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谢庭泞褚启天小说全文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 小说介绍

主角叫谢庭泞褚启天的小说叫做《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本小说的作者是靖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第13章之前见他的两次,褚启天穿得都非常文质彬彬,一眼看去便知是读书人。而今日穿着喜服,与他的年龄有些不搭。想是他年纪尚小就能中举,才能与他的年龄不太匹配。正想着,一众队伍已然是来到了谢庭泞面前,见周…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之前见他的两次,褚启天穿得都非常文质彬彬,一眼看去便知是读书人。

而今日穿着喜服,与他的年龄有些不搭。

想是他年纪尚小就能中举,才能与他的年龄不太匹配。

正想着,一众队伍已然是来到了谢庭泞面前,见周围民众都站了起来讨要喜庆,其实就是一些铜板和糖果,讨个好彩头。

谢庭泞觉得没意思,依旧坐在屋檐下,只是眼神一直停留在褚启天身上。

褚启天满目春风,大方而不失礼数的微笑,时不时向周围民众望去,点头示意,时而拱了拱手以做礼数,看得那些家中有适龄女子的员外恨不得将他扛回家中。

别说这些人,就连谢庭泞这心理年龄二十多的女子看了都有些晃了神。

褚启天原本就是长得十分文静的好看,不笑的时候顶多惹人多看两眼。

可笑起来嘴角的两颗虎牙露出,左脸颊的酒窝如同点睛之笔,叫人看得离不开眼。

“真帅!难怪娱乐圈夏姓明星只和小鲜肉谈恋爱,如果我有那条件,我也找十个八个的小鲜肉。”

谢庭泞不自觉地自言自语道。

等队伍转进另一个拐角时,谢庭泞才依依不舍地收回眼神。

张村长背着手,背上还披着披风,摆放的药材已经卖得差不多了,只剩些比较常见的廉价草药。

“鲜肉?庭泞,你饿了吗?是否想吃鲜肉包子?”

张村长听见谢庭泞喃喃自语,以为她是饿了。

谢庭泞顿时有些羞愧难当,连忙摆手。

“没……没有,我在想,像褚家这种大户人家,是不是每顿都有新鲜肉吃呀?”

“呵呵,你这小脑袋在想些什么呢?褚家这种富贵人家,别说顿顿有鲜肉吃,就是山珍海味都吃得起!”

说着,张村长有些好笑地刮了一下谢庭泞鼻子,又向街道扫视一眼。

此时已经过了赶集高峰期,许多摊贩都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了,张村长看着地上剩下的一点草药。

“罢了罢了,我们也回吧,冬日里草药本就不好卖,今日已经算是卖得多了。”

说着,便熟练地将剩余的草药打包放进背篓,爷孙二人踏上了回家的路。

“爷爷,今晚我们吃什么呀?”

“嗯……庭泞想吃什么?”

“我想吃红烧肉!”

“好,那我们等会儿去肉铺。”

近一年的相处,爷孙二人已经把对方视作亲人,谢庭泞也是最近才知。

其实张爷爷年轻时也是仪表堂堂,那时也有不少人家来说亲,但那时候他一心都在医书上,人也呆呆的不爱与人交谈,见了姑娘都脸红。

但凡好些点的姑娘都不愿与这么一个无趣的人过日子,渐渐地拖得年龄大了,张村长的医术也越来越好,更加无心婚嫁之事。

以至于到了如今这年纪还是孤身一人,不过好在现在有了谢庭泞与他做伴,倒是给孤寂的日子增添了不少乐趣。

夏日蝉鸣空桑林,正空中高高挂起一个太阳,树底下映照着一团树叶黑影,随着清风飘过,底下的白光若隐若现,像极了星空。

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谢庭泞特意搬了一把老爷椅在一颗百年大树下,又在椅子旁支了个小桌子,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蜜饯。

然后谢庭泞则躺在老爷椅上摇摇晃晃,这副身子可以用四个字形容:怡然自得!

院子门口劈出一块空地,上面铺着一大块娟布,娟布上铺满了金黄色的玉米。

是的,谢庭泞就是来看玉米的。

这附近有许多麻雀,谢庭泞自制了一个细长的竹竿,竹竿顶端被缠上一块红色的破布,但凡有麻雀来偷玉米吃。

谢庭泞就往空中挥舞,麻雀受惊便会立马跑开。

“庭泞!吃饭了!”

一道有些苍老,但中气十足的男声响起,谢庭泞立即坐了起来,然后回应道:

“来了来了!”

还没进屋谢庭泞便在门口闻到了菜香味。

“我最喜欢的油焖土豆!”

谢庭泞惊喜道。

已经九岁的谢庭泞,许是因为拥有一个二十多岁灵魂,身量竟比同龄人要高挑些,眉眼也渐渐地有些张开。

一张鹅蛋脸洁白无瑕,再加上平日的养护几乎吹弹可破,光是掐那么一把都会留下腥红的印子。

“快吃吧!”张村长笑吟吟道,手中的筷子已经放在了碗边。

谢庭泞也不客气,只往那凳子上一坐,就开始刨饭,毫无淑女形象而言。

每当张村长见此,都忍不住教导:

“你是女孩子,用饭斯文些,小心被人看笑话去了。”

而谢庭泞都会摇摇脑袋撒娇道:

“哎呀,女儿家就这么几年自由日子,就让孙女自在点吧!”

张村长闻言也只能是摇摇头,可眼神依旧宠溺。

这时,外面突然麻雀像是被惊着了,一窝蜂地飞回了枝头,紧接着便传来了敲门声和一道男声。

“张村长在吗?”

谢庭泞将口中的一口饭咽了下去,然后溜到院门口喊道:

“来了来了!”

吱哑的一声,谢庭泞将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两男子,一人衣着黑色秀暗纹外衣,头插一银色镶玉簪子,下巴留了浓密却整齐的胡子。

看着他的眉眼,谢庭泞倒是觉得跟谁有些相像,总得看来,此人定是富贵加有文采。

另一人谢庭泞看着有些熟,却有些想不起来是谁。

透过二人往后边望去,有一行穿着褚府家丁打扮的小厮在玉米地边候着。

看见这,谢庭泞心中也猜到了七八分,这是褚府的人。

那刚刚看着有些熟的男子应该就是褚府的管家了,谢庭泞刚想开口,那管家便先一步开口道。

“我是褚府管家,这是我们家老爷,今日来找张村长有些事情相商,不知……张村长可在家中?”

“在的,不过我们还在用饭。”谢庭泞略微有些不快,都说古代的人重礼仪,她倒是没觉得,现在正是饭点,但凡懂点事的都不会在这时候来打扰。

那褚老爷也是个会察颜观色的,见谢庭泞面露不快,连忙笑了笑。

“褚某来的不是时候,但此事于褚某很是重要,所以也就顾不得什么礼仪体面,厚着脸皮来叨扰了。”

闻言,谢庭泞心中有些飘飘然,果然还是有文化的好啊,说些话都好听些。

于是,谢庭泞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诸位请进。”

小说《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 第13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