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江丹橘厉岁寒 主角叫江丹橘厉岁寒的小说

《无情总裁契约妻》小说简介

小说作者澳白为大家带来的《无情总裁契约妻》是一本很不错的豪门总裁小说,文中江丹橘厉岁寒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阴谋,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给坐在轮椅上的厉岁寒。他霸道偏执、富可敌国,却被传患有隐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龙活虎,长相俊美的男人是谁?原本说好,大家一年后好聚好散,互不纠缠,不曾想男人却说道:既然游戏开始了,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女人暴怒大吼:你无耻。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个暂时的替代品,放了我吧。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哑道,你最好乖一点。…

《无情总裁契约妻》 第17章 少爷到家了吗 免费试读

一道刺眼的手电筒光射进来,映在张丹橘苍白的脸上!

紧接着,厉岁年惊讶地轻唤,“张丹橘?”

最近几天他都在富春山附近写生,元代的黄公望是他最喜欢的画家,特别是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一直被誉为“画中之兰亭”。

后辈的很多画家都追随着大师的脚步,来此地创作,他也是其中的一位。

厉氏的酒店正好在此落成,他就成了第一位入住的人。

晚上画完画,他便出来院子里走在,正好听到哭声传来。

厉岁年循着声音,来到后院,因为抽泣声越来越小,他分不清声音具体来自哪个房间。

他敲了很多们,没有应声。反复的敲了敲储物事门,“里面有人吗?”

还是没有应声,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厉岁年正要转身离开,听了一个像东西倒地的声音,从储物室传出。

他拧门把手,好像是锁死的,确定里面有人,就顾不得那么多,直接一脚把门踹开。

江丹橘发出微弱的声音,“大哥。”

厉岁年抱起江丹橘,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江丹橘单薄冰冷的身体,有点颤抖,她的嘴唇冻的发紫。

“你先躺下休息。”

说完,厉岁年挽起衣袖,走进厨房,把矿泉水倒入热水壶中,放在电磁炉上。

水烧得不多,很快就开了。

江丹橘从沙发上微微做起,接过厉岁年递过来的水杯,温度通过杯子的边缘,漫到她的嘴边,整个人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大哥,你这里有没有东西吃?”江丹橘实在饿坏了,她已经顾不得其他的了。

厉岁年为了吃饭方便,就在房间里放了几袋方便面,对于经常在外写生的人,这是基本必备。

“有的,我去给你下面。”

“谢谢,大哥。”

正好刚才烧的水还有,面很快就煮好了,整个房间都是面条的香气,江丹橘光是闻到味道,就吞了吞口水。

厉岁年把面端出来的时候,她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出声来。

“你饿坏了吧?先吃饭吧。”

厉岁年没有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也来不及解释,只顾着低头吃面。

“要不要叫个医生帮你看下,我看你身体非常虚弱。”厉岁年关切的问道。

“不用。”江丹橘拿起桌上的纸巾,把嘴巴上站着汤汁擦干净。“大哥,现在几点了?”

“十点三刻。”

“大哥,谢谢你救我出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欠了你这么多。”

“一家人,无须客气。”

江丹橘收拾起碗筷,正要站起来,厉岁年把碗筷夺过去,“我来收拾,你好好休息吧。”

“大哥,我现在回白城,不能在这里多呆了。”

她要走。

她知道前台还有工作人员,一会让那里的人帮忙叫辆出租车,现在回去,或许可以赶在厉岁年之前到家,她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今天这么晚,还回去吗?我让前台帮你开个房间,你休息一晚,可以明天早上再回去。”

“不行,我今天必须回去。”

厉岁年是了解厉岁寒的性格的,霸道、不讲情面,他也不再挽留。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大哥,已经麻烦你够多的了,我打车回去就可以。”

“这么晚了,你一个女人坐车很不安全。”

说实话,江丹橘确实有点害怕,她现在还常梦到被绑架的情景,现在被厉岁年这么一说,她真的不敢一个人打车回去了。

厉岁年让江丹橘把东西带好,她先去开车。

江丹橘去了前台接待的地方等他,她正好要让工作人员帮忙把手机找到,再帮忙邮寄回白城。

上了厉岁年的车,厉岁年才问起她来这里的原因。

她只是简单的说了,和同事一起来这里出差,自己不小心被锁在了储物室,然后手机也不知道丢在哪里,在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才出现了厉岁年看到她躺倒在地上的一幕。

“二弟他知道你来出差吗?”

“不知道。”

“你在公司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告诉他,你是她的妻子,他不会不闻不问的。”

“他每天太忙了,我不想再打搅他。”

江丹橘心想,厉岁寒大概会乐于看到她这个样子,让她知难而退,甘愿留在城南别苑当个摆设,到期之后,清理出去,她不会让他得逞的。

“如果在公司做的不开心,也可以去做你喜欢的工作,岁寒本质上不是气量小的人,你好好和他商量,他会理解的。”

江丹橘面露难色,“好的。”

“你有事情也可以和爷爷说,爷爷的话,他还是听的。”

江丹橘想起时嘉告诉她,厉岁年在背后帮她的事情,她怕厉岁年告诉爷爷,那样会变得更复杂,连忙拒绝道:“我刚过去,还没有太适应,我很习惯公司的气氛,这样和厉岁寒离的近一些,或许可以帮到他,他每天都很辛苦,我作为他的妻子,理应为他分忧。”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彰显她和厉岁寒是一对琴瑟和鸣的夫妻,这些鬼话说出来,自己都开始脸红了。

……

城南别苑。

厉岁寒比往常回来的早一点,看到房间里没有女人的身影,猜测她大概是去了医院。

可是,等了很久,还是不见回来,他明明昨天才叮嘱,让她早点回家,她居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厉岁寒是不会zhu动打电话联系那个女人的,他让还在书房做事的林晟联络江丹橘。

林晟把电话拨过去,刚开始是无人接听,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打下去,竟然打到了电话那头传来关机的提示。

“厉少,太太的电话无人接听。”

厉岁年冷哼了一声。

林晟看厉岁寒没有别的吩咐,便离开了书房。

江丹橘在车上和厉岁年说了一会话,因为太累,又加上车子里有点热,她很快就睡着了。

厉岁年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熟睡的江丹橘,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拿起,盖在了她的身上。

夜间的路特别通畅,白天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现在不到两个小时就回到了城南别苑。

城南别苑是厉冬和慕环一起生活的家。

厉岁年曾经随爷爷来过一次城南别苑,也是唯一的一次,那是厉岁寒的母亲慕环去世的时候。

他隐约还记得过来的路,好在这里的别墅的间距特别大,很容易就找到了。

厉岁年把名字报上,管家老程马上去开了门。

厉岁寒铁青着脸,站在书房的窗户边,鹰隼般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开进来的越野车。

厉岁年下了车,走进副驾驶旁边,把江丹橘唤醒。

江丹橘睁开惺忪的双眸,看了看周围,才发现了熟悉的房子,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

她下了车,身上还挂着厉岁年的衣服,连忙脱下,把衣服递给他,并说道:“谢谢大哥,你早点回老宅休息,太晚了,开车注意安全。”

管家老程送走厉岁年,回头对着江丹橘颔首,“太太您回来了。”

“少爷到家了吗?”她说出来的话里带着明显的不安。

“少爷今天回来的比平时还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