道德负疚感。

杀她成了伟光正的行为。

墨青微抻直了腰,语气坚定的回答着,“启禀郡主殿下,您为摄政王着想的心情奴才明白。然,摄政王乃摄政摄国之人,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备受东梁国百姓的关注。今晚摄政王犯病之际,弑杀如麻,奴才是逾越身份冒犯摄政王了。但若不这样,奴才就有性命之忧。等摄政王清醒过后,他若是发现错杀了好人,尤其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岂不是要被天下人指责?郡主殿下既然这般为摄政王着想,那就更不应该让摄政王陷入不仁不义的境遇。”

昭容郡主一时间被她的话给堵住了。

她那双包含着哀婉的眸子一眯,眼里瞬间就浮起一层淡淡的水汽。

“青微说的倒是没错,是本宫想的不够周道了。”

称呼马上就从“我”转变成“本宫”,像是在提醒场上众人墨青微只不过是一个奴才,一个奴才凭什么质疑主子的话。

果然,春桃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疯狗似的,马上上前一巴掌就猛扇在墨青微脸颊上。

她打的突然,墨青微来不及躲闪。

春桃看着墨青微脸颊上的巴掌印,又嚣张的咬着她不放,“墨青微,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一个奴才,别张口闭口的以摄政王的‘救命恩人’身份自居。你死了,摄政王还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烂泥不要总想巴着高墙走。”

堂堂的一个郡主,肆意的作践奴才。又在被奴才反击不能开口时,放狗来伤人。

这样的昭容郡主,墨青微心里不止是厌恶,更多的是厌弃。

“张口奴才,闭口奴才。那你一个奴才,难道是昭容郡主把你教的这样不经过主人的允许就动手打人的?”墨青微横眉冷对,她是怕百里骁,但并不意味着什么人都可以上来踩她一脚。

春桃被墨青微点了名,心一慌,“扑通”一下赶紧给皇太后和昭容郡主跪下。

眼里的水汽将昭容郡主的双眸氤氲的愈加迷离,昭容郡主朱丹小口轻启,“皇祖母,孙儿只是担心摄政王的安危,并不是想置摄政王与不仁不义之地,皇祖母……”

她将话说的柔柔弱弱,委委屈屈,皇太后一听,眉头便不由得一皱,直接打断了她还未说完的话语。

“昭容郡主说的并没有错,现在一个小太监就都可以趁着摄政王发病之际对他发难,如果这次不严惩他,下次难保有人不会趁机对摄政王图谋不轨。”

皇太后一锤定音,直接摆明立场要支持她的外孙女。

墨青微心里一突,知道自己今晚是在劫难逃了。

果然,皇太后下一刻就高声命令道,“来人啊,把她拖出去斩杀了!”

“慢!”就在墨青微被几个人扑上前要押解下去时,一个暴戾阴森的声音骤然响起,引起了场上所有人的注意。

墨青微迎声看过去,已经被搀扶进寝殿的百里骁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

此刻的他依旧是一身黑色绣苍龙锦袍,携着一身尊华的气息从殿中步行而出。他的出现让紧张的场面的瞬间一窒,其他人纷纷的为他让出一条道路。

“你起来吧!”如苍松翠柏似挺拔的身子最后在墨青微的面前停下。他的身子微微一倾,一只手又是霸道的将她从地上一拽。

“昭容郡主,他是孤的奴才,要杀要剐,还轮不到一个外人在这里指点!”威严酷烈的声音从他肖薄的唇瓣间溢出,言语中流露出的对墨青微的袒护昭然若揭。

墨青微即便是奴才,也是“孤”的奴才。

你昭容郡主哪怕是个主子,也是“外人”。

奴才比你这个郡主在我这里有地位多了。

昭容郡主怔愣了一下,眼泪无声的奔涌而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楚楚模样。在场的人看之都会觉得百里骁不近人情,太欺负昭容郡主了。

皇太后实在是看不得自己的孙女被百里骁这般无视,她忍不住开口,“阿骁啊,昭容她很担心你,怕没有处置这个墨青微,会让你……”

百里骁宽大的袍袖重重一甩,目光冷冽如冰的从昭容郡主身上刺过,“皇太后,青微是孤身边的小侍,他怎么样孤自会处理,你们现在越俎代庖的,难道是在告诉所有人

,孤蠢笨到需要外人来处置孤的私事了?”

百里骁几乎是不客气的直接打断皇太后的话,皇太后被她一激,额头处的青筋直接就泛起了。

她张口还想再和百里骁理论,百里骁冷着一张脸,向他的手下命令着,“送皇太后回宫!”全程再也没有去看昭容郡主一眼,对昭容郡主的敌意可谓是赤果果真真切切。

墨青微被百里骁护着,事情的发展她有些

看不透了。

宫中的人不是都说昭容郡主以后是要嫁给百里骁的吗?百里骁对自己的未婚妻怎么是这样的态度?

皇太后呢?皇太后不是坚定的保摄派吗?百里骁怎么也不当众给她留面子了?

正在她满腹疑虑时,墨青微又觉察到他酷烈幽深的目光向她觑来。她一个激灵,以为百里骁要开始跟她秋后算账了。

哪知,百里骁又钳住她的下巴,尖利的指甲从她被打的脸颊上划过,“谁打的?”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