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的幸福田园》赵小雅秦子琛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章 穿越   

《农女的幸福田园》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农女的幸福田园》是颖儿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赵小雅秦子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本是中医世家出身,自小家境优越,又颇有天赋,眼看前程似锦,一朝却遭遇了车祸。意外过后,她穿越到了不知名的朝代,被人嫁给了六十多岁的员外,愤而自尽醒来。自小被领养,养大就是为了给自家亲儿子攒聘礼,更兼幼年时被开水所烫,毁了容。赵小雅无语问苍天,还能再惨一点么?一转头,却被一只瘦骨嶙峋的野狼盯上。以命相搏杀了野狼,赵小雅意外得到了一个暗藏空间的镯子。看来,老天也不至于对她太坏。钱可以赚,脸可以医,从人人可欺的小农女一路奋斗,过五关斩六将,发家致富的同时收获了大把名声。唯一烦心的嘛,就是那个牛皮糖一样贴上来的男人了!…

《农女的幸福田园》 第十一章 礼尚往来 免费试读

见两人离开,自己真是半点儿好处也捞不到了,陈杏芳只觉得自己方才所为丢了面子,忍不住埋怨起小女儿来。

“你说你平日口无遮拦也就算了,刚才你知道那是什么人吗?居然上来就说那么些难听的话!”

她哪是真想把女儿送去当使唤丫头,当然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攀上家大业大的秦家,说不定还能成为亲家呢!

然而她算计的一切都被赵青青那一通大吵大闹给毁了!

而赵青青也不甘示弱,硬邦邦地怼了回去,”谁让你不事先跟我说清楚的,怎么能怪我呢!还有,你没听见他方才是怎么说我的吗?真是白瞎了那么好一张脸!”

“你你你!”

陈杏芳气得不轻,可她平日里只会撒泼,论口舌哪比得过自己精心养出来的女儿?

一气之下,便将矛头转到了正得意的李芬芬身上去

“大嫂,既然你手里有银子了,那就赶紧把钱还我!有钱捏在手上也不给,这是想耍赖呢?”

“不就是三两银子吗,又不是不给你!”

李芬芬摸出刚才揣进怀里的那锭银子重重扔给她,”剩下的等死丫头把钱带回来就还你!”

陈杏芳赶紧把那银子紧紧捏在手里,扭头对她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我可盯着呢,一回来就得给我!”

“知道了。”

李芬芬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声,起身朝着外面走去。等到没人之后她翻了个白眼,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嘴里咒骂道:”催得这么急,攒棺材本呢!”

赵家里如何闹腾,赵小雅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多少也能想象到这些人的丑态了。

只是……

她偏头看了眼走在身侧,时不时就扫她一眼的男人,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你这家伙到底从哪冒出来的,居然还追到我家里来就过分了吧?”

就算两人间真结了梁子,那不也是他先冷眼旁观的吗?怎么这厮还先记恨上了。

“秦家村,秦子琛。就在你们村隔壁。”

秦子琛展开手中并没有什么用的折扇晃了晃,冲她笑道:”小姑娘,我这可是在帮你,把你从那一大家子里捞出来。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他本就生得十分俊朗,如今故意露出这般神色,若换做别的女子,只怕早就被迷得不知该往哪走了。

只可惜赵小雅不吃这一套,心里也还没忘记他当日是怎么嘲讽她的。

听到秦子琛的话,她直接就是一句十分警惕的反问,”你查我?”

秦子琛压根儿就不否认,不过还是纠正她,”欸,话不能这么说。小爷我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

赵小雅没好气道:”谁交朋友像你这样?”

“不是朋友,那就是使唤丫头了!”

秦子琛恍然大悟。一把收好折扇,故意把手放到耳旁,做出一副认真听的模样来,”来,小丫头,叫声少爷听听。”

从动作到语气,简直无一处不欠扁。

赵小雅更是忍无可忍,”你这人有毛病吧!”

然而秦子琛却是装傻,”怎么,我说得难道不对吗?你娘可是收了我一两银子呢。就算你这会儿不叫,等付了余下的钱,还不是得乖乖听我使唤?”

他这么一说,赵小雅才想起来这回事,但直接翻脸不认,”谁收的钱你找谁去,那银子又没到我手上!”

她说着,也料想到以这人睚眦必报的性子,估计会抓着此事不放。之前赵以宣被引来的事她还记忆犹新呢。

于是趁秦子琛还没接话,又赶紧接着说道:”一跟你沾上就没好事。我要去河边洗洗手,你别跟着我。”

她说着,故作嫌弃地看了眼刚才两人牵过的手,那眼里的意思十分明显。

秦子琛混了十八年,头一回遇到对手,总算破了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叫嚣:”喂,丑丫头,小爷我手有这么脏吗!”

然而赵小雅哪会搭理他,放下刚才那句话后就快步朝着不远处的河边走去了。

瞧那身影,居然还有几分迫不及待的意思。

“……靠!”

秦子琛被自己品出的意思吓了一跳。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步跟了上去。

“要不是怕要不是怕这丫头自己一个人跑了,我何至于这般偷偷摸摸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秦子琛步伐却是十分悠闲。以至于他还没走到河边,就已经看见了往回走的赵小雅。

他有点惊讶,”怎么这么快……你抱了什么?”

回来的赵小雅怀里花花绿绿的,揉作一团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听见他的疑惑,赵小雅狡黠一笑:”给你带的礼呀!”

一边说着,她便将怀里的东西直接塞到秦子琛的手上,然后夸张地给他抛了个媚眼。

“你……”

秦子琛怔愣的话刚出口,河边忽然传来几声尖叫和咒骂。

紧接着,赵小雅瞬间变了脸色,做出一副惊慌的模样来。嘴里叫着,”公子,你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能偷拿这些东西!”

听起来像是关切的话,但那音量可不小。

秦子琛心里立刻反应过来,暗道一声”遭了”,赶紧将手里那团东西扔到地上。

被揉得皱皱巴巴的东西散落展开,直到这时,他才终于看出那是什么。

那大红大绿绣着牡丹荷花的,不是女子贴身穿着的肚兜是什么!

赵小雅去人家洗衣盆里拿了一件还不够,居然一股脑塞了两三件给他!

“在这里!”

一声尖叫让秦子琛回过神来。

只见两个挽着袖子的女子从河边追了过来,显然这地上的几件肚兜就是她们的。

看着一旁还在演戏,不断劝他”回头是岸”的赵小雅,秦子琛终于忍不住怒道:”你干什么!”

容貌欠佳的姑娘冲他笑着,没有回话,只用口型对他说了几个字——礼、尚、往、来。

四字一处,秦子琛立刻反应过来,她这是在报复他那日在镇上把赵以宣引到酒馆的事呢!

真是个睚眦必报的小刺猬!

他在心中咬牙切齿,但却来不及多说什么别的话。因为那边丢了肚兜的女子已经追到这里。

其中一个是这浣花村里的寡妇,脾气火爆得不行。上来就指着秦子琛的鼻子咒骂道:”你这登徒子,居然敢偷老娘的贴身衣裳,是不是不要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