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月上柳梢头

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小说《月上柳梢头》由一生小说为大家带来,主要人物有宁浅月楚南晔,是作者梦芷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楚南晔脸色很不好看!

楚南晔:你说呢?月儿瞧他这气生得还挺认真。

《月上柳梢头》精选:

宁浅月:(这位公子莫不是真的脑子有问题?两千年前?人怎么可能活那么久,除非是妖怪!)

宁浅月:(难不成,他是妖怪?)

月儿盯着楚南晔仔仔细细左看右看!

宁浅月:(可是妖怪会长这么好看吗?)

楚南晔:月儿在看什么?

宁浅月:你究竟是人是妖?

楚南晔脸色很不好看!

楚南晔:你说呢?

月儿瞧他这气生得还挺认真。

宁浅月:你

宁浅月: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消消气!肯定没有妖怪长成这样子了!

月儿帮他顺顺气,手却被对方一把抓住!

对方一把将月儿拉近,贴在胸前!

月儿吓得尖叫!

宁浅月:放开我,你干什么?流氓!

楚南晔:你我本是夫妻,怕什么?

宁浅月:你瞎说些什么呀?放开我!

楚南晔:许多年不见,你竟什么都不记得了,也罢,我会让你慢慢记起的!

话尽,楚南晔一个转身,人便毫无声息的消失在夜色中!

宁浅月:怎么会有人的速度这么快?该不会真的是妖怪吧?

月儿心神未定,却听见有脚步声近了!

柳长青:月儿,你还没有睡?

原来是大师兄柳长青!手中托着个东西!

宁浅月:没,没有!

柳长青:你刚才在干什么?

宁浅月:没干什么?大师兄刚过来可有看见什么东西出去了?

柳长青:没有,怎么了?

宁浅月:没怎么,刚才有只野猫从这里经过!

柳长青:你一天没有吃饭了吧,我给你带了点吃的来!

打开油包纸,竟然是两个热腾腾的白面馒头!

月儿心头一暖,没想到大师兄还是关心自己的!

宁浅月:谢谢大师兄,不过我感觉不太饿!

柳长青:没关系,你先放着吧,等感觉饿了再吃!

柳长青:早点休息!

宁浅月:谢谢大师兄!

柳长青:不用谢!

柳长青说罢转身便走,刚动身,突然又回头!

柳长青:对了,那两个馒头是我特地从厨房拿来的,厨房可是会记账的,得从你的劳动工资里面扣!

说完转身离去!

宁浅月切一声。

宁浅月:我就说哪里有那样的好事!

宁浅月:

宁浅月:哎!累了一天了,竟遇见些奇奇怪怪的人,幸好儒雪师兄待我不错!

月儿往床上一躺,动也不想动了,昏昏沉沉睡过去!

天还不亮,门被粗鲁的推开,柳长青站在门口!依然是冷冰冰的样子!

柳长青:起来了!

月儿睁开半只眼睛!

宁浅月:干嘛呀?我才刚睡一会儿!

柳长青:起来干活儿了!

宁浅月:亲爱的大师兄,能不能让我再多睡一会儿,就一会儿,求你了!

柳长青:我只给你半柱香的时间,我在大殿上等你!

宁浅月:大殿?

宁浅月:我是新来的弟子,难不成大师兄要带我去拜见师傅?

宁浅月:(既然是见师傅,岂能怠慢?)

宁浅月:好,我马上来!

月儿好好捣鼓了一下,穿戴整齐!

月儿来到大殿,大殿上空空荡荡,只有柳长青一人!

宁浅月:大师兄,我好了!

宁浅月:师傅呢?他还没来吗?

柳长青:这么快!

柳长青抬眼望着月儿的一身新衣,竟有些痴了!

柳长青:(这丫头长得还挺好看的!)

柳长青:咳咳!怎么儒雪还没有来?定是又偷懒睡着了!

宁浅月:额?儒雪师兄他也来拜见师傅吗?

柳长青:什么拜见师傅?

正说间,儒雪睡眼惺忪的移过来!

儒雪:大师兄,早!小师妹,早!

柳长青:你们两个,一起把这大殿好好清扫一遍,不许偷懒,天亮前必须做完,不然不许吃早饭!

宁浅月:啊?扫地?大师兄,你不是带我来拜见师傅的吗?

柳长青:我什么时候说了带你拜见师傅了?

宁浅月:好吧

宁浅月:可是这里这么大,我和儒雪师兄两个人怎么打扫得完?而且还得在天亮之前

柳长青:哪里来那么多话,让你做便做!否则

宁浅月:行!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我立刻,马上就打扫,马上!

宁浅月:(否则你肯定又要拿那二十五两银子来说事,本小姐要不是现在落难,还会拿不出那区区二十五两银子?便是要两千五百两也不在话下!哎,今时不同往日!)

柳长青:要认真扫,我可是要来检查的!

说完扬长而去!

儒雪打着哈欠!

儒雪:今天不是轮着大师兄扫地的嘛?怎么你来了?

月儿恍然大悟!

宁浅月:原来这个家伙自己偷懒,才把活儿都吩咐给我干!

宁浅月:本小姐要不是因为那二十五两银子

儒雪:什么二十五两银子?

宁浅月:不关你的事!

宁浅月:诶?既然今天是轮着大师兄扫地,那你怎么会在这儿扫地啊?

儒雪:嗨,还不是昨天没有好好面壁思过,师傅又罚我扫地!

宁浅月:呵呵!你还真是不让师傅省心!

两个人快速干起活过来!

宁浅月:儒雪师兄,我听说咱们师傅都两百岁有余了,他的样子是不是很老很老?

儒雪:什么?你竟然没有见过师傅吗?

宁浅月:我昨天才刚来,一来就做这儿做那儿,哪里有空见师傅?

儒雪:你都没拜见过师傅,也没敬过师傅拜师茶,怎么能算是灵鹫宫弟子?我们都是一来就见过了师傅,敬了茶才真正称得上是灵鹫宫弟子的!

宁浅月:啊?这么说,我还不算灵鹫宫弟子?那你还不真正的是我师兄咯?

儒雪:唉既然大师兄都安排你进来了,拜见师傅还不是迟早的事?

宁浅月:切,你如果不是我师兄,我便不是你师妹,你年纪比我小至少两三岁,按理,你应该喊我月儿姐姐吧?

儒雪:唉何必拘泥于这些小节!

宁浅月:切,明摆着占我便宜!

儒雪:反正你是我师妹是迟早的事,你现在喊我师兄,我以后一定罩着你!

宁浅月: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宁浅月:说大话!

正说着,一女子大大咧咧走了过来!

拂霓裳:喂,你们有没有看见大师兄?

儒雪瞧她一眼,没好气的模样!

儒雪:没有!

拂霓裳:哼,某人就是不受师傅待见,不是面壁思过就是来罚扫大殿!

拂霓裳看了一眼月儿!

拂霓裳:你就是那新来的扫地的?

宁浅月:我?扫地的?

拂霓裳:是啊,大师兄说你做事又笨又慢,要不是受师傅之命,根本就不想让你这种笨手笨脚的人来灵鹫宫打杂!

宁浅月:打杂?

儒雪:喂,你说话别太过分了,她虽然还没有拜师,可你也不能说她是打杂的!

拂霓裳:她不是打杂的,怎么会在这里扫地?

儒雪:你!

拂霓裳:再说,师傅何时说了要收一个打杂的为徒了?

宁浅月:原来,我竟不是灵鹫宫弟子?我只不过是难怪我这两天感觉怪怪的

宁浅月:(那两个妖精,实在太过分了!我好歹也是宁家大小姐,怎么能给灵鹫宫当杂役?)

儒雪:二师姐,就算师傅没说要收她为徒,想想你当年,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吧?要不是你死皮赖脸赖在这里不走,又是扫地又是劈柴,师傅怎么会无可奈何只好收你为徒?

拂霓裳:你!

月儿强忍着笑!

宁浅月:咳咳!

儒雪:谁不知道你这样死皮赖脸是为了追着大师兄而来,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算二师姐你再怎么死皮赖脸,大师兄还不是对你无动于衷!

宁浅月:儒雪,快别说了!

儒雪:怕她干嘛?她这个人就是这样,蛮横不讲道理,还老喜欢欺负人,仗着自己是绿梅山庄老庄主大千金的身份,到处欺压弟子,师兄们怕她,我可不怕!

拂霓裳:儒雪,你说够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