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桥霍燃是哪本小说主角 苏桥霍燃小说主角

《早安霍太太》 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桥霍燃的小说叫做《早安霍太太》,本小说的作者是沉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各位挚爱亲朋,本人爱妻因故离世,本人将于2020年4月30日上午9时于霍宅为爱妻苏桥举办追悼仪式。爱妻在世时多受亲朋的照顾及关切,为表谢意,本人特备薄宴,还望诸位届时参加。尘封许久的邮箱来了一封新邮件…

《早安霍太太》 第1章 爱妻因故离世 免费试读

各位挚爱亲朋,本人爱妻因故离世,本人将于2020年4月30日上午9时于霍宅为爱妻苏桥举办追悼仪式。爱妻在世时多受亲朋的照顾及关切,为表谢意,本人特备薄宴,还望诸位届时参加。

尘封许久的邮箱来了一封新邮件,可她在打开邮件的瞬间就愣住了。

上面写的“爱妻苏桥”并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落款霍燃,是她的未婚夫!这是一封邀请她参加自己葬礼的邀请函。

苏桥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拨通了久未联系的号码,听到那边的人接起,立刻破口大骂:“霍燃,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缝夹了?”

电话那边传来冷冰冰的一声:“我正在加班开会。”

“我什么时候死了,用得着你给我提前办葬礼?”

电话那头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他跟会议室的人交代一句:“我出去接一个电话,你们先讨论。”

随着一阵脚步声结束,他接起了电话,语气依然冰冷:“你到底回不回来?”

“回来参加我的葬礼?我有病吗?”苏桥一只手抓着手机,一只手拿起笔在纸上鬼画符。她画了一个男人,写上“霍燃”两个大字,然后用笔狂戳泄愤。

那边的人呵地笑了一声:“我问你,回不回来结婚?”

一听到“结婚”两字,苏桥停下了所有动作,顿了片刻,才下定了决心一般,郑重其事地说:“霍燃,我们还是解除婚约吧。”

“行,你打定主意不回来,是吗?我霍燃在北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总不能因为一个女人丢了面子吧。”他又笑了,却让苏桥隔着手机都感受到不寒而栗。他顿了一下,语气更加冰冷:“你不想回来就永远别回来,我就当你死了。”

苏桥缩了一下肩膀,嘴上还在逞强,一点也不肯服软:“你这么做,我家人同意吗?”

“我需要征得他们的同意吗?”

苏桥知道霍家的势力,还有霍燃的手段,一时之间竟然无话可说。为了逼她回去和他结婚,这个家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两人沉默了片刻,那边的人终于不耐烦地开口:“葬礼就在明天,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不回来也没关系,我给你开直播!”

苏桥还没来得及吭声,那边的人“啪”地挂了电话,没过几分钟,霍燃就把直播地址给她发了过来,提醒她明天准时收看自己的葬礼。

谁稀罕看自己的葬礼啊!

苏桥一个脑袋砸在桌子上,哀怨地看了一眼邮件发出的时间,是两天前。她为了躲开霍燃,来到陌生的锦城,换掉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只有这个邮箱偶尔会查看一下。

此时,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葬礼继续,她还想以后回北城混呢。

偏偏撞上五一假期,飞北城的机票全线告急,她好不容易买到了晚上十点的动车票,吭哧吭哧打包好了行李,赶去了火车站。

因为第二天还要交一份设计图纸,她便带着平板和绘画板在车上加班,和道具工作室的同事交代完一些细节和注意事项,才留了点时间睡觉,可她依旧睡得不踏实。

翌日八点,脸色惨白的她拖着拉杆箱,站在北城火车站里。一上出租车,她立刻拿出手机进入霍燃的直播间,只有她一名观众,可一点进去,哀乐声顿时响起。

她忍着头痛发了一条弹幕—霍燃,你给我等着!

此时,星河城小区外,门口高档轿车堵了一片,安保人员正仔仔细细地盘查每辆车。但奇怪的是,没有一辆采访车。

八号别墅前,白色花圈和豪车整齐有序地排列着,那些来吊唁的富商巨贾、社会名流个个神情哀痛,当然,他们根本不认识今天的女主角。

小灵堂布置得有模有样,霍燃表情如常,正在等着丧礼开始,上台致辞。

一旁的助理小弟正举着手机进行直播,上蹿下跳地给总裁大人找最好的拍摄角度,旁边还有一名美女化妆师给他补妆,理理领口,活脱脱一副网络红人的样子。

一小时后,宾客都到了,霍燃神情自若地扯了扯领带,清完嗓子,立马换了一副表情,走到话筒前,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致辞道:“谢谢各位今天抽空前来……”

第一句话还没说完,外面就有人起了争执,争执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霍燃!你给我闭嘴!你们别拦我,我自己的葬礼还不能参加了?”苏桥干脆把行李箱往地上一扔,瘦削的身体灵活地从保安手下钻了过去。

她冷着脸,在众人的瞩目下径自大跨步地走向霍燃,此时她手机里的哀乐声和现场的BGM(背景音乐)终于重叠在了一起。

霍燃的目光与她对上,瞬间变得温柔,朝她张开双臂:“桥桥。”

苏桥感到一阵恶寒,没想到堂堂星海集团的总裁还是一个戏精!

她抬手就将还开着直播界面的手机扔了过去,霍燃眼明手快,一把拉过助理,为自己挡枪,之后再一把推开了助理。

她气急败坏,刚想张嘴,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脚一软,身体晃了一下,往旁边一靠,又被绊了一下,正巧一头栽进了霍燃给她准备的棺材里。她一睁眼就看到里面躺着一只白白胖胖的兔子,旁边木牌上写着两行字:苏桥,死因贪吃。

她尖叫着,双手支撑着软绵绵的身体试图站起来。该死的霍燃,居然用一只兔子代替自己!

在一阵惊呼中,霍燃一只手拦腰将她捞起,在她耳边轻蔑地笑了一声:“你别这么着急,戏还没结束呢。”

苏桥转过脸,与他四目相对,张开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胃里就一阵翻涌。

“哇……”她毫不客气地趴在他胸口吐了起来,完事后,还不忘用他金贵的西服领子擦擦嘴。随后她两眼一黑,昏了过去,耳边是霍燃隔着千重山的喊声,渐渐地,便什么都听不到了。

之后发生了哪些精彩的剧情,她也就不得而知了。等她醒来时,那些荒唐事已经被她那执行力超强的未婚夫摆平了,网上没有任何风吹草动。而她的家人只在她昏睡时来看了一眼,就放心地把她交给了霍燃,心也是很大。

病房里,苏桥躺在床上打点滴,而霍燃则一副好丈夫的模样,坐在床边给她削苹果。一切看上去平静而安详,可她心里清楚,这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苏桥浑身不自在,抬头看了霍燃一眼,说道:“你那么忙,真不用在这里陪我。”

“医生说你是过度疲劳加发烧导致的晕厥。烧到三十九度,自己一点都没察觉吗?”霍燃手里的刀锋利地划过果皮,言语中带着几分隐忍,仿佛在压抑着怒气。

“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我不这么做,你舍得回来?”霍燃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眼皮子一抬,冷冰冰地注视着她,害得她瞬间改口。

“好吧,是我的错,我不该招惹您!求求您,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感情的事是强求不来的,我祝福您早日找到命中注定的朱丽叶。”

苏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无奈霍燃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苏桥,你有脸吗?这段婚姻究竟是谁强求来的?”霍燃右手紧紧握着水果刀,**了果肉里,眼睛里蓄满了怒气。

她一下子哑口无言,毫无底气地说了声:“对不起。”

霍燃转而一笑,挖下一块果肉,一边耐心地喂给她吃,一边说:“五月二十号,我们先去领证。”

苏桥头更痛了,苦思冥想了一番,只能出最低级的一招:“霍燃,对不起,我怀孕了。”

霍燃眼皮子一抬,戏谑地看着她:“哦,几个月了?”

“两个月了。”

“挺好,趁着肚子还不明显,我们赶紧领证把婚礼办了。”

“喂,霍燃,孩子的爹不是你。”苏桥隔着被子摸了摸肚子上微微凸起的游泳圈。

“没关系,我正好当一个便宜爹。父亲是谁都无所谓,只要是你肚子里掉下来的就好。”霍燃微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我去找医生,你怀着孕,输错药水就不好了。你不要智商,孩子还是要的。”

苏桥一脸蒙,见他真要起身,赶紧拉住他的衣服:“我没怀孕,但我真有男朋友了,我有照片为证,不过手机被我砸了。”

霍燃表情冷漠,打开抽屉,掏出手机往她胸前一丢:“我帮你修好了,你翻出来吧。”

苏桥硬着头皮打开手机相册,翻了好久,才选中了一张,给他展示着:“这就是我家亲爱的。”

霍燃瞧了一眼,扑哧笑出了声,目光怜悯,冲着她摇了摇头。

“你干吗这副表情?”苏桥每次一看到他这样,就浑身打寒战,因为她总感觉自己的智商被鄙视了。

“他长得有我好看吗?”他问。

苏桥顿了一下,老老实实地摇摇头。

“他有我有钱吗?”

苏桥摇头。

“那就是他的智商比我高?”

苏桥继续摇头,见霍燃还要说下去,赶紧插嘴:“你别这么鄙视他,虽然他样样不如你,但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就喜欢他这样的。”

“好,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他过来,我当面鄙视他。”霍燃又露出了熟悉的冷笑,走向一旁的沙发。

他交叠双腿坐着,慵懒地拿起手机看起了新闻,一副准备打持久战的状态,时不时用藐视的目光催促她赶紧打电话。

苏桥怕霍燃,从小就怕。以前霍燃对她顶多是无视、嫌弃,自从两人建立了未婚夫妻的关系后,他倒是不无视她了,反而好得就差把她当吉祥物供起来,这种反常让她心惊胆战,最终,她选择了逃婚。

“怎么,你还不打电话?要我帮你吗?”

“不用!我自己来!”苏桥说,“我家亲爱的在锦城呢,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赶过来的。”

“没关系,我能等。”霍燃皮笑肉不笑地道。

苏桥揪了揪头发,实在没辙,只好给照片上的好友周深发了微信。

—阿深,求帮忙!快点到北城来一趟,假装我男朋友应付一下我家人,所有费用我一律报销。

没想到那边的人回复得极快,简单的一句话—好,等我,过两天一定到。

她放下手机,深吸了一口气,忐忑不安地说:“我家亲爱的说,明天就来。”

她的声音不大,落在霍燃耳朵里却格外清晰。他放下手机,眼皮子抬起,只说了一个字:“好。”

他果然生气了!苏桥本能地裹住了被子,身体往下缩。

霍燃起身走向门口,连头都没回:“挂完水,你自己按铃。”

随着关门声响起,她终于松了一口气,重新拿起手机,看到好几条微信消息推送。

苏莞:苏桥,醒来后吱一声。

小说《早安霍太太》 第1章 爱妻因故离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