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慕晚唐宋做了一场诡异的梦》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余慕晚唐宋小说阅读

《余慕晚唐宋做了一场诡异的梦》小说简介

《余慕晚唐宋做了一场诡异的梦》是由作者手可摘星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余慕晚唐宋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又名《枕上婚宠:唐少撩妻有一套》《枕上婚宠唐宋》被迫无奈余慕晚嫁给了植物人,本应该守一辈子活寡,结果婚后夜夜羞于启齿的旖梦不断。她看自己的植物人丈夫一天比一天羞涩。直到有一天她怀孕了,才恍然醒悟自己被骗了。唐宋一个商界像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只要他跺跺脚,地都要抖三抖,却将自己的老婆捧为掌心的至宝。…

《余慕晚唐宋做了一场诡异的梦》 第001章 做了一场诡异的梦 免费试读

“唔,好渴……”

余慕晚难受的扯了扯领口的睡衣,唔,我的衣服呢?这见鬼的天气,身上像烧着了一样好热。翻了翻身,从半梦半醒中睁开了眼睛。

奇怪,怎么翻不动?

鬼压床?

朦胧中眼前全是重影,隐约看到一张犹如神祉一般帅气的脸,修长浓密的眉下是一双蛰伏般深黑的眸子,高挺的鼻子,山峦般棱角分明的薄唇,坚毅的下颌。

他他他……好眼熟!

“听话,我难受。”

唔,这个声音好好听啊。低沉悦耳,让人脸红心跳。可是,他压着自己做什么?该死,手也动不了,被死死的桎梏在了头顶。

“你你你……唔!”

就在她的话将要出口,身下传来猛烈的疼痛,余慕晚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漂亮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瞪大,她这是被人登堂入室强女干了吗?

这怎么行?她可是有老公的人,虽然唐宋是个植物人,对自己是不是处根本就不在乎。但是,但是她……

“混蛋,滚开……”

话还没有说完,带着侵略性的气息扑面而来,接着唇便被狠狠的堵住。陌生的触感,吓的余慕晚脑子都蒙了。这是她的初吻,虽然没有机会给自己爱的人,但这样给了个坏蛋,也太便宜他了。

屈辱,不甘。

夜色暗沉,男人的呼息粗重,灼热气息烫人。迷蒙的眼睛只能看到男人起伏绝美的轮廓,跟紧抿成线的薄唇。

如熔岩一般的汗顺着他紧毅的下巴滴到她的脸上,陌生的感觉灼热滚烫。

撕裂般的疼痛让余慕晚猛的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瞪着身上的男人。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滚落,湿了大片的枕头。

缓慢的眨动着眼睛,认清身上的男人像是自己的丈夫,余慕晚错愕的喊了声:“唐宋?”

男人回过神来,漆眸微讶。

余慕晚不可思议的瞠着眸子:“你醒……”

不等她的话说完,男人猛的一用力,余慕晚便‘呜’的一声,软软的晕死过去。

瀑布一般的秀发铺了一大片,如海妖一般的柔美。吻了吻她的红唇,男人温柔的眸子疼爱的看着她的脸,一手扶着她的腰动作不停。初尝情爱的滋味没有想到这般美好,心里什么烦闷都没了,只容的下眼前的女人。

“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次日清晨。

余慕晚头痛的坐起来,一觉醒来跟生了一场大病似的,全身绵软无力。

‘呜’怎么这么累?

昨晚,她好像跟唐宋发生了关系,而且还好几次。余慕晚猛的睁大了眼睛,昨晚唐宋……

心头一紧,后背出了一层冷汗,把余慕晚吓了个半死。

她连忙转头看向旁边的男人。

这是她的丈夫,今年是二十六岁,名字叫唐宋,因为追一个女人车祸成了植物人。

唐宋棱角分明的俊脸一如既往的迷人,脸上是没有晒到太阳的苍白,直挺挺躺着的姿势没有丝毫改变。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我很贵,别碰我,离我远点。

俩人结婚半年了,一直相安无事,难道昨晚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春梦?

天天跟这样圣神不可侵犯的男人睡在一起,自己思想已经龌龊成这样了吗?

余慕晚瞬间脸红的像苹果,一脸惭愧的看着床上的男人。唐宋是植物人,怎么可能对自己做那样的事情?

掐了自己一把,自责的咬着唇,余慕晚啊余慕晚,唐宋可是个病人,他长的再帅,你怎么可以YY一个病人呢?而且在梦里还跟他做了那样的事,你真的是太邪恶了。

不过还好,这个事情没有人知道,不然自己还怎么做人啊,真是羞死了。

再看向唐宋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带了几分不好意思。第一次做这样的梦,没有想到这么辛苦。

正在余慕晚发愣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医院里面打来的,让她去医院一趟。

………………

【你弟弟手术费要40万,赶紧去准备钱吧。】

医生冷冰冰的话响在耳边,余慕晚穷的全身搜不出一百块钱,上哪儿凑40万?

眼泪哗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半年前,读高二的余嘉庆查出来得了脑癌,靠国家救济的姐弟瞬间陷入了绝境。七十岁的奶奶眼睛都快哭瞎了,余慕晚绝望下把自己个人简历挂网上,谁出40万彩礼金她立马下嫁。

隔天真的有人提了50万现金找到余慕晚,看到钱余慕晚喜极而泣。

俗话说,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唐宋是余慕晚的丈夫,前年车祸成了植物人。唐家把她买去给唐宋冲喜,奶奶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的拉着她的手掉眼泪,为了救弟弟又不得不点头同意了这门亲事。

现在50万花的分文不剩,嘉庆的病没有好转,反而癌细胞扩散。

余慕晚绝望极了。

正在她痛苦的时候婆婆宋静娴打电话进来了,余慕晚接了起来:“喂,妈!”

“你跑哪儿去了?”宋静娴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余慕晚擦了脸上的泪,态度温和的说:“妈,我在医院里面,医生说我弟弟……”

“你去个医院怎么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跑到非洲去了,赶紧给我回来。半个小时没有看到你,别怪我不客气。没用的东西,真是个废物。”

‘嘟!’电话被挂断了。

宋静娴的话就是圣旨,余慕晚不敢惹她生气。怕她把50万要回去,然后把自己扫地出门。奶奶年纪大了,对唐家是感恩戴德,她绝对不能惹奶奶伤心。

坐在沙发里的宋静娴早已经等的火冒三丈,雍容华贵的脸微微扭曲。她是一百个一万个瞧不上余慕晚,穷的让人看到就觉得厌恶。

看到跑的满头大汗进门的余慕晚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杯子就朝她狠狠的砸了过去。

“废物,你敢迟到?连自己什么身份都忘记了吗?”

“对不起妈,我弟弟……”余慕晚避开脚下碎成渣的杯子,刚要解释,宋静娴强势的打断了她的话。

恶毒的问:“是死了还是要断气了,你去这么久不回来?你现在的任务是伺候好唐宋,不要在我面前废话,看到就碍眼,滚回房间里去陪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