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朗田文文小说 《诡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诡债》小说简介

熬夜必看小说《诡债》是您的不二选择,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紫坠儿精心编写,文章感情细腻、情节流畅,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是:霉运当头的陆朗,自从遭遇到一个奇怪的老头后,获赠一枚栩栩如生漂亮泥娃娃,就开始走好运,几乎颠覆了他整个人生观,却也在同时不间断经历着常人难以置信,很多稀奇古怪各种灵异事件。老乞丐的忠告,忠告人的暴毙等等一系列事件说明,一夜暴富是不可能的,即便真的一夜暴富,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887812861《诡债》书友群,喜欢这本书,对这本书期待高,或者说有对这本书提建议,想成为书里角色的小伙伴都可以加入进来,我们一起圆满这本书的剧情。…

《诡债》 第013章 喜忧参半 免费试读

第013章喜忧参半

十万,要是换做以前哪怕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够,但现在被逼无奈我只好取出,原本存的定期,凑够按照对方提供的账号打过去。

一番操作后,十万没了。

心里很空,屡屡想到这件事,心里就隐隐作痛不舒服。

出了门,冷风一吹,头脑立马清醒。

有点懵逼,田文文在前几天还好好的,再说当我接到那个电话,还有看见新闻的时候,是真不相信死者就是她。还会设想,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

可是那张脸却是无法抹除,很深刻的印记在脑海里。

田文文其实很漂亮,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左眼靠太阳穴上去点有一小块青色胎记。不过她很会化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被她的美丽俘获。

然后谈恋爱的时间里,事事顺着她,自己舍不得吃,买零食给她,自己舍不得穿,给她买很多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却也很时髦的衣服。

包括大姨妈巾,还有小内内,也是在网购中找我替付。

所以那些年,挣到的钱,大部分被田文文挥霍掉。极小一部分邮寄回家,剩下不多在口袋里,还得勒紧裤子才能勉强混下去。

说来惭愧,这田文文滑得就像泥鳅,每一次见面想摸一下她的小手都不行,总是借口这样那样的事,把我推脱开。而每一次我按耐住扑通扑通狂跳的心,忍耐着原始欲旺的冲动,却每一次被一盆冷水浇得从头凉到脚,直接歇菜。

想到跟田文文的一切,恍如昨天发生的事,所以无论怎么样,就是不愿意承认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

但十万是真的打出去了。

不承认也没办法拿回来。

只要田文文的事过去,不再重新被人提起,我就平安无事,抱着侥幸的心理,我收拾收拾出门了。

也不知道是我之前大意,还是最近遇到的事太多,车钥匙就在茶几水果篮里——我伸出手去提车钥匙,猛然间就像被炭火烫手那样嗖一下子缩回。

不对,我刚才找了车钥匙,也看了无数遍水果篮。

的确没有车钥匙的。

现在车钥匙怎么又在了?

还有昨晚上水阀门的事,以及接二连三的噩梦,我顿时有点莫名的害怕。

难道说,车钥匙是被谁拿走?

可屋子里就我一个人,这……我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屋子里莫名徒增一种特别诡异,肉眼无法看见,鼻子无法嗅闻到的诡异气息。

屋子里多了一个我看不见的‘人’。要不然,水阀门的事怎么解释,还有董阿姨说我一整晚都亮着灯,以及车钥匙——

我强忍着内心逐渐升腾的恐惧,心慌感,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警惕的查看。

屋子不大,很安静,甚至于我自己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扑通声。

事实上,我之所以怀疑屋子里多了一个看不见的人,那是根据田文文事联想到的。

田文文喜好藏东西。

记得有一回,田文文把我的钱夹藏起,在钱夹里可是我刚刚领取的工资。

那是我去公司做实习生领取的第一桶金。

可是经过田文文这么一藏,钱夹里的钱就不见了一大半,剩下不多,只能维持我接下来的生活。

想到这一点,我才真的害怕了。

昨晚上的噩梦不是没有来由,一定是田文文阴魂不散找到我,要对付我。

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就越不敢继续查下去,生怕田文文真的会一脸惨白,眼里充满哀怨出现在我跟前。

我不敢查看了,拎了车钥匙三步两步走出屋子门口。

走到门口,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巴望着新房子早点到手,这样我就不用再回到这个鬼地方了。

然后我出门上车,拨打了冉旭阳的电话。

电话很快打通,我很喜欢听到冉旭阳软绵绵的声音。她还在睡觉,听到我的声音,这才爬起。我能在电话里听到她打哈欠,嘟哝抱怨的话。

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冉旭阳的声音,还有她娇嗔的抱怨声,我之前的一切恐惧,心慌感顿时烟消云散。

“阳阳,我们去看装饰材料,我来接你……”

冉旭阳说过,新房子装修得按照她喜欢的颜色风格来装饰。她很聪明,喜欢琢磨,对于新房子的装修设计特别上心。

听说要去购进装饰材料,冉旭阳果真来了兴趣。

精神抖擞,穿着最好看特别惹眼裸色蕾丝,身材惹眼又气质。我看得迷醉,也特别有面子,自己爱人漂亮,男人有面子还真的不是盖的。

然后跟她一起逛了建材市场,尽量顺着她的意愿,订购不少适合于现代装修风格的材料。

我们从早上一直逛到中午,中午在一家较有名气的餐馆就餐,在此期间,冉旭阳没有提到昨晚上的事,我也真的是怕她提到,反正跟她一起心情就特别的好。

“老公,婴儿房装修,你别大意必须要认真购进所需材料。”

“好。”我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应声,满脑子都是材料,没有其他。下午计划就是订购婴儿房所需材料,在这期间,十万块跟田文文的事,好像跟我没有多大关系。

面对建材商贩们的各种殷勤,讨好,我一一笑纳,至于订不订购他们的材料,那就另当别论。

一番讨价还价下来,婴儿房的装饰材料总算圆满完成。

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我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打电话的是我母亲。

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对我说;“朗啊,你快回来,你爸爸……你爸爸他不行了。”听到这个噩耗,我顿时愣住,无论怎么也不相信,身体状况那么好的父亲,居然不行了?

当下我把家里的情况告知冉旭阳,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说:“记得你几天前还打电话回去问,说爸爸的身体很好的。”

“是啊,是啊,咱别说那么多赶紧回去看看。”我急匆匆的把送货地址留下给订好材料的商家,然后带上冉旭阳直奔乡坝头家里。

乡坝头家,是一水儿的小青瓦房。

三三两两的人在路上行走,有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这些不认识的人,大多数都是从外村嫁到我们村里的,因为我读书几年都在外,找到工作也没有怎么回来。

在我们村里人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光宗耀祖的荣誉,也落在我的身上。我父母可以说是在村人们羡慕的关注下,生活在那老式小青瓦屋里。

事实上,村里人不知道的真相,就是我曾经落魄,被下岗,被拒婚——唯一知道的是,我现在很好,有出息了。

买车,还买房。还带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媳妇回家。

然后我开车回来,人还没有下车,在我们的家门口就围拢了不少人。

这些村人们不知道是来关注我,还是关心我突然患病起不了床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