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楚颖南宫辰by折耳懒猫在线阅读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由折耳懒猫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颖南宫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9章楚颖微冷的目光慢慢向一侧偏移,落在了另一个佣人身上。“口臭是口腔糜烂造成的,易口腔糜烂的人心脏都存有一定隐患。你要好好注意身体啊,万一在外面来个突发性心肌梗塞,连工伤都报不了,那就不好了。”南宫…

《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第9章 免费试读

第9章

楚颖微冷的目光慢慢向一侧偏移,落在了另一个佣人身上。

“口臭是口腔糜烂造成的,易口腔糜烂的人心脏都存有一定隐患。你要好好注意身体啊,万一在外面来个突发性心肌梗塞,连工伤都报不了,那就不好了。”

南宫家的佣人没想到竟会被一个小护工羞辱,开始的难以置信过后马上变得羞愤难当。

两人正想破口大骂,一个温润的年轻声音突然从屋里传了出来。

“是小二回来了吗?”

原本气焰嚣张的两个佣人,在听到那温润的声音后,瞬间变得唯唯诺诺:“是的大少爷,二少爷回来了。”

“快让小二进来。”温润的声音刚刚落下,之前那一直紧闭着大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紧接着一个如玉般的温柔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本想早点出来接你,没想到临时被爸喊去书房谈事情了,你不会怪大哥来迟吧?”

南宫辰淡淡看了男人一眼后摇了摇头。

走到两人面前的男人将南宫辰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将目光落在了楚颖身上。

“你是阿颖吧?我是小二的大哥南宫瑞,之前就听楚夫人说起过你,今日一见果然是个十分可心的温婉美人。照顾小二很辛苦吧,小二自幼就和我们有些不一样,他性格不好话也少,希望你能多担待些。”

南宫瑞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无框眼镜,明明是个温文儒雅的男人,但楚颖脑子里却突然冒出了斯文败类这个词。

“大哥说笑了,我脾气也不好,而且我是农村来的,没什么文化,幸好二爷一直担待着我。”

楚颖这话原本只是客套之词,但一旁的南宫辰却淡应了一声:“嗯,她乡下来的,容易被人欺负。”南宫辰说着清冷的眼眸若有似无地轻扫过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佣人,“大哥要管好自己的人啊。”

南宫辰的反应令南宫瑞温润的眼眸多了几分深意,如玉般的眼眸里有异色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厉声责备那两个接待南宫辰的佣人。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明知二少爷身体不好还让他坐在院子里吹冷风,要不是阿颖闹出了一些动静我还不知道小二过来了,你们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南宫家掌权人的存在?如果不想干就马上给我滚,我南宫家养不了你们这样的人。”南宫瑞痛骂了那两个佣人一顿后似是觉得不解气般,还当着南宫辰的面狠踹了那两个一脚。

“走,大哥带你们进屋去。我们一家人别为了这两个不中用的东西伤了和气。”南宫瑞说完引着南宫辰和楚颖向主宅走去,离开的几人并没看到那两个被踹翻在地上的佣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恶毒光芒。

“都怪那个女人多管闲事,要不是那个女人多管闲事我们怎么会被大少爷责罚。”

“不过是个乡下来的村姑,我就不信我还收拾不了她了。她不是喜欢出风头吗?我待会让她出个够!”

南宫瑞带南宫辰和楚颖进屋时南宫川泽正好从电梯里走出来。

虽然已经年过60,但南宫川泽看起来似乎只有40多岁的模样。一身修剪合体的深色西服衬得他气度沉稳又从容,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上挑,虽然面上难掩岁月的痕迹,但仍能够从那轮廓里看出当年的帅气逼人。

“小二和阿颖回来了,去餐厅吃饭吧。”南宫川泽淡淡看了南宫辰和楚颖一眼后,直接从两人身边擦肩而过。

但在路过南宫瑞身边时,他突然伸手勾搭上了南宫瑞的肩膀:“待会吃完饭咱们父子俩再去杀两盘,刚刚那盘棋还没下完你就突然离开了,真是扫兴!”

面对南宫川泽的漠视,南宫辰只是不甚在意地缓步跟在两人身后,楚颖看着心头不禁生出了几分难过。

这世界上从没有谁比谁活得容易,例如他,也例如她。

看着那将背脊挺得笔直的清冷背影,楚颖突然大步跨上前去,一手握住了他的手掌。

“别吃太多,我回去给你做炒饭。”楚颖用口型对南宫辰说出这句话后,牵着他手和他并排走在了一起。

突来的亲密接触令南宫辰身体下意识僵硬了一下,他眸色深邃地看着楚颖却并未挥手将她甩开。

晚餐吃的是牛扒配红酒,牛扒端上来时楚颖就发现了她那份牛扒的不对劲。

这牛扒肉质老韧又多筋,一看就非常难切,楚颖再一看那个给她端牛扒的佣人,这不就是刚刚在院外被南宫瑞踹了两脚的大婶。

看来这牛扒是特意针对她的啊。

楚颖再一看那佣人递给她的餐具便越发肯定了她的猜测,这餐具看着正常,但中间却有一小道用胶水粘合过的痕迹,待会她只要一使用这餐具切牛扒只怕马上会成为全场焦点吧。

这佣人是故意想让她出丑,好借此羞辱她。

看到楚颖拿起餐桌上的刀叉,那佣人马上露出了兴奋的目光,然而楚颖手上的切割动作还没落下,主位上的南宫川泽就突然开了口。

“阿颖,不知道你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

“中医。”

“中医?”楚颖的回答令一旁的南宫瑞好奇询问,“都学了些什么?”

“解剖白鼠,研究各种药物在小白鼠体内的走向。”楚颖说话时她手上的餐刀已轻划上了那块老韧的牛扒,“解剖老龄白鼠比解剖小白鼠有趣,关注它的呼吸寻找它的罩门,像这样一刀下去。”

楚颖的话令南宫川泽和南宫瑞同时变了脸色,站在一旁的佣人更是直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唯有南宫辰面色正常,那凉薄的唇甚至弯起了一个微不可察的笑容。

“这解剖白鼠我十分擅长,只是这切牛扒……”看着餐盘里的牛扒楚颖脸上露出了苦恼地表情。

南宫瑞眼里有异色一闪而过,他突然对楚颖温柔一笑,紧接着伸手拿过了她面前的牛扒,非常绅士地柔声开口:“我来帮你切吧。”

在南宫瑞拿过楚颖餐盘的同时,楚颖非常有默契地将她手边的餐具递了过去。

看着南宫瑞和楚颖之间无声的默契,南宫辰瞬间冷了脸色。

南宫瑞将额发往左侧轻轻一撩,正准备在楚颖面前大显身手时,一声刺耳的“滋啦”声突兀地响了起来,紧接着他手上的餐刀快速在他面前断成了两截。

小说《二爷,夫人又彻夜不归》 第9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