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谢庭泞褚启天小说免费阅读 谢庭泞褚启天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是靖儿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谢庭泞褚启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生也就罢了,一重生,还是一个绝世美人,这不是明摆着想让人骄傲吗。光是这样也就算了,更离谱的事情是,她刚出生,就被抄家了,她被奶嬷嬷带走,隐姓埋名生活。若光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听上去也不错,但谢庭泞的字典里,没有平淡这两个字。幸运的人,只需要百分之一的聪明,还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就能够成功。她不一样,她只需要百分之百的喜欢这个人,她就是人生赢家。那个十二岁做了秀才,十八岁当上状元,表面上软萌软萌,私底下是头狼的男人。将她想要的一切,随手一拿,就送到了她的面前,还生怕她心中不满意。汝,欢喜否?…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 第14章 免费试读

第14章

褚老爷拱了拱手,笑着进去,张村长已经到了门口,将这二人带到了医馆的正屋。

“不知褚老爷有何事?”

张村长开门见山道,近来他是越来越不想啰嗦了,褚府这等富贵家族,若是没什么要紧事,都不会与他这种平民百姓打交道。

褚老爷笑盈盈地从怀中掏出一块手绢,那手绢鼓鼓的,显然里面是包了东西的。

张村长皱了皱眉头,显然是有些疑惑。

褚老爷小心翼翼地,如同拆礼物般将其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棵有些枯萎的草药。

“这是何物?”

张村长更加疑惑了,这草药看着怪眼熟的,似乎是在医书上见过,只不过记不起名字。

谢庭泞见到此,眼神不由得瞪大了些,然后指着那棵草说道:

“这不是我上次卖给袁老板的草药吗?怎么到你这里来了。”

“哦?那姑娘可识得这是什么?”

“不识得。”

谢庭泞也有些不解,那日她在山上采草药时,从悬崖边上落下一个老鼠,当场死亡……

在老鼠掉下的同时还有一棵植物掉落了下来,只不过没有根,看那折断处的印子,应该是老鼠啃的。

那草药只比谢庭泞手掌略大,通体红里透着黑,黑中带着灵气,一棵上面共有七片叶子,每片叶子都是红棕色。

谢庭泞觉着好看便放进了小背篓,想着拿回去做个书签,可是在赶集时与另外的草药混在一起卖给了袁老板。

谢庭泞为此还伤心了好一会儿呢,结果现在又出现在了褚家家主手里。

“这是寻魂草。”

褚老爷有些激动地解释道。

张村长听此,愣了一下,在脑海中搜寻了一番关于寻魂草的介绍。

片刻之后,张村长震惊道:

“就是《苯黄集》里的寻魂草?”

“是的!是的!就是苯黄集!”

见有人知道自己说的什么,褚老爷十分激动,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寻魂草放在桌子上供张村长查看。

谢庭泞一溜烟地将书架上的《苯黄集》拿了出来,然后飞速翻找,终于是看到了关于寻魂草的介绍:

寻魂草属石苯科,生于石,赖于石,喜风,奈旱,具有安神定心,镇静,恢复神志等作用。

由于对生长环境要求极高,且生长地常在高山悬崖,采摘的人很少。

但此物常蔓延性生长,但凡发现,必定不止有一棵。

所谓物以稀为贵,市面上越少的草药价格越高,如今寻魂草已是到了千金难买的地步。

“今日褚某前来就是为了寻魂草,如今我已寻找此物好几年了,今日终于是见到了踪影,不知村长这里是否还有?不管什么价格,有多少我买多少。”

“可是……”

张村长闻言,面露难色,看了看门外,见谢庭泞进来才道:

“此药并非老夫前去采摘,而是我的小孙女庭泞。”

说着,张村长将谢庭泞拉到了褚老爷面前,褚明泰这才开始仔细端详起谢庭泞来。

一张洁白的鹅蛋脸,嘴边还有一点中午留下的油渍,倒显得嘴唇更加饱满可人,一双眼睛明亮黝黑,睫毛自然卷翘,双眼皮也是开得恰到好处。

实乃一美人坯子啊!

褚明泰心中暗道,看谢庭泞的眼神更像是在选儿媳妇。

不过,毕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褚明泰将惊讶的神色收了下去,续着方才的话题。

“庭泞是吧?可否告诉褚叔父,这草药是在哪里采摘的?”

“是在后山上。”

谢庭泞说着,手指微微向山上的方向指了指。

褚明泰神色一喜,连忙道:

“可否带褚叔父去那里?你上次采摘是不是看到了很多这样的草药?”

“额……”

谢庭泞听此有些尴尬,这要她怎么解释?

说她走了狗屎运,这草药是老鼠专程跳崖送给她的?怕是她说了都没几个人肯信吧!

于是,谢庭泞将真实情况描述一通,连着那老鼠掉下来谢庭泞多么害怕,又是怎么躲在一边都讲得绘声绘色。

褚明泰只觉得她十分可爱有趣,内心对她的好感更加多了分。

待谢庭泞描述完后,张村长皱着眉头道:

“如此说来,那草药定是长在悬崖边上的,那老鼠摘了草药,却没有站稳,连着草药掉了下来,倒是叫你捡了个便宜。”

“既如此,那就请张姑娘带我去吧?”

褚明泰知道村长乃是张姓,谢庭泞作为他的孙女,想必是跟着爷爷也姓张的。

谢庭泞闻言,有些尴尬,却并不打算解释,只是喊道:

“褚叔父还是叫我庭泞罢。”

张村长立即拒绝。

“不可!那悬崖危险,庭泞不过一九岁女子,怎可去那危险之处?”

褚明泰听此,连忙解释。

“我带了一众小厮下人,庭泞只需带我去那地方就可,不需帮我采摘,不会有什么风险的。”

说着,只见褚明泰对着外面喊道:

“抬进来吧!”

话音刚落,只见外面由四个小厮抬着两个存放衣服的红色大箱子。

咚!

放在地上时,那箱子激起了地上的尘土,显然是有些重量的。“打开。”

褚明泰对身旁的管家说道。

后者将锁扣一开,里面竟是满满当当的金子,而另一箱还是一箱子白花花的银子。

“上次救了我那表侄女儿的娃娃想必就是庭泞吧?我让他们来谢过礼了,但是他们说你们没有收下银子,这次是我褚明泰有求于你们,这些银钱你们收下理所应当。“这太多了,我张明峰不是那种爱钱之人,只是山林中危险重重,你们又是去的悬崖边上,我这身子骨去了怕也是拖累。我……我是不放心我这孙女!”

“这样吧,我等会儿派两个小厮专程看顾庭泞,定不叫她伤到分毫,她只需带我们到寻魂草生长地即可,其他的也不需要她动手。”

张村长闻言,陷入了沉默,似乎是在考量什么。

谢庭泞见此,连忙道。

“爷爷,现下晴空万里,又有这么多人一起呢,我带他们去了哪儿就在旁边看着就是,不会有事的,孙女如今也渐渐长大了,就让我去吧。”

褚明泰跟着点了点头,生怕张村长不愿意,连忙解释。

“是啊,我们人手多,不会让庭泞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