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穿成奸臣之女》苏念沈昭全文免费试读

《穿成奸臣之女》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苏念沈昭的小说叫做《穿成奸臣之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桃子汽水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全京城喜不胜收,第一奸臣家的草包小姐一头撞死了!什么,假的没死?性格大变,像是换了个人!苏念心情复杂,自己穿书了,还是书中大反派的女儿,最后死的要多惨有多惨的那种!我命由我不由天,她就不相信改不了这个剧情……等等。这剧情改着改着怎么莫名跑偏了呢?说好的正气男主没来灭她门,反来和她诉说忠情表白?苏念有些崩溃想哭,爹,你死对头说看上我了!…

《穿成奸臣之女》 第7章 免费试读

第7章

苏念冷漠的看了沈檬一眼,语气十分平淡:“我对他没感觉,我想你这么关心,你怎么不主动去和他挑明呢?”

沈檬小嘴微张有些惊讶,但是她不确定苏念是在说自己。“啊,苏念你在说什么呀?”

苏念意有所指,看着沈檬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喜欢沈昭。”

沈檬一下子被她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个你不能乱说,沈昭明明是我表哥。”

沈檬猜不透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苏念突然之间就不入套了?

苏念明显像是看出来她的想法,轻挑的斜着眼笑了:“明明是你喜欢沈昭,却千方百计撮合我和沈昭,你觉得,到底是谁在乱说。”

沈檬一时之间被她说的一头雾水,她又不能就这么承认了,只能看似委屈的说:“我没有啦,是你想多了,沈昭是表哥,我怎么会……呜呜,你欺负我……”

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苏念计上心头。

她换了个寻常的语气问她:“那你可知这城中花灯节,最不想看见的是什么?”

沈檬眼底嫉妒难掩饰,但却莞尔一笑,止了哭泣的动作:“是什么呀?”

苏念指了指外面如霜的月光,沈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见月色皎皎。

方才,沈昭在给苏念插好发簪的时候,苏念无意抬眼却注意到了阁楼窗户边沈檬吃醋的模样。

那眼神里,绝非简单的喜欢,还有对苏念的万分排斥嫉恨。

苏念不由得慢慢的喝了口茶,静静掀开她堵住沈檬要说狡辩的话:

“你明明喜欢沈昭,在那月下花前被赠物的,却不是你,你敢说这种事你愿意,看见吗着我的时候,没有半丝丝的嫉妒?”

沈檬捂着脸,一副哭泣的模样,可是苏念却没有往日的半分心疼。

沈檬还想再欲盖弥彰:“你知道我同他不是那个意思,苏念你为什么要这样污蔑我,呜呜呜……”

见着沈檬一副委屈样子,苏念卡在喉咙里的话也不知该不该说了。

苏念原本只是想让这沈檬别给她介绍什么人而已,但是现在一举揭发话才刚开了个头,沈檬却一个劲儿哭。?

可别到时候人家说她欺负这一国郡主了。

“郡主慢慢赏灯,我先走了。”

苏念收了心,没再看沈檬,随便敷衍几句,就离开了天香居。

眼下,她还有一件事要处理。

之前被烧的那户人家,看着也不是什么繁荣有利益牵扯的大户,没理由招惹丞相府还被灭了门。

莫非……

苏念想到什么,一颗心紧跟着揪了起来。

她带好面纱,一路赶至已经下葬的坟地。

身后的涟漪有些害怕,不敢过来。

涟漪不知苏念要找什么:“小姐,这里恐不太安全,我们还是早些回吧。”

苏念却制止了涟漪,小心翼翼查看墓碑上面的字。

贺氏,生平持铁匠工,家有一小一妻。

苏念找不出头绪,只能记住那些字,随涟漪慢慢回了丞相府。

刚到家,苏念就看见亲爹在门口一筹莫展的踱步。

苏念不知缘由,轻声问了一句:“爹爹因为何事烦忧?”

苏庆是明白人,今天的事他是知道苏念当时在场,因此也没有刻意隐瞒她。

“我在那铁匠处放了些兵器,那铁匠不肯收要高还要告发我,我一时来气就……”苏庆微微垂眸,声音愈发小。

苏念却不接话,只闷声问他:“所以爹爹你就让人烧了他全家?”

苏庆脸上莫名多了些暗沉,是他多年来教训人会用的手段。

苏念也不恼,只静静给他分析起来:“这算不算一种仗势欺人呢?那铁匠愿放就放,不愿也是他的自由。可是爹爹,你却因此迁怒于人。”

苏庆脸色阴沉的可怕,但是再抬眼看向苏念时,他明显有一瞬即逝的悔意:“可是这人已经死了,我现在也没办法了。”

苏念见亲爹有悔过的意思,就赶紧拉着他往从良这个方向提起来:“有些事做多了,是会折寿的。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万一那些仇人都来找,爹爹你难道想看囡囡不好过吗?”

苏庆被她提了一下,顿时看出来这个女儿内心的想法。他却还是犹豫不决的:“爹爹做事有自己的看法,无需过多参考正确的,现在得到的越多,爹爹能给你的也更多。”

苏念心知只靠一件没有打击的事,是影响不了亲爹的脑回路的。

她想了想,若是要让亲爹少做一些坏事,不如直接和他说。

“爹爹,囡囡不想看到一个浑身污迹的你,现在还有时间,爹爹能好好想想吗。”

苏庆愣在了那里,思绪万千,他眼神晦暗不明,却还是朝苏念一笑:“囡囡莫要想多。”

苏念也不急,又说了些让苏庆注意身体的话,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转眼来苏家已半月有余,却不知苏念的哥哥是在做些什么。

苏念正想着去他院子转转,路上却碰见个摇头晃脑的书生,握着本经文哗啦啦的唱歌一样的念。

苏念见这书生衣品气度,都十分像极了纨绔……

她忍不住插了句嘴:“这是唱歌还是念经文?怎么这么花里胡哨的。”

那书生却摘下来一副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清逸俊秀的脸,不仔细看,真的不知道他是苏靖年。

?

苏念脑海中闪过熟悉的名字,眼前这个人就是她亲哥。!

苏靖年嬉皮笑脸的凑过来,捏了捏苏念的脸颊:“好妹妹今儿个怎么来看哥哥了?想我了吗?”

苏念眉心一抽,捂着不愿直视现实的双眼:“哥你这副行为做派,为什么我好嫌弃啊。”

苏靖年自以为她是觉得难看,但是他毫不在意,拉着苏念就往前边的桃林奔去,但是由于跑的太快,没来得及看清楚地上的台阶。

苏靖年摔了一跤,爬起来的时候还在找苏念。“妹妹?你人呢?”

苏念被他刚刚带的跑偏了,整个人栽进了沙滩里边,正抖落衣服里边的沙准备站起来。

苏念简直要哭了,这亲哥怎么比想象中的,差太远了……

这分明是带她搞事情的亲哥。

苏靖年看了看她,把书本一收,神神秘秘的笑起来,那笑虽然好看,但是苏念觉得不是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