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帝皇 小说 帝煌程菀盖世帝皇免费阅读

《盖世帝皇》小说简介

《盖世帝皇》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该小说主要描写了帝煌程菀之间的故事,这是一本别具一格都市生活小说,主要讲述了:五年前,他千里赴戎。从此,金戈铁马,征战沙场。踏尸海血山,破千军万马。以盖世神姿,封战神之名。当真国士之无双。功成而身退,携烈火归来。然,其父惨死,家族分崩。饮恨家仇。他定要以牙还牙,十倍奉还。…

《盖世帝皇》 第10章 送礼就送阳泉水 免费试读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

“帝煌,你能不能不要演了?”程菀气的翻了个白眼,恨恨的说道。“是,没错,我很想去参加那个开幕酒会。”

“因为,如果我和我爸如果不能参加的话,就真的会被踢出公司了,现在,你满意了吗?”

帝煌听完,了然的点了下头,淡淡道:“回去吧。”

“你……”程菀咬了咬嘴唇,明明气的半死,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程菀气鼓鼓的发动车子,两人一路无语。

程菀开车的时候,帝煌拿出手机,悄悄打了一行字,发给了杨烁。

“明天开幕酒会的出席名单上,增加一个名字。”

“谁?”

“程尚慕。”

“好的,老大。”

“你亲自打电话给程尚慕,记住,今晚一定要把邀请函隆重送到程家。”

“明白。”

安排完这些事情后,帝煌微微闭上眼睛,养神。

回到家。

进入客厅之前,程菀垂着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如果爸爸知道不能参加明天的开幕酒会,肯定会大发雷霆,该怎么办才好呢。

然而,他们刚走进去,就看到程尚慕很是开心的坐在沙发上,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程菀,帝煌,你们回来了。”程尚慕笑着招呼他们两个坐下说,“来来来,你们快帮我想想,究竟该选什么礼物才好。”

“礼物?”程菀疑惑道,“爸,你这是要给谁送礼啊?”

“徐总?”

“什么徐总啊?”程尚慕喝着手中的茶,笑呵呵的说,“我是要给新北开发区的总负责人准备礼物。”

“什么?新北区负责人?”程菀心虚的挑了下眉毛。

都不让去了,还准备什么礼物啊。

“爸,那个……”程菀刚要和盘托出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了门**。

“我去开门。”一直不说话的帝煌,突然道。

站在门口,手拿邀请函的杨烁,看到是帝煌亲自开门,受宠若惊的瞪大了眼睛。

“老大……怎么是您啊?”

“进去吧。”

杨烁走到客厅,即刻就把一张邀请函放到了程尚慕的面前,笑道:“程总,欢迎您明天出席新北区的开幕酒会。”

开幕酒会?

看着眼前红艳艳的邀请函,程菀瞳孔猛然一紧。

不是不能参加了吗?怎么突然又把邀请函送到家里来了?

程菀不自觉的把视线移到了帝煌的身上,难不成是他……

不可能啊,他连一份工作都没有,又怎么会搭上新北区负责人这样的大人物呢。

程尚慕笑不拢嘴的接了过来:“杨助理,你刚刚才打过电话,没想到这么快就把邀请函送来了?”

“哦。”杨烁看了一眼帝煌,笑道,“我们总负责人说了,程总德高望重,务必要把邀请函,亲自送到您的手上。”

不看僧面看佛面,好歹也是老大的老丈人,当然要隆重了。

“是吗?”程尚慕献殷勤,小声的问道,“那杨助理,我可不可以向你打听一下,这位总负责人喜欢什么啊。”

“这不是明天要参加开幕大典吗,总不能空着手去吧?只是,我对这位总负责人的喜好,不太清楚。”

“哦?喜好啊?”杨烁又悄悄的看了一眼帝煌。

杨烁心想,程尚慕还问什么啊,总负责人不就站在他眼前吗?

“还请杨助理能够帮帮忙,透露一二。”程尚慕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放到了他的面前。

杨烁看了一眼,居然是两瓶上品茅台。

当着老大的面儿收礼,他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程总,您客气了。”杨烁连忙拒绝道,“这个我不能收的,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杨烁抽身离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程家。

程菀打开邀请函看了一眼,果然是真的,心中更加疑云重重。

“这些礼物都不行。”就在这时候,帝煌突然发声道。

“为什么不行?”程尚慕指着自己的礼物单问道,“这些可都是好东西。”

东西是好,可惜,帝煌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帝煌,你不懂,别乱说。”程菀放下了邀请函,皱眉说道。

“让他把话说完。”程尚慕点了下头,示意帝煌继续。

“这些礼物固然珍贵,却彰显不出诚意。你能送,别人也一样。”

程尚慕点了点头道:“有道理,可总不能不送吧。”

“自然要送。”帝煌说道,“只是要投其所好。”

“怎么投其所好啊?”程尚慕摊开了双手,无奈的说道,“刚刚你也看到了,人家助理根本不说。”

“对啊。”程菀摇了摇头,“除了知道这位总负责人来自北境,其他一概不知。”

“这就够了。”帝煌道。

“够了?”程尚慕抬眼看了看帝煌,和之前相比,他好像一点儿也不窝囊了。

就连程菀也有些看不懂帝煌,好像这个男人身上有许多神秘之处。

“帝煌,那你说说看,究竟该说些什么好?”程尚慕道。

“水。”

“水?什么水?”

帝煌笑道:“北境阳泉纯净水。”

“有什么说头吗?还是说这水特别的珍贵?”

“倒也不是。”帝煌解释道,“北境条件艰苦,尤其是水资源缺乏。十几年前,那里的人想喝一口干净的水都是奢望。”

“而阳泉是迄今为止,在北境发现的唯一一眼泉水,其甘甜可口,很受北境人的喜爱。”

“只是,近两年,南水北调工程施行,大大解决了北境水源困乏的状况,大部分人弃泉水而采用自来水。加之阳泉泉眼逐渐枯竭,一年中,只有春夏之际涌水,所以,也就不再生产,只供周边的山民饮用。”

听完之后,程尚慕皱了下眉头道:“这种廉价的山泉水,怎么能新北区的负责人送呢。此人来头不小,据说身价更是不菲。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帝煌说道:“几年之前,在北境,无论贫富,都只喝这种泉水,否则无水可喝。既然他是北境人,就一定喝过,也一定爱喝。”

“是吗?”程尚慕似乎被他说动了,“可是,刚刚你也说,这种纯净水不再生产了,我们就算想送,也没地方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