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丹橘厉岁寒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无情总裁契约妻小说免费试读

《无情总裁契约妻》小说简介

熬夜必看小说《无情总裁契约妻》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是澳白的经典之作,小说的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此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一场阴谋,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给坐在轮椅上的厉岁寒。他霸道偏执、富可敌国,却被传患有隐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龙活虎,长相俊美的男人是谁?原本说好,大家一年后好聚好散,互不纠缠,不曾想男人却说道:既然游戏开始了,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女人暴怒大吼:你无耻。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个暂时的替代品,放了我吧。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哑道,你最好乖一点。…

《无情总裁契约妻》 第9章 离开毫无人性的魔鬼 免费试读

厉岁寒自从腿受伤后,就在厉氏医院顶楼安排了一个房间,既可以工作,也可以在里面做复健。

他在电梯里就思付着,这个女人一大早就离开了,连早饭也没吃,不会真得了什么病吧。

一会,林晟到了顶楼。

“她来医院做什么?”厉少淡淡的问道。

不知何时,厉少开始关心起厉太太了,总会问林晟一些关于她的事情。

“听说刚才正在为太太的外婆办理住院手续。”

“住院?”厉岁寒蹙眉,“她哪里有本事安排住进厉氏医院。”

“是江家预付了500万住院费,刚才太太的妹妹过来缴费的。”

“好好查查这件事。”

林晟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滑动手机,收到了好多照片,是江丹橘和厉岁年在一起的出席书画活动的照片,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很亲密。

厉岁寒觉察出林晟的异样,“出了什么事情吗?”

“大…大少爷,昨天和太太……”

厉岁寒一听,站起来,抓起林晟的手机翻看照片,看到了江丹橘和厉岁年一起出现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看来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应该很长。

特别是在医院前面,望着厉岁年的江丹橘言笑晏晏,这是厉岁寒从来没看到过的表情,江丹橘在城南别苑,一直是个了无生气的模样,他越看越气,直接把手机中“啪”的摔到地上。

看到地上已经碎裂的手机屏幕,林晟先是安抚厉岁寒,“厉少,或许有什么误会,我再去查问清楚。”

林晟下楼去住院部问江丹橘的情况,被告知江丹橘的外婆能住进厉氏医院,是厉岁年安排的。

他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禀告给厉岁寒。

厉岁寒一听,一双狭长冷淡的眼眸里像是淬了冰,射出万道寒光。

“把她们赶出去。”

林晟自然知道要赶的人是谁。

“这……不太好吧,真的要和大少爷撕破脸皮吗?还有,太太会怎么想。”

厉岁寒讨厌厉岁年,一直面子上都过得去,他作为小儿子,因为父亲的遗嘱,才坐上总裁的位置,现在在集团的位子还不太稳,大少爷一直深得厉家老爷子的欢心,就怕连着得罪厉家老爷。

“我做的决定,需要你来质疑吗?”

林晟一听,马上闭嘴,下楼去按照吩咐办理。

……

江丹橘回到外婆原来的医院,办理好出院手续,打算吃过午饭后,就转去厉氏医院。

她去给外婆买饭的路上,就接到了厉氏医院打来的电话,听到厉氏医院无法接收外婆的消息,江丹橘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她让护工照顾外婆吃饭,自己打车去厉氏医院问个究竟。

江丹橘向前台小姐问询情况。

“哟,江小姐呀,你是来办理退费手续的吧。”

“我为什么要退费,我已经办好了住院手续,我想问你们zhu管,到底是要怎么样?”

“我怎么听说,是有人假借厉家大少的名头,浑水摸鱼办好了住院手续,不巧却被上面的头发现了,所以要撤出收治病人的决定。”

早上,还对她一脸讪笑的前台,现在对她冷嘲热讽起来一点也不手软。

江丹橘想起早上看见厉岁寒来过医院,上次在厉家老宅吃饭的时候,厉岁寒对没有正眼看过厉岁年,在这个医院除了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无视厉岁年。

厉岁年已经帮过他一次,江丹橘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拉他下水,让他们兄弟之间的隔阂更大。

她走出医院的大门,感觉头脑一阵眩晕,依靠在墙边休息,恍惚中看到一辆黑色宾利要驶出医院大门,这个是厉岁寒的车子,她马上打起精神,要上前质问,还没能靠近,就摔倒在地,眼睁睁的看着车子扬长而去,很快消失在车流中。

现在不能转院,只好在原来的医院重新办理好住院手续。

江丹橘安顿好外婆,直接回了城南别苑,去客房整理好自己的东西。

她代替江桃李嫁给了厉岁寒,完成了之前和江磐的约定,她又何须再陪着毫无人性的魔鬼,住在这棟冰窖里。

江丹橘等着和厉岁寒摊牌,就像结婚的当天那样,凌晨才等到男人回来。

厉岁寒进了房间就看到穿戴整齐的女人,坐在沙发上,满屋子都充满着女人的怒气,他还以为这个蠢女人不会发脾气呢。

“厉岁寒,是不是你不让我外婆住进厉氏医院的?”

她第一次直呼男人的名字,现在已经完全不管不顾了。

“是我,又怎么样?”男人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嗓音低沉清冷,“你也配叫我的名字。”

“我当然不配。我刚嫁进来就说我脏,让我睡在地板上,我配不起。”江丹橘一边哽咽,一边道:“既然这样,我会离开厉家,离开你这个毫无人性的魔鬼。”

“你以为厉家的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怎么,还想拿着那张结婚证绑住我?你这么英明高贵,不会连自己娶的谁都不知道吧。”

“你就不怕你走了,我让你们整个江家毁于一旦。”

“江家要是在乎我这个女儿,我何须嫁给你。”

“看来嫁给我,让你很委屈,所以你才出去招惹别的男人。”

这个男人居然还污蔑她,她一直照顾着他作为一个不举之人的自尊,小心翼翼,到头来,总是逃不过对她的羞辱,那就互相伤害吧。

“你一个不举之人,有什么资格,管我找不找男人。”江丹橘抬着下巴,与男人对视的眼睛中闪着刀光剑影。

厉岁寒怒极反笑,“看来你们江家的女人,都是一路货色。”

“不管我是什么货色,你还不是娶了。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在和你结婚之前我对你一无所知,我压根没兴趣了解你,为了我外婆,对方就是阿猫阿狗我都会嫁。”

这个女人真是疯了,拿他比作阿猫阿狗,他厉岁寒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却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毁谤。

“滚出去。”厉岁寒推动轮椅,留给她一个背影。

“你以为我想呆在这里,和你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江丹橘重重的甩门,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