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她不想干了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岑念陆靳北小说 大结局

《穿书:女配她不想干了》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穿书:女配她不想干了》是九棠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岑念陆靳北,书中主要讲述了:第5章白切黑女主她突然觉得,书里描写的白莲花女主不是白的,是黑的。岑菀后来接管岑氏,也根本不是顺理成章,而是刻意设计。陆靳北注意到旁侧女人的失神,见她低眉顺眼被教训的模样,常年无动于衷的心竟有几分动容…

《穿书:女配她不想干了》 第5章 白切黑女主 免费试读

第5章白切黑女主

她突然觉得,书里描写的白莲花女主不是白的,是黑的。岑菀后来接管岑氏,也根本不是顺理成章,而是刻意设计。

陆靳北注意到旁侧女人的失神,见她低眉顺眼被教训的模样,常年无动于衷的心竟有几分动容,无端生出几分对她的怜悯。

他回头,面色凝重。

“岑伯伯这四十多年来,没犯过错?”

客厅顿时鸦雀无声,岑父脸色铁青。

岑念也是一惊,陆靳北竟然替她说话了,太阳真的是打西边出来了。瞥见岑菀抿嘴不开心的样子,她立刻朝陆靳北抛去一个媚眼,十分露骨且不避讳的那一种。

陆靳北收到一道满含爱慕与感激的目光,再看岑念犯花痴的模样,顿时后悔了,他大概是脑子进了水才会觉得她可怜,这女人根本就没有心,指不定接下来会怎么疯狂地缠着他。

岑念收回目光,无辜地眨眨眼,“我不知道姐姐不能喝咖啡,姐姐也真是的,明知道自己不能喝,为什么不告诉我?自己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连累我被骂?”

岑菀惊了一下,顿时脸色十分难看。岑念什么时候嘴巴这么厉害了,竟还知道反损她!

她刚想开口,岑念却堵住了她,“其实我还有些想不明白,姐姐怎么会知道我被简瑶忽悠去整容的事情呢?你什么时候跟简瑶关系这么好啦?还是说……”

她顿了顿,略微挑眉。

“是姐姐建议她来骗我去整容的?”

一语成谶。

面对事实被拆穿,岑菀自然心虚想要解释:“我……”

岑念直接打断:“不用这么着急辩解,我也就是好奇,我拒绝整容的事情简瑶怎么扭头就告诉你了而已。”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菀菀事事都替你维护,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岑母略显薄怒。

岑父也再次被激怒。

“还在这儿给我胡言乱语,搅混事实!敢做不敢当还想把错误推给菀菀?你这个不懂尊师敬长的东西!白吃我岑家这么多年饭!”

岑念沉吟良久。

岑菀母女都等着她出言不逊,然后被父亲赶出去。

却见她片刻后抬起朦胧的眼眸。

“爸,你教育得对。我从小就没有妈妈,是其他小朋友口中的野孩子,很多事情道理都没有人教。如果妈妈还在的话,我也能享受母亲的温柔,得到母亲的谆谆教诲。”

岑念咬唇,眼神里露出些许期待和惹人心疼的无辜。

“我也能学会心疼人,做父亲的小棉袄……”

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平添几分含泪的颤音。

二十几年来,这是岑念第一次提到母亲。

岑父自然恼怒,毕竟当年是他出轨在先,才引得岑念的母亲抑郁而亡。

他神色明显有些不自然。

“你提她做什么?”

“为什么不能提,我妈妈是第一任岑夫人。虽然很多人可能都忘记了,但我作为她的亲生女儿……我忘不了。”

岑念声音微弱,但字字在理。

岑父出于对她母亲的愧疚,自然低头叹气。岑母作为小三上位,也无颜再强词夺理。

两人面色各异。

陆靳北却眉色轻挑,望着眼前这出以弱势宣誓主权的戏份,眼神微深。

他原以为他这个未婚妻不是什么病猫,她也是有小爪子的。

一场闹剧以此结束。

原本已经到了开宴的时间,但陆靳北临时被老爷子叫去谈公司的事情,晚饭推迟。

岑念在客厅里百无聊赖,正思忖着如何顺理成章地提出搬出岑家的时候,她突然眼前一亮。

几分钟后,岑念就抱着太空舱猫包回到客厅。

“宝贝,饿了吧?我先带你去找点东西吃。”

小说《穿书:女配她不想干了》 第5章 白切黑女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