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千歌轩辕阡澈小说主角 君千歌轩辕阡澈是哪本小说主角

《帝尊爹爹:听说您又失宠了》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君千歌轩辕阡澈的书名叫《帝尊爹爹:听说您又失宠了》,本小说的作者是溪云初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天界神女,医毒双绝,驭万兽,控百灵。一次醉酒,穿越成了君家万人嫌的废柴大小姐,临产在即,带球逃命……五年后,她凤凰涅槃,左手领着腹黑萌宝,右手握着功德簿,脚下统帅八方神兽,深宅夺权,美男美酒美滋滋。且看她神医附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谁敢不尊?打渣男,踩渣女,遍地珍宝自己产,随便一句自谦都是凡尔赛附体!让你知道什么是天子娇女!奈何神尊夜夜入梦,声音撩人:爱妃,还没玩够?她撇撇嘴:你哪位?某宝推门而入道:娘亲,我梦见爹爹烧了生死簿,喊你回家吃饭!…

《帝尊爹爹:听说您又失宠了》 第18章 免费试读

第18章

白濂奇笑眯眯地说着:“名字好好听,不过还是叫小姐姐更好听!”

君千歌被哄得心花怒放,恨不得把这个**嫩的小人儿捧到手中揉搓一番,揉到掉毛!

白濂奇抢在君千歌伸出‘魔爪’之前转身,走到了那张桌子前,小手一个气刃。

咻!

暗格自动飞出了一张纸条。

君千歌打开来一看,纸条上只简单的写着:“所寻之人,灵神之灭体也,偶尔可得之,且梦且珍惜!”

且梦且珍惜?

君千歌一把将纸条揉碎。

去特喵的且梦且珍惜!

一个抛妻弃子的渣男而已,谁要梦见他?更不要说什么偶尔得之了!她一次也不想再得了!

这个答案她不仅不满,还感觉受到了冒犯!

君千歌内心愤愤,抬脚欲走。

白濂奇立刻用他小小的身子挡住了君千歌的去路。

“小姐姐这是要去哪里?我想跟着小姐姐一起!”白濂奇憋着嘴,可怜巴巴地求道。

君千歌看着那好看的眉簇在一起,却不为所动,只上手捏了捏白濂奇**的小脸蛋:“你才五六岁,找你自己爹娘去,我可不敢随意把你诓骗走。”

君千歌如此说,白濂奇愈发的黏着她了。

“小姐姐你就收留人家吧,人家无父无母,呆在这个地方又没有人管,天天听的都是阿谀奉承的假话,真的很可怜……”

“无父无母?”

“是啊!我是从来不喜欢说谎话的!”

白濂奇说话的时候,小身子几乎全都缠在了君千歌的胳膊上,还用一张**的小脸时不时地蹭一蹭。

那笑眯眯的样子,就像是一只白胖胖的小喵,尤其是白濂奇抱着君千歌胳膊的时候,还会仰头,眨眼,就差学喵叫了。

君千歌心肝一颤一颤的。

看见他这模样,就像是看到了小小只的不醉……

她心中一动,随即拎着白濂奇衣领子,把人拎到了厢房的大门口,一边晃着手中的白濂奇,一边喊:“谁家的娃娃,有人认领没?没有的话,我就抱走啦!”

“……”

密合阁大厅内的客人和密使们都震惊得一言不发,像是被定格了似的。

抱、抱走少主子?

有没有搞错?

等那些密使想要开口或者上前阻止的时候,白濂奇立刻私底下朝着他们眯了眯眼睛。

一众密使都不敢动作了。

君千歌又使劲喊了喊。

依旧无人认领。

君千歌这才把白濂奇抱在怀中,道:“好吧,我就暂且收养你几日!”

白濂奇略有些尴尬且委屈的点头,心中默默流宽条眼泪。

人人都把他当宝贝,抢都抢不急来着,怎么这个小姐姐把他当成了失物等人招领,连流浪儿童的待遇都算不上啊啊啊?

不过……

这个小姐姐不仅爱说实话,灵力在他之上,连人都这么有趣!

跟在她身边,一定很开心!

君千歌白捡一个小子,也挺开心,还在回府之前换回了女装。

那一身红衣飘飘,黑发如墨,眸光如冷月的样子,顿时叫白濂奇看得更加错不开眼,止不住地唤:“神女姐姐!简直就是神女姐姐啊!”

噗!

君千歌被夸得小脸一红,难得羞涩一回。

“别给我招麻烦,低调点!”

“好吧,漂亮小姐姐!”

“再低调点。”

“小姐姐……”

听到这个所谓低调的称呼,君千歌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把他领回到了君府。

进了君府之后白濂奇才发现,小姐姐生活的地方可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欢乐,一路上不少闲言碎语的丫鬟、家丁在围观他。

“那小家伙是谁啊!怎么长的这么好看?你看我这皮肤还没有那位公子好呢!”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公子,该不会是被咱们二小姐拐来的吧?”

“拐来的也还好说,别也是咱们二小姐的私生子才好,不然……啧啧啧,咱们君府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

君府里的几位小姐一会儿盯着白濂奇犯花痴,一会儿偷眼看君千歌非议不断,聒噪的很。

这时,本是跟在君千歌身后的白濂奇突然飞跃过去,一把抱住君千歌的胳膊,挂上了。

“干嘛啊?!”君千歌蓦然怔了怔。

“小姐姐,你看那些女人虎视眈眈的眼神,好像只要我一放手,便会扑过来一样,人家好怕怕!”

君千歌听到白濂奇这半真半假的话,额上黑线唰唰唰的下。

以这小家伙的身手,三招之内就能把那些人都弄死了好不好?

他怕?

那些人该怎么办?

还说不喜欢说谎话,压根就是一个戏精好不好!

不过嘛……

这样的性子给不醉作伴,倒也算是互补,挺好的。

君千歌将视线收回来,低头看着白濂奇,眉头微挑,诱拐道:“你也看到了,你跟在我身边会流言蜚语不断!所以你想跟着我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不答应的话,你就只能走了。”

“什么要求,别说一条,多少条都行。”白濂奇笑着的同时,又手脚并用地挂在了君千歌的胳膊上。

君千歌听了白濂奇的话,勾起嘴角,“我最近刚好缺个徒弟,看你资质不错,正好收为徒弟也不错。”

白濂奇想了想,目光亮晶晶地,兴致勃勃地口吻问:“是不是做了你的徒弟便可以留在小姐姐的身边了?”

“要叫师父。”君千歌点着白濂奇的鼻头,一本正经地纠正。

“那好说,收徒便收徒,反正我是跟定你了,师父!!!”白濂奇说完,便欢快地往浅歌院里走去,边走边嚷嚷,“徒弟以后住哪里呀?还有没有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一天要练多久的功?还有……”

“……”

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君千歌就忍不住扶额。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如果说不醉是个闷葫芦,那这个白濂奇根本就是个话匣子啊啊啊!

只是这样聒噪的白濂奇入住浅歌院之后,根本瞒不住,消息很快便传到了柳姜芸和君梦瑶等人的耳朵里。

母女两都搞不清楚这个君千歌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又不愿再去打草惊蛇。

君梦瑶灵机一动,便喊了少不更事,才刚刚养好伤的三小姐君雪儿来。

君雪儿一僵君梦瑶就没好气:“还喊我来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