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狂柳飘雨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秦狂柳飘雨小说主角

《开局就离婚:战神很狂》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秦狂柳飘雨的小说是《开局就离婚:战神很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十指舞动写的一本都市生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秦狂心中有一股怒在燃烧。两年来,几名工友一起工作,喝酒,聊天,早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几个人都是绝对的老好人。他们虽然穷,但身上的闪光点,让秦狂觉得,神州组织的付出,非常值得。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忍心欺…

《开局就离婚:战神很狂》 第七章 栽赃陷害 免费试读

秦狂心中有一股怒在燃烧。

两年来,几名工友一起工作,喝酒,聊天,早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这几个人都是绝对的老好人。

他们虽然穷,但身上的闪光点,让秦狂觉得,神州组织的付出,非常值得。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忍心欺负这么老实善良的工人?

他收起手机,眼中露出一丝冷芒。

打车直奔西城码头而去。

西城码头。

虽然货运码头的辉煌早已经成为过去,但海运依然火热。

这里,正是青龙会控制的地盘。

一处仓库前。

老张坐在地上,脸上一块青紫。

“你们怎么能打人?我们又不是故意的。”

“大不了,我们赔钱就是。”

老张委屈而愤怒。

搬运工也是有尊严的。

就因为不小心将箱子摔倒,就遭受如此粗鲁对待。

经理模咆哮道:“赔钱?你赔得起吗?这些珍贵的材料,从遥远的北极运送而来,一块的造价就是十万。”

“十万?”

老张脸色顿时煞白。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箱子里的岩砖会这么贵。

其余三名工人也是脸色煞白,瑟瑟发抖。

就算是四人平摊,每个人也得赔两万五。

这对挣血汗钱的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

“你们损毁两块,一共二十万,赶紧赔钱,否则,别想走。”

经理恶狠狠的道,眼角露出一丝阴冷。

呼啦啦,十几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围过来。

工头张总一路小跑过来,拿出华子递过去。

“廖经理,都怪他们毛手毛脚,您先抽支烟消消气,我来解决。”

廖经理拒绝了香烟,冷冷道:“不管谁来,都得赔钱。看在你的面子上,给你们一个小时。”

两人相视,眼神却是别有意味。

张总向老张走去,皱眉道:“老张,我是看在本家的份上,才让你们接这趟活的,这些都是贵重物品,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

老张急了:“张总,我们已经非常小心了,是包装出了问题。”

“应该是运输中受到了剧烈冲撞,完全不关我们的事啊!”

张总喝道:“不关你们的事难道还关我的事?”

“你们不会好好检查一下再搬么?”

“惹上青龙会的人,有什么后果,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搞不好,我们今天都得交代在这里。”

张总叹息道:“看在大家多年交情上,算我一份,每个人出四万,这事就这样摆平了。”

他这并非危言耸听。

青龙会盘踞中海数百年之久,威名远扬。

普通民众更是对其忌讳莫深。

老张在内的四个当事人,脑瓜子嗡嗡响。

四万啊!

他们可没有秦狂的天生神力,要挣四万至少需要两个月。

两个月血汗钱,就这样被人坑去,换谁,心都得滴血。

四个搬运工聚在一起,愁眉苦脸。

张总看着四人为难的样子,眼角微不可查的露出一丝冷笑,走向廖经理。

廖经理低声道:“怎么样?”

张总道:“放心,他们胆子小,肯定会屈服的。”

廖经理道:“你够狠,居然连手下的人都坑。”

张总冷笑道:“谁让他们想离开我自己单干的,这算是惩罚,可惜那个秦狂今天不在,否则,就一并收拾了。”

秦狂虽然能干,但张总很不喜欢他。

因为这个人不卑不亢,让他感觉自己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

老张重新拨通了秦狂的电话,让他不要过来,以免遭受无妄之灾。

秦狂此刻已经坐上出租车。

听到事情的经过,他连忙安慰老张。

“不要紧张,一切等我来了再说,千万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

老张大惊:“秦狂,你别来了,我们不怕,大不了被打一顿,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秦狂笑道:“你的命就值几万块么?放心交给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

老张苦笑道:“你小子就是个烂好人,你挣的钱,不是都交给你丈母娘了么?你用什么解决?”

挂断电话,老张长吁短叹,六神无主。

“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张总走过来,假惺惺的问道。

“这些大哥的耐心很有限,再不给出答复,他们发火,今天谁都走不了。”

老张深吸一口气:“所有责任我一个人承担,要杀要剐随他们。”

张总皱眉道:“老张,你真是愚不可及,钱没了可以挣,人要是受伤了,还得花钱治。”

老张咬牙道:“张总,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的货物,应该有保险吧,难道不应该保险公司赔偿么?”

张总冷冷道:“老张,你别后悔。”

他转身向廖经理走去。

“老张,我觉得不对劲。”老黄皱眉:“张总和廖经理据说是同学。”

“这个周扒皮,一向是个铁公鸡,这次却开这么高的价,原来是个陷阱。”老李也后知后觉的惊呼。

四人脸色难看到极点。

廖经理带着一群人走过来。

黑衣人们,抽出了钢管,嘿嘿冷笑。

“赔钱,或者断手或者脚,你们可以选择了。”

廖经理目光森冷。

老张大声道:“是我指挥的,与他们无关,要打就打我一个。”

廖经理冷哼道:“在我们青龙会面前玩义气,简直可笑。”

“关起来,打电话给他们的亲人,今天收不到钱,就打断手脚。”

他摆摆手,几名黑衣人狞笑着冲了上去。

拳打脚踢。

四人被拖死狗一样拖进了仓库,哐当一声关上门。

“青龙会传承数百年,遗留下来的,就是这些糟粕么?”

“连血汗钱都要敲诈,简直畜生不如。”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廖经理喝道:“什么人?敢对青龙会无礼。”

碰!

回答他的,是一声轰鸣。

巨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掀起飞。

重重撞击在集装箱上,当场晕倒。

一道人影,如同幻影,冲进人群。

砰砰砰!

声音爆豆般,急促紧凑。

惨叫闷哼,连绵不绝。

青龙会的大汉们,就像是稻草人,一碰就倒。

他们甚至连对方是人是鬼都没看清楚,就被一一击倒在地。

快、准、狠!

势大力沉,一击制敌。

但凡被击中的人,没有一个能再次站起来。

众人骇然失色,无法置信。

张总更是吓得一**坐在地上,身下失禁。

碰!

张总还没看清来者是谁,秦狂已经一脚踢翻一个保安,重重撞击在他身上。

哐当一声,脑袋和集装箱碰撞,瞬间昏迷。

十几个保安,竟然连一分钟都没有撑到。

秦狂满脸喜悦:“没想到龟息两年,实力不退反进。”

他下手极有分寸,这些人都只是昏迷,而没有受到致命打击。

秦狂一手一个,像是拖死狗一样,将十几个人全部扔进一个空置的货柜箱,关上门,上好锁。

正要去拯救老张等人,他鼻子却是抽噎了几下。

快走几步,来到老张等人摔碎的木箱前。

看着碎片,秦狂眼中流露令人惊悸的冷芒。

碰!

他一脚将木箱踢开,蹲下身子,拨弄着地上的碎片,然后放在鼻子上使劲嗅了嗅,脸色凝重。

这种独特的气息,他做梦都不会忘记。

冰焰溶液!

一种产自极寒地带,岩石之中的极寒液体。

需要使用复杂的工序才能提炼出来,价格之昂贵,堪比钻石。

加入一些化学原料和药物后,就成为了崇尚暴力的罪犯们的最爱。

这种药物有着强烈的致幻作用。

尤其是暴力者吸收后,更加暴虐。

全球因此物堕落犯罪的人类,不计其数。

但,这种违禁药品,产地据说在寒冷的西伯利亚秘密基地。

偶尔有流入华国,也被神州组织拦截。

现在,秦狂却在这里,嗅到了原材料的味道。

这种原材料,天生带着一股奇异的味道,但凡沾染一点,都会留下气味。

凑巧,秦狂对这种气味无比敏感。

碎片散落在地上,秦狂将所有碎片收集,拼接。

一块长五十厘米,宽三十厘米,高三十厘米的砖头出现在眼前。

但,中间,明显缺失了一部分,像是被挖空的盒子。

秦狂找遍地上,也没发现缺失的部分。

石中藏物么?

秦狂目光缓缓上移,看着货车上神龙国际几个字,有些冷。

原材料运来中海,神龙国际是收货方?

神龙国际,难不成已经堕落?

当初坠下山崖,他半空惊鸿一瞥,曾见过神龙国际的船舶。

是凑巧路过,还是牵连其中,无法定论。

不过现在,秦狂已经断定,青龙会,绝对和上次的事件脱不开关系。

小说《开局就离婚:战神很狂》 第七章 栽赃陷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