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第3章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小说简介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小说,这部小说情节曲折动人让人泪目,小说的主要人物是谢庭泞褚启天,书中精彩段落节选:重生也就罢了,一重生,还是一个绝世美人,这不是明摆着想让人骄傲吗。光是这样也就算了,更离谱的事情是,她刚出生,就被抄家了,她被奶嬷嬷带走,隐姓埋名生活。若光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听上去也不错,但谢庭泞的字典里,没有平淡这两个字。幸运的人,只需要百分之一的聪明,还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就能够成功。她不一样,她只需要百分之百的喜欢这个人,她就是人生赢家。那个十二岁做了秀才,十八岁当上状元,表面上软萌软萌,私底下是头狼的男人。将她想要的一切,随手一拿,就送到了她的面前,还生怕她心中不满意。汝,欢喜否?…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 第3章 免费试读

第3章

谢庭泞低头藏住眼底的嘲讽,这种不过是路边上随便的草药,也就能够卖个几文钱,婶娘连这点钱都不愿意放过。

这也算讨了婶娘欢心,脸色好看不少,态度温和点:“衣服先不用洗了,去做饭吧,跟那臭婆娘骂了这么长时间,早饿了。”

谢庭泞心中一喜,这就意味着她整个下午可以借洗衣服的名头偷懒。

也算是因祸得福。

她用做早饭的方式做了午饭,吃的有些撑,刷过碗后,哼歌洗衣服,自得其乐。

啪叽,一块不小的石头砸进盆里,水花迸溅进眼睛里,有些疼。

谢庭泞连忙用干净的衣袖揉了揉,虽然能够睁眼,但眼睛被**的通红。

“哈哈,你看她那副模样,光吃不做活的赔钱货,我呸。”

虎子掐腰大笑,再次弯腰捡起一颗石子作势要砸过来,这次的目标直接是谢挺庭泞身上。

她好像有所感应般侧身躲过去,怒目而视。

“你那是什么眼神,今天我就算把你打死,我娘都不会责怪我,拖油瓶,趁早滚出我家,这样钱都是我的。”

谢庭泞没搭话,这种话她从小听到大,对方还是个十四岁的熊孩子,被他娘宠坏,她不能跟小孩子计较,毕竟以后可能会被人打的半身残废。

“哑巴了,怎么不说话?”虎子气急败坏想要上前推她,谢庭泞借着身材娇小的优势再次躲避,虎子差点摔个狗吃屎。

“虎子哥哥你别打我,我知道错了,我一定好好洗衣服,婶娘知道是你弄坏衣服,肯定会骂我的。”谢庭泞瞥见门口有人经过,委屈拔高音量。

“虎子,你又在欺负谢丫头,她可是你妹妹,小心让你娘知道揍你!”

门口的帮声让虎子气的不轻,谢庭泞挑衅勾起嘴角。

婶娘平日里就喜欢做表面功夫,逢人就说她对自己如同亲闺女,让整个村都以为她真的很好。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简直就是自作聪明。

“你笑什么,你也得意不了多久。”虎子不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得意,气愤指着她骂道。

谢庭泞挑眉,也懒得装,反问:“我有什么好得意的?欺负人的又不是我。”

虎子根本没听清她说得话,洋洋得意自顾自说:“这几天咱们这里来了个贵人,我娘要把你卖过去,银子留给我娶媳妇,哈哈,你就等着做奴才吧!”

谢庭泞闻言瞪大眼睛,她现在好歹算作平民,攒够钱后就能逃离这里,可如果入了奴籍,那才是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这事萦绕在心头,谢庭泞晚上辗转反侧地睡不好。

“不行,就算在外面饿死,我都不要被人卖了。”

回想那些丫鬟的命运,谢庭泞只觉得前途黑暗。

她趁夜色穿好衣服,挑着灯笼向秘密山洞走去,虽然她存的药材不多,但都卖了好歹也能带来手不少的财富,而且她还有棵人参。

来到山洞,轻车熟路扒开泥土,空空如也的现场让她傻眼。

她的药材呢?除了她没人知道这个地方……等等!那个漂亮妹妹也来过!

夜里的露水浸湿她的衣衫,冰冷钻进四肢百骸。

谢庭泞紧紧握住手心里的泥土,咬紧后槽牙。

她好心好意还给她药材做补偿,她竟然全拿了!

那是她最后的希望,全部都被人偷了,都没了。

【警告,宿主体内怨恨值过高,容易黑化,采取自保模式。】

谢庭泞闻言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外面的天空已经大亮,隐约还能听见山脚下的鸡鸣声和婶娘的破锣嗓子。

【宿主,你醒了,今日还做任务吗?】

“有屁用,辛辛苦苦攒了那么多,全被人偷走了。”谢庭泞拍掉身上的灰尘,睡了一夜之后,脑袋明显清醒许多。

反正她绝对要摆脱被卖的命运,婶娘无非想要钱,她还有棵人参,要是卖了的话也能卖个好价钱。

不行,就凭她贪心的程度,很有可能昧了银子还会把她卖了,这棵人参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

她怀揣人参思来想去,抬脚向村长家跑去。

村长是他们村子里唯一的大夫,为人公正廉洁,十分有公信力,也只有他看得出婶娘不是真心为她好,暗地里不少敲打过婶娘让她收敛点。

这是她最后的赌注,千万不能输。

“村长爷爷在家吗?我是庭泞,我在山上挖了个东西,请您帮我看看。”

村长慢悠悠从屋子里出来,面容慈祥,和蔼问:“你又挖到什么好东西呀?给我看看。”

一副哄孩子的语气,谢庭泞心里记着村长的好,所以每次都会留一点药材,装作是无意中挖到的送给村长。

“这个,虎子哥哥说他要娶媳妇,家里没钱,您看这个值不值钱,够不够虎子哥哥娶媳妇?”她奶乎乎回答,拿出人参放在村长面前。

村长错愕,连忙问:“这个真的是你挖的吗?跟我说实话,还有娶媳妇是怎么回事,虎子才多大。”

他一下子就听出不对劲,虽然农家人成家早,可没有听说十四岁就要娶媳妇。

谢庭泞拧了把大腿,哭出来:“这个真的是我挖的,婶娘说家里没钱,要把我卖了,我听其他人说,那不是个好地方。您就看看这个值不值钱吧。”

 她磕磕巴巴说完,显得更加慌乱。

一个小女孩能卖到什么好地方,无非是烟柳花巷,虎子娘真是狠心,又不是灾荒年间,要靠卖孩子讨生活,果真不是自己亲生的不知道心疼。

“走,你跟爷爷回去,我帮你问问怎么回事。”村长气急败坏拽着她往家里走。

谢庭泞捧着人参放在他家里:“先放爷爷这里,等会儿我再过来拿。”

村长意味深长看了她一眼,傅榕雪连忙低头,不愧是见多识广的大夫,刚刚那个眼神还以为自己被拆穿了。

刚走进院门,就看到不少人聚集在院子里,最里面还能听到婶娘的叫嚷。

“这死丫头跑哪儿去了,一大早上就不在家,小小年纪还学会偷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