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丹橘厉岁寒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主角是江丹橘厉岁寒的小说免费阅读

《无情总裁契约妻》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无情总裁契约妻》由澳白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江丹橘厉岁寒,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阴谋,江丹橘被迫代替妹妹嫁给坐在轮椅上的厉岁寒。他霸道偏执、富可敌国,却被传患有隐疾,不能人道,可是那一晚生龙活虎,长相俊美的男人是谁?原本说好,大家一年后好聚好散,互不纠缠,不曾想男人却说道:既然游戏开始了,什么时候结束,我说了算。女人暴怒大吼:你无耻。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我只是个暂时的替代品,放了我吧。他把她抱到腿上低哑道,你最好乖一点。…

《无情总裁契约妻》 第13章 欠他的人情越来越多了 免费试读

江丹橘到了张氏笔庄,就碰上刚从外面回来的时嘉。她张口叫道:“老师,你好。”

时嘉一眼就看出,她就是那日画《夜百合图》的那位小姐,在一众参加画画的人选里面样貌特别的出众,让人不记得都很难。

“江小姐你来了,欢迎,请里面坐。”

时嘉带她进了会议室,让人沏茶。

“老师你好,不好意思,我是来请辞的。”江丹橘感觉很抱歉,可能给张氏带来的麻烦。

时嘉一听,脸上闪过一丝不解,“是不是嫌价格不够高,还是别的问题?”她知道,这件事自己办不好,可能会得罪厉岁年。

“不是,不是。”江丹橘连忙否认,“我因为家里的事情,没有办法再画画。”

时嘉稍微松了一口气,还好是她自身的原因,不是因为张氏怠慢了她,这样她也好交代。

“那好吧,我们也不会为难一个热爱艺术创作的人,我们尊重你的想法。另外,不要叫我老师,我可不敢当,哈哈。”

江丹橘没想到对方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因为她当时签了一份协议的,实际上没能按时交作品,是她违约了。

她站起身,鞠躬致谢!感谢张氏在关键时刻,给力她一份工作。

时嘉笑道,“你严重了。我看和你蛮投缘,有话就直说了,你不应该谢我,应该谢谢厉公子。”

“厉公子?”

肯定不是厉岁寒,那个男人上午还反对她出去工作呢,不会是厉岁年吧。

“嗯,厉公子不但画画的好,也很惜才,看得出他对你不错呢。”

果然是厉岁年,没想到他在背后帮了自己,真是欠他的人情越来越多了。

“我们只是没见过几面的朋友,厉公子宅心仁厚,看我比较落破,才出手帮忙。”江丹橘怕造成误会,她想解释清楚。

“好了好了,我也就帮你到这里了,看不得你们这种苦情戏。

江丹橘怕是越解释,越说不清楚,也不便再多说。

翌日。

厉氏集团召开董事临时会议。

当厉岁寒迈着矫健的步伐,跨进会议室的时候,在场的人,小声议论纷纷。他们都不知道厉岁寒什么时候,腿上的残疾已经治愈。

会上,厉岁寒提出罢免厉循的提议,他已经不适合再掌管厉氏集团在欧洲的业务,把他调往东南亚。

厉氏集团在欧洲的业务里不可小觑,又是把厉循调往东南亚,等于剥夺了他大部分的权势。在座的董事中,有很多是和厉循沆瀣一气的人,自然提出抗议。

厉岁寒扫了一眼冷酷的眼神,“有人要是不满意的话,我门可以扩大范围,让他和厉循一起到东南亚作伴。”

话音刚落,门口就出来了一位满头抱着纱布,身穿病号服,坐在轮椅上的一个人。

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门口,坐在轮椅上的人包裹的太严实,不容易被认出,推他的人是厉循的助理,很多人都认识的。

今天真是怪事多,厉岁寒的轮椅大概是借给了厉循了吧。

厉循在医院里,知道厉岁寒正在开罢免他的会议,不顾医生的阻拦,死活都要赶赴会议现场阻止。

厉岁寒无视他的出现,“投票。”

厉循颤巍巍的抬手,指着厉岁寒,不利索的说道:“厉……厉氏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他把目光又看向平时打得火热的一帮人,露出求救的眼神。却看到那帮老狐狸故意躲闪。

投票结果当场宣布,以三分之二的票数通过了决议。

厉循气得当场口吐鲜血,被助理马上送回医院。

公司高层发生地震,消息很快传到整个厉氏。

江丹橘第一天来上班,被安排进了总裁秘书办公室。

她刚去茶水间帮办公室里的人泡咖啡,就听到里面几个女人在议论。

“我们总裁真是A爆了,居然把厉三爷给罢免了。”

“总裁居然不坐轮椅了,真是帅出天际,这会儿白城的女人是不是都要哭着喊着嫁给他。”

“你怕是不知道,我们总裁已经结婚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人成了总裁夫人,真是羡慕嫉妒恨。”

“不受宠的话,早晚也会被外面的莺莺燕燕气死。”

江丹橘端着咖啡回办公室的路上,不小心差点撞到一个人,咖啡不小心撒到了男人身上。

她紧张地连忙道歉,刚来第一天就闯祸,会不会被厉岁寒赶出公司呀。

“弟妹,你怎么在这里?”

江丹橘才发现是厉岁年,也很讶异道:“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厉岁年虽然一心扑在画画上,他毕竟也有厉氏集团的股份,开重要会议的时候,他都会参加。

厉岁年一看江丹橘手上端了好几杯咖啡,她辞去画画的工作,竟然来到厉氏工作,看来是被厉岁寒逼迫来的吧,他知道厉岁寒对她一直都很冷漠。

“弟妹最近可好?”

“我很好。”

“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可以直接找我。”

“谢谢大哥,外婆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也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劳烦大哥的了。”

她想起上次时嘉告诉她的事,想当面和厉岁年说清楚,他毕竟是厉岁寒的哥哥,总是被他照拂,传出去容易被人说闲话。

厉岁年意识到她的闪躲,也不再多停留,进了电梯。

江丹橘和厉岁年在电梯门口说话的一幕,被厉岁寒的三级秘书林伊看到眼里。

早上,江丹橘刚被人事zhu管带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女人居然空降到总裁办公室,肯定不简单。

现在,进了厉氏,仗着自己长的有几分姿色,竟然勾-引起厉家大少,看她那媚视烟行、惺惺作态的样子,真的需要敲打。

林伊眼珠一转,心生一计。

刚才厉岁寒不知为何大发脾气,摔了一地的东西,秘书处的人都知道,厉岁寒心情不好的时候,简直是乱枪扫射,谁碰上谁挨K。

现在正好可以把这个女人送到枪口上。

林伊接过江丹橘递上的咖啡,说道:“小江,会议记录整理好了吧,厉总急着要用,你现在送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