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笙席北冥小说叫什么名字 愿以深情度芳华慕笙席北冥小说全文阅读

《愿以深情度芳华》小说简介

愿以深情度芳华》是最近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慕笙席北冥,小说文笔细腻,感情充沛,非常值得观看。《愿以深情度芳华》小说内容精选:女人你不过是我生孩子的机器,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知道吗?人前他是这样警告她,人后他是这么宠女人席总,我不小心揍了席太太,你要打我吗?哦,那就揍吧,要是不解气,我派人帮你揍。席总,有人说我是生孩子的机器哪个混蛋说的,老子灭了他。爹地,不就是你。某萌宝不客气揭穿某男道。肯定是有人诬陷我,你要相信我,你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心肝肉,我的肝我的肾,我的宝贝甜蜜饯。可是席总,有人说你的心肝是席太太。哪个眼瞎乱说的,我的席太太…

《愿以深情度芳华》 第七章 我就在你身边,席北冥 免费试读

她还以为,五年不见,杨洛的段位应该更上一层楼呢?

果然,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智商都会退化。

半夜时分,杨洛收到时间审判者的短信。

短信上是这么写的:“今天看到一场好戏,席总在床上还真是生猛,不知道席总在席太太的床上,是不是也这么失控。”

然后便是几张慕笙和席北冥上床的照片,当然,慕笙的脸和席北冥的脸都被马赛克了,可是拍摄的地点,就是在剧院的杂物间。

杨洛的脸色一阵惨白,难看至极。

“你是谁,你是不是安锦?”

杨洛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手指灵活的在手机上打字。

她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个所谓的时间审判者,很有可能是安锦?

这个女人潜伏在席北冥身边,成为席北冥的女人,目的究竟是什么?

五年前慕家彻底覆灭,这个安锦,和慕家是什么关系?

难不成是……

杨洛的脑子转的很快,无数可能定格在慕笙的名字上,杨洛全身都在颤抖。

慕笙莫非……还活着?

不可能……那场大火将整个慕家都烧没了,慕笙不可能还活着。

“时间的审判者。”

手机震动,短信上只有六个字。

“你最好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杨洛凶狠无比的望着手机上的字,快速编辑发送过去。

对方很快又发过来一条信息,带着无尽挑衅。

“生不如死?应该是席太太你未来的下场,占据五年席太太这个头衔,也该让位了。”

“当你引以为傲,努力算计得来的荣华富贵,一夕覆灭,不知道席太太你脸上会是什么表情,真是令人期待。”

“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找到你,杀了你。”

杨洛被对方的话激怒了,她情绪失控的发送消息过去。

后面手机便再也没有亮起,对方似乎不打算和杨洛继续浪费时间。

杨洛扬手,将手机扔到对面的墙壁,看着四碎的手机,杨洛整个身体都在抖。

不管安锦是谁,她都不会轻易放过。

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京城最大的酒店套房内。

慕笙慢悠悠的将手机放下,漂亮的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她就算此时看不到杨洛脸上的表情,却也能够猜到,杨洛现在只怕恨不得拎着刀想杀她。

不过,那又如何?杨洛找不到她,而她会纠缠着杨洛,让杨洛夜不能寐。

“嘎吱。”

“在看什么?”浴室的门被打开,席北冥裹着白色的浴巾出来,身上带着一层湿气,黑色凌乱的短发,还滴着水珠。

慕笙起身,将身上的睡意脱掉,裸着身体朝着席北冥走过去,踮起脚尖吻着男人的喉结道:“没什么,就是看到一条有趣的微博。”

“什么有趣的微博。“

席北冥任由女人吻,不为所动,淡淡问道。

慕笙的双腿缠上男人精悍的腰肢,柔软的胸口贴着男人坚硬的胸膛,手指轻轻滑动着对方的心脏部位道:“就是一个负心的男人害死自己的前妻,结果前妻从地狱归来,杀了负心汉的故事。”

席北冥眯了眯眼,握住慕笙的下巴道;“很有趣吗?”

“你不觉得有趣吗?”慕笙舔着红唇,笑的无比妖冶道:“我觉得特别有趣,这是一场复仇的博弈游戏,不是吗?”

“席总,若是你是那个负心汉,杀了自己的前妻,前妻死而复生,潜伏在你身边,你会……发觉吗?”慕笙吻着席北冥的唇角,诡异非常问道。

“我会在她靠近之前,让她永远消失。”

席北冥无情说完,便将慕笙扯到床上,动作狂野的堵住慕笙后续的话。

慕笙仰躺在床上,看着在自己身上挥洒汗水的席北冥,嘴角勾起冷冰冰的笑。

是吗?可是席北冥……我现在就在你身边呢?你发现了吗?

窗外的夜色,深沉阴暗,一阵阵微凉的风,从一旁的窗帘,缓缓吹过。

……

“笙儿,我今天工作比较忙,没空去医院给悔儿送汤,可以麻烦你将汤送过去吗?”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陆玲突然给慕笙打电话,让慕笙将自己熬好的汤送到医院给悔儿喝。

慕笙的身体倏然绷紧,想到悔儿那张和席北冥越发相似的脸,慕笙的心口涌起一股暴躁。

她掐紧电话,冷着脸道:“陆玲,不要做这些无用的事情。”

陆玲想要拉近悔儿和慕笙两人的关系,激发慕笙的母爱,慕笙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陆玲想做的事情。

“如果你不过去,悔儿就要饿肚子,他的腿还没有好,又是长身体的时候,笙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不管如何,他都是你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

“你将他带到这个世界的,他是你的孩子。”

陆玲说完,也不等慕笙反应过来,直接将电话切断。

慕笙无力的放下电话,出神的望着面前的电脑发呆。

陆玲说的没错,悔儿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她将悔儿带到这个世界,却又毫不留情的将悔儿抛弃?

悔儿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东西。

最终,慕笙还是动了恻隐之心,她拎着陆玲准备好的汤壶,去医院看悔儿。

她过去悔儿病房那一层楼的时候,撞到了陈瑾竹。

陈瑾竹是席北冥的发小,也是这家医院的医生。

看到陈瑾竹的时候,慕笙本能的躲在一旁。

慕笙曾经和陈瑾竹的关系很好,陈瑾竹一直像是大哥哥一样照顾慕笙。

经历了五年前的事情后,慕笙不允许以前的人和事影响自己好不容易变硬的心。

悔儿搀扶着拐杖,在走廊走路,撞到陈瑾竹身上。

陈瑾竹伸出手,扶着悔儿,温柔道;“小朋友,没事吧?你爹地妈咪呢?”

悔儿仰起头,精致漂亮的脸上带着甜甜的微笑道:“谢谢叔叔,我没有爹地妈咪,只有一个姑姑。”

陈瑾竹看着悔儿的脸,瞳孔紧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