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主角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精选阅读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小说简介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是由作者靖儿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精彩章节节选:重生也就罢了,一重生,还是一个绝世美人,这不是明摆着想让人骄傲吗。光是这样也就算了,更离谱的事情是,她刚出生,就被抄家了,她被奶嬷嬷带走,隐姓埋名生活。若光是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听上去也不错,但谢庭泞的字典里,没有平淡这两个字。幸运的人,只需要百分之一的聪明,还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就能够成功。她不一样,她只需要百分之百的喜欢这个人,她就是人生赢家。那个十二岁做了秀才,十八岁当上状元,表面上软萌软萌,私底下是头狼的男人。将她想要的一切,随手一拿,就送到了她的面前,还生怕她心中不满意。汝,欢喜否?…

《农家小福妻:捡个状元来生崽》 第16章 免费试读

第16章

一众小厮身上已经湿漉漉,有好几个看到如此高度已经晕了过去,还余下几个站在悬崖边上只往下看一眼,便吓得缩在树后。

是啊,如此高度任谁不会怕?

谢庭泞若不是因为前世那是农学博士,曾经做研究没少去高处采样本,这才练出了胆子。

否则,以一个正常九岁的女孩怕是早晕在此处了。

大家都是怕死的,更何况方才下了雨,悬崖边上湿漉漉的,若是一个不小心踩滑了,摔下去是必死无疑的。

这些小厮虽是奴才,到底也是人,是人都怕死。

褚明泰见此,非常失落的叹了口气。

“行吧,贪生怕死之徒,我还是亲自去采。”

谢庭泞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这太危险了!”管家也连忙前来阻拦。

“家主不可啊!您若是有个好歹,咱褚家可怎么办啊?”

说着,便抱着褚明泰一只脚,总之是不让他亲自去。“你不让我亲去,难不成是要你替我去。”

褚明泰冷着脸问道。

管家顿时语塞,伸着脖子往悬崖边上看了看,只一眼便觉得有些头晕。

“不行啊家主,我看着那边上就头晕,要不……咱们回去找胆大之人来?”褚明泰闻言,一脚将管家踹了出去,露出了些怒容。

“你们还不如庭泞这一个九岁孩童!罢了罢了,我亲去就是。”说着,只见褚明泰将宽大的外衣脱掉,又将袖子撸了上去,看了看寻魂草的距离,又比划了一下悬崖边树干到寻魂草的距离。计算的差不多后,褚明泰深吸一口气,然后趴在地上,一只手抓住树干,一只手向寻魂草伸去。其余小厮扒着树干,脖子往悬崖边望去,可身子却是不敢动的。谢庭泞不禁一阵扶额,古代男子就这么胆小吗?而就在这时,谢庭泞看到褚明泰所抓的树干竟然有断裂的痕迹!“小心!”

谢庭泞连忙喊道,身体也连忙跟上去,抓住褚明泰的手臂。

“啪!”

只一瞬,那树干直接断裂,褚明泰暗叫不好,可下一秒,一双手竟抓住了自己。

“啊!快来帮忙!我抓不住!”

谢庭泞毕竟是个九岁孩童的身体,褚明泰一个实打实的成年男子,她怎么拖得动。

旁边的管家和小厮众人已然被吓傻了,连忙一窝蜂地去扯谢庭泞的腿和身子。

趁此机会,褚明泰连忙将寻魂草抓了一把,这一把最少都有五株,想来是够了的。随后在一众小厮们的努力下,褚明泰终是被拉了上来,只不过手臂有些擦伤,问题不大。

褚明泰宝贝似地将寻魂草用丝帕包着,然后揣进怀中,也顾不得身上的伤,连忙向谢庭泞那边爬去。

后者躺在地上,额头方才被地上擦破了块皮,原本这伤是不重的。

只是谢庭泞皮肤太白,突然一块伤口出现,反倒显得十分骇人。

“张姑娘!你没事吧!”

褚明泰一脸担忧道。

谢庭泞只觉得自己左手像是断了一样疼,脑瓜子个嗡嗡的,额头也生疼。“我叫谢庭泞!”

谢庭泞在昏去之前喊出自己的名字,随后便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褚明泰见此,对瘫坐在地上的小厮吼道。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背起来往山下走!”

那些小厮犹如惊弓之鸟,连忙将谢庭泞抱上下山,许是下了雨的缘故,今日的天色暗得格外快。

众人刚到山脚下的田坎,再回头看山林已然漆黑。

张村长在家中苦等无果,正杵着拐杖往后山走来,见一众人满身泥泞地抱着谢庭泞狂奔,顿时心提到嗓子眼。

“这是怎么了。”

张村长一脸惊慌,连忙将手搭在谢庭泞的脉搏上,好在脉搏跳动正常。

紧接着,又将手放在谢庭泞额头。

“这烫得都能煎鸡蛋了!”

张村长惊呼一声,立即招呼众人回了自己的小院子,又将谢庭泞放回了房间中。

一时间,整个屋子忙碌了起来,张村长叫了隔壁的虎妞娘给谢庭泞将湿衣服换下,又用湿毛巾不停降温,再一碗碗姜汤灌下去。

快到亥时,谢庭泞的烧终于是退了,不过还在昏迷中。

褚明泰在一旁伸长了脖子观望,却又不好插手。

“哐当!”

虎妞娘在给谢庭泞整理被角时,从枕头下调出一块玉佩,褚明泰别的兴许看不出,可那玉佩是褚启天满月时,他特地找了块上好的玉雕刻他的名字。

于是,褚明泰快两步上前,将虎妞娘手中的玉佩仔细端详了一番,确定是自己儿子的玉佩后,褚明泰将张村长拉出了房间。

二人坐在大堂里,张村长脸色铁青,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现在十分生气。

褚明泰自然也知,毕竟是自己将谢庭泞带出去的,又再三保证会好好送回。

如今……那小人可躺着呢,也怪不得人家生气。

“褚老爷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不知还有什么事?”

张村长语气冰冷,并不想给褚明泰脸面。

后者也不怪罪,连连道歉。

“这次是我的疏忽,庭泞这丫头是为了救我才会如此,当时我快要掉下悬崖,要不是你这丫头奋不顾身抓住了我,恐怕躺着的就是我了。”

张村长闻言,瞪大了眼睛。

“什么!她一个九岁的娃娃救了你?你那些小厮干什么吃的?她才九岁!若是因此残了废了,她这一生可怎么办!”听到此,褚明泰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

“我将您叫出来就是为了此事,我挺喜欢庭泞这丫头,小小年纪却拥有非常人般的魄力,这样吧,您把她给了我可行?”

张村长闻言,顿时火冒三丈。

“你痴心妄想!我这孙女花朵一般,我就是自己养一辈子,也不可能给了你!”

说着,张村长拿起拐杖就要向褚明泰打去。

后者立即明白,张村长是误会自己了,连忙道:“您想到哪儿去了!我不是要自己收了她!我是想给我那大儿子,褚启天提亲!”

话音刚落,张村长极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坐在板凳上喝了口水,似乎在思考方才褚明泰所说的话。

“我那大儿子想必您也有所耳闻,十二岁中了秀才,如今正在准备会试,说句王婆卖瓜,我这儿子已然十分出息,不知可配您这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