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余慕晚唐宋做了一场诡异的梦》余慕晚唐宋全文未删节免费试读

《余慕晚唐宋做了一场诡异的梦》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余慕晚唐宋做了一场诡异的梦》由手可摘星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余慕晚唐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又名《枕上婚宠:唐少撩妻有一套》《枕上婚宠唐宋》被迫无奈余慕晚嫁给了植物人,本应该守一辈子活寡,结果婚后夜夜羞于启齿的旖梦不断。她看自己的植物人丈夫一天比一天羞涩。直到有一天她怀孕了,才恍然醒悟自己被骗了。唐宋一个商界像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只要他跺跺脚,地都要抖三抖,却将自己的老婆捧为掌心的至宝。…

《余慕晚唐宋做了一场诡异的梦》 第005章 听话,闭上眼睛 免费试读

肩头一片冰冷,衣服被撕开了,整个肩头露了出来。余慕晚彻底的吓呆了,完蛋了,他们想……

骑在余慕晚身上的男人看着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布满红血丝的眼睛一深,闪过欲望的光芒。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唾沫,这个女人身上散发着诱人的气味,引人采拮。

“啊——不要!”

臭烘烘的嘴扑面而来,余慕晚呼吸都快要停了,眼里都是惊恐。她绝望的偏过头去,湿热恶心的嘴就贴在了她的耳边,心里一阵反胃差点就吐了。

这时也追上来的一群男人看到这景象,都受到了刺激。

“四爷悠着点,给兄弟们尝尝鲜。”

言罢,一阵哄笑。

深深的巷子里,漆黑一片。被压在冰冷潮湿的地上,眼泪无声的滑落,双手被死死的压在头顶,无力反抗的余慕晚想到了咬舌自尽。

也许只有死了才能解脱,她救不了弟弟,她没有用。奶奶对不起,我还没有保护好自己,现在还遇到了一群禽兽,她不甘心。

“啊……烫死啦,谁?谁打老子?”压在余慕晚身上的男人突然嚎叫一声,用手捂着后脖子,愤怒的眸子四张寻找。

巷子的尽头有微弱的光芒。

一首颀长的身影缓缓的走了过来,沉稳的步子迈出了唯我独尊的味道,像大自然的狮子一般优雅又俱有危险气息。

一步一步,像蹋在了人的心头上。

“是你打我?”

四爷怒瞪着走过来的男人,叫嚣着:“你最好少管闲事,不然休怪我不客气。”话这样说着,心里怎么就感觉好害怕呢?

怕?

老子带了六七个兄弟有什么好怕的?

这样想着,四爷胆子大了些:“这是我媳妇,她贪慕虚荣嫌弃我不够帅,背着我偷汉子。我原谅过她一次了,但是她不知足,现在连孩子都不顾还想跟人私奔。这是我的家务事,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不是的,救我……”余慕晚回过神来,眼里闪过希望。

她没有眼镜,看不清男人的样子。感觉他好高好高,头上戴着鸭舌帽,一张脸更加的神秘莫测。

“给老子闭嘴!”四爷吓死了,一把就捂住了余慕晚的嘴。眼睛里闪过杀意,心里竟然闪过惧意。

暗暗的咒了一声,他立马笑了,对着余慕晚说:“宝贝,你找的男人怎么会有我好?我虽然不帅,难道我平时不够疼爱你吗?你要什么老公没有满足你呢?别闹笑话了行不行,乖乖跟我回家,以后就别跑了,跟我回家吧?家里还有奶娃子,天天说要妈妈,你怎么忍心呢?”

他将余慕晚从地上拉了起来,对着面前的男人尴尬的笑了,“让你看笑话了。”给兄弟们使了个眼色,准备就这样蒙混过关把余慕晚带走。

余慕晚怕极了,这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不走。她的嘴被四爷捂着,‘呜呜呜呜’的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神祈求的看着男人。

‘救我!’泪像断线的珠子往下面掉,余慕晚眸光黯然,几近哀求的看着他。

看着她的这个样子,唐宋的心里是又气又恼。这个笨女人,不乖乖呆在家里,四处乱跑什么?若不是凑巧遇上,他都不想预想后果。

“放开她。”寡淡的三个字冷冷的吐了出来。男人戴着帽子,也看不清表情,就是因为这份神秘才吓人。

四爷心里怕,放了这女人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不了过几天再找这个女人,总归硬碰硬好。

这样一想,四爷就松开了手。

能够呼吸新鲜的空气了,余慕晚立马跑到男人的身后躲起来。得救了,太好了。她喜极而泣,对身边的男人万分的感激。

“你先走。”

余慕晚:“……?”不一起走吗?

她错愕的抬头,天空漆黑一片,男人戴着帽子微微的颔着头。余慕晚眯起眼睛,拼了命的想要看清男人的脸。该死,为什么自己偏偏是个近视,根本就看不到。

余慕晚只觉得男人扯了下唇,听到他异常冷漠的声音问:“想留下?”

“不,我……”怎么可能想留下,她巴不得现在立马消失。可是,看着四爷他们一大群人,心里隐隐有点担心。自己这样跑了,会不会不厚道?四爷他们这群亡命之徒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不行,她不能让别人来替自己受死。

“你是我的恩人,我很感谢你,可是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下。”

“不用担心,你留下帮不了我。”

余慕晚眼前突然一黑,一只微凉的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心里竟然莫名的就平静了下来。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响起:“闭上眼睛。”然后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只管往前面跑,不要回头。”

背上被推了一下,余慕晚牙一咬,听话的就朝着面前拼了命的跑。

看着娇小的身影跑出了自己的视线,男人才缓缓的抬起了头来。而傻掉的四爷一群人这时才回过神来,什么情况,人已经以放了这个男人还要收拾自己吗?

“你想做什么……啊!”

话还没有说完,四爷就发出了一声杀猪的叫声。心口被狠狠的踢了一脚,像麻袋一样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吐出一口血滚到了地上去。

其余的人见事不妙,蜂拥而上的围攻男人。

唐宋压抑着的怒气早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一起上正好。他手起脚落,动作行云流水般,不出片刻就将一群酒囊饭袋打倒在地嗷嗷大叫。

四爷还没有完全昏迷,他只是在装死,希望可以躲过一劫。结果,男人解决了自己的兄弟,又到自己面前来了。

紧紧的闭着眼睛,四爷吓的开始发抖。

“唐先生,这些人交给我吧。”匆匆跑出来的饶士杰立马说。

他的眼睛在地上的一群男人身上扫过,心惊胆战的想,这群人是做了什么把唐先生惹恼了?刚才他没有跟唐先生一辆车,只知道唐先生的车突然停了,人迅速的下车,三两下就跑没影了。

好不容易找来,就见地上倒了一片半死不活的男人。

饶士杰跳过一个男人,来到了唐宋的身边。

“唐先生?”

“把他的手给我剁了,全部送进监狱。”

心中大骇,虽然一头雾水,但饶士杰还是毕恭毕敬的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