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诡债》最新章节目录

《诡债》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陆朗田文文的小说叫做《诡债》,是作者紫坠儿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010章恶夜一直这么睡不着,脑子里抹不掉特别真实的梦境画面。实在是瘆得慌,看冉旭阳睡着了,就蹑手蹑脚去了卫生间,拿出装有尸油的瓶子,仔细看。我曾经百度过知道尸油,是脂肪和腐败液体混合物,呈黄色,脓状…

《诡债》 第010章 恶夜 免费试读

第010章恶夜

一直这么睡不着,脑子里抹不掉特别真实的梦境画面。

实在是瘆得慌,看冉旭阳睡着了,就蹑手蹑脚去了卫生间,拿出装有尸油的瓶子,仔细看。

我曾经百度过知道尸油,是脂肪和腐败液体混合物,呈黄色,脓状黏性液体。

而瓶子里的东西,正是如此。

我捏了瓶子,眯眼凑近细看,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到底是什么时候存在的。我又是从哪一天开始弄这些臭烘烘,令人害怕恐惧的东西。

左思右想,觉得自己是被人盯上了。

而这个人八成懂得邪门歪道。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由此我把身边的同事,朋友都挨个筛选一遍,每一个人都有嫌疑,但每一个人又都不具备做这么些诡异的事。

算了,想了半天,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如把这破瓶子扔了。

这样一想我吸拉拖鞋直接出门,把瓶子仍在外面的垃圾桶里。

垃圾桶有定期处理的工作人员,而这些工作人员很勤劳,天不亮就会来处理掉垃圾桶的垃圾。

把装了尸油的瓶子仍在垃圾桶之后,我的心稍稍安稳了一些。

回转去了卫生间用肥皂把手里里外外清洗了无数遍,这才心安的回到卧室躺下睡觉。

躺下辗转好一会终于睡着了。

睡着了之后,恍惚间觉得冉旭阳从我身边起身,缓慢机械的走了出去。

她不睡觉想干嘛?这样想我也没法继续睡,就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冉旭阳进了厨房。

我贴身在厨房边,听到里面传来她从刀架上提刀发出的金属声。暗自奇怪,她半夜三更起来拿刀干嘛?疑问中,我探出头看厨房。

厨房灯光很暗,我看见面对厨房窗口处站着一个人。因为光线关系所以看人不是很清楚,只看见模糊不清的背影。

我瞪大眼珠子看。这一抹背影佝偻腰身,冉旭阳是长发的,可是这背影没有长发,倒是有些相似在乱坟岗看见的乞丐背影。

这一下我吓住了。浑身阴冷阴冷的,不由自主后退,正后退之际,来自身后一声责问再次惊得我差点跳起来。

“陆朗你在干嘛?”随着这一声问,只听啪嗒一声响屋里灯光大亮。

冉旭阳一头长发穿我新买的睡袍,睡眼惺忪,困惑不解的看着我。

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惊异,刚才明明看见的是冉旭阳从我身边起身离开去厨房,而现在她却在我身后,也就说我之前看见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这样一想当真吓死人。

顿时在我的四周,乃至整间屋子里都充满着一股莫名诡异的气息,接踵而至的是,一股股凉飕飕的气息,无孔不入从后勃颈钻进去,冷得我一哆嗦,神经质的回转式,一步步靠近厨房。

冉旭阳不知道我要干嘛,看我这样,她也吓住,不敢出声,进跟我脚步靠在背后说:“进小偷了?”

我是真的怕她被吓住,或许正像她说的屋里进小偷了。

但我刚才明明是感觉到,人是从床上起来,走到厨房的。

而这个人进了厨房,我看见背影后,就一直没有出来。

“别怕,有你老公在……啥事都不是事。”做男人难,特别是想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人,明明心里比谁都害怕,却要硬起头皮安慰对方。

一只手保护模式后伸,保护着冉旭阳,然后目不转睛盯着厨房门,想要进去,看到门口放置的扫帚,顺手捏了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进去后,我一下子呆住。

厨房空空如也,别说人。就是鬼也没有半只,我的手下意识的拉,却拉了一个空,不由得再次回转式看冉旭阳,又一次惊呆。

我身后没有人。

刚才明明说冉旭阳出现……我要疯了。真的,这一刻真不知道咋回事了,想想屋里的古怪事,我实在是紧张恐惧,莫名的害怕,伸手从刀架上提了一把刀,正要冲出厨房查找出隐藏在屋子里的东西时。

冉旭阳真的出现了。

“老公,你干嘛……”

她一声问,我一下子惊醒,想不起提刀要做什么。于是,我看了一下刀,摸了一下后脑勺摇摇头说没什么,顺手把刀放下在刀架上。

“你……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什么?”我不是不明白冉旭阳这句话,是真害怕她因为这些破事离开我。

“陆朗,你这里是不是出问题了?”

冉旭阳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暗示我。

“怎么可能,我好得很……”

“你确定好得很吗?吃蚯蚓,半夜不睡觉,死盯着我看,这还不算,还来厨房提刀……接下来你会不会把我杀了分尸?”

“怎么可能,你想哪去了,我有多爱你,你最清楚……”我说话冉旭阳她是懒得听我多说,转身进屋。

我知道冉旭阳进屋要干什么。

急忙追了进去,果不其然看见冉旭阳在收拾东西。

这黑更半夜的冉旭阳这是要离开我回去?

要知道这样不明不白的回去,结果不是我想要的。于是我好说歹说拦住她,说了一箩筐好话,并且诉苦博取她的同情,说最近工作太累,压力太大所以导致神思恍惚了。

唉,口水都快要说干,冉旭阳总算消停下来,极其认真的摸了一下我额头说:“你去洗个澡,洗澡能促进毛细血管血液循环,能睡好觉。”

“好的,听老婆话最好。”我温驯的点头,去了洗澡间。

当时我还以为冉旭阳一直在卧室等我,可没想到的是,当我洗完澡出来后,才发现她走了。

把所有属于她的东西,都带走了。

唉!或许我跟她真的玩完了。

十万分沮丧的我,实在是不放心冉旭阳一个人在黑夜里行走,我直奔出门打她电话。

起初冉旭阳没有接我电话,我接连打了无数次,一边打电话,一边疯了一般在她必经之路寻找。

最终冉旭阳接我电话了。

冉旭阳是因为害怕才接我电话的。

试问一个人孤零零拉了行李箱走走空荡荡的路上,路边行道树高大遮阴,把少有的灯光,光线缩小在一黑乎乎的阴影中。就是一大男人这么走着,也是害怕的。

冉旭阳说她就在距离我出发点不远,大概就是两百米左右。

我加快车速直奔冉旭阳指定的位置,在快要接近她所在位置的时候,冷不丁的车子貌似撞到了什么东西。

当时我也没有看清楚是啥东西,但我在行驶中真的就没有看见人,哪怕是一只狗,或者说猫也没有,路上真的很安静,一片死寂。

除了我车的轰鸣声,整个世界就像沉睡那么安静得可怕。

撞到了什么东西,我也没有回头看,直接加速绕开红灯,看见了冉旭阳心里才落下一块大石头。

小说《诡债》 第010章 恶夜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