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寒烟凤无眠全文免费阅读 (楚寒烟凤无眠)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后我成了在逃王妃》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穿越后我成了在逃王妃》由风流小瓶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寒烟凤无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本是声名赫赫的神医,一朝穿越成了被渣男舍弃,还生了崽的绝世小可怜,白眼一翻只能认命。从此小可怜摇身一变,过起了带娃虐渣、赚钱撩美人的生活,天天美滋滋,日日换新欢!岂料小崽崽的渣王爷爹,竟然想吃回头草?!楚神医:崽,呸他!小崽崽:我tui!!!某王爷:我不是!我没有!听我说!…

《穿越后我成了在逃王妃》 第10章 极尽嚣张 免费试读

“参见王爷,王爷千岁!”

“参加王爷,王爷千岁!”

人声喧闹中,凤无眠一眼就看到了那如同火焰般张扬明艳的女子,梳着妇人的发型眼里却无一丝一毫的温润和柔软,就像是一柄凌厉的宝剑,又像是一块星空荒原上的顽石。

美丽、危险又冷硬。

凤无眠想自己是不是曾经见过这个妇人?否则他怎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起。”

“谢王爷。”

见凤无眠和楚寒烟静静对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萦绕在两人身边,楚碧玉心中警铃大作,哭泣道:“王爷,你救救我们吧……我只是想替姨娘请大夫而已,姐姐竟然不同意……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凤无眠俯身将跪在地上的楚碧玉扶了起来,楚碧玉佯装柔弱地向男人靠了靠,后者突然握住她的肩膀,愣是让楚碧玉靠也不是,不靠也不是,很是滑稽。

“楚二小姐,您没事吧?”

凤无眠身后的女护卫立即上前扶住楚碧玉,动作迅速训练有素,显然没少替自家主子处理狂蜂浪蝶。

楚碧玉尴尬又凄凄惨惨看了女护卫一样,轻声道谢:“谢谢你凤十。”

“初二小姐客气了。”

一旁的护卫首领去询问一番,将事件前因后果悉数告诉了凤无眠。

凤无眠听罢轻轻颔首,直视楚寒烟,嗓音清冽微凉,低醇好听:“楚大小姐,关于李氏贪墨银两一事,本王可以代她出这三百六十万两。但再多的银两也比不过人命,楚大小姐阻止管家请大夫,这是何意?”

楚寒烟笑眯眯道:“就是你看到的意思。”

“楚大小姐,”凤无眠眼神极深,“你可知道你这算害人性命?依我大齐律例,可是要服刑的。”

楚寒烟惊讶道:“当真?”

凤无眠蹙眉不言,但满眼都是面对无知妇人的不耐。

楚墨池向前一步挡在了楚寒烟面前,拱手道:“是小女无状浅薄,下官这就去请大夫。”

楚墨池这是像凤无眠求一个台阶,凤无眠也默许了。

毕竟此事的确是李氏贪心作恶在前,楚寒烟心中有怨也能理解。

但楚寒烟却语不惊人誓不休。

“不准去。”

三个字!

斩钉截铁!

极尽嚣张!

只是丝毫不将摄政王看入眼里啊!

这该是多大的胆子才敢这样和摄政王硬碰硬?

“烟儿!”楚墨池恨不得捂住女儿的嘴,“乔午,你还愣着干什么!请大夫!把大小姐带回去!”

“是!”

乔午立即上前,突然脚下一麻,“噗通”一声便跪在了楚寒烟身边。

在场不乏内力浑厚的绝顶高手,起码凤无眠和他身边的护卫都听到了那破空之声。

极小!

却极为迅猛!

就打在了管家乔午的膝盖上!

乔午疼得吃牙咧嘴,愣愣看向楚寒烟,后者笑得自若从容:“爹爹,你这么紧张作甚?我没说不救你的爱妾,但你忘了,你心爱的二女儿楚碧玉可是女华佗啊。能拯救边关三十万将士、声名赫赫、慈悲为怀的女华佗,连这区区的惊厥都医不了?哪怕我信,三岁小儿也不信吧?”

楚寒烟一提,楚碧玉就傻眼了,又听楚寒烟续而道:“还是说女华佗忘记了自己懂得医术呢?

亦或是女华佗根本不想救?医者见死不救算不算害人性命?啧啧啧,方才王爷怎么说来着的?哦,害人性命依我大齐律例可是要服刑的。什么刑呢?我想想啊,好像是鞭笞五十?”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才是楚寒烟不让管家请大夫的原因?

对啊,这普天下有多少大夫能比得上一张方子便救了三十万边关战士的女华佗呢?

楚碧玉早就被楚寒烟的回马枪杀了个措手不及,她身躯不断颤抖,不敢去看凤无眠幽深的眼,忙道:“我……我……这个,我只是一时着急所以忘记了,我这就救我姨娘,这就救。”

楚寒烟点头:“这才对啊,最好的就在眼前,何必舍近求远呢,对吗?爹爹。”

楚墨池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攥起,指甲嵌入掌心软肉,这才压下心中的愤怒。

楚墨池是除了女华佗本人之外,唯一一个知道女华佗真正身份的人。

楚碧玉不是女华佗,更不懂什么医术,如果楚碧玉能“救醒”李氏,就是说李氏是故意装晕骗人、陷害楚寒烟的?

一而再再而三,李氏都试图将他玩弄于掌心之中。

楚墨池垂眸敛下眼中的暗芒,久久才抬眸看向楚碧玉和李氏的表演。

果不其然楚碧玉出手,随便在李氏身上拍了拍点了点,李氏就配合着醒了过啦。

李氏佯作初醒,迷迷糊糊道:“二小姐啊,我怎么了?”

楚寒烟嗤笑:“没什么,只是听说贪墨了我三百六十万两所以吓晕了而已。”

众人:“……”人家好歹也是刚刚苏醒,楚大小姐您这么直接真的好嘛?

“但也没什么,李氏你别慌。”楚寒烟迈步走到凤无眠身边,**嫩的掌心大喇喇摊在凤无眠面前,玉雕般精致的指尖轻轻晃动,非常惹眼,“因为摄政王已经答应替你出这三百六十万两了,对吗?”

凤无眠眉心跳了跳,沉着脸从接下自己的玉佩放到楚寒烟手中:“凭这枚玉佩能去天下钱庄取银两。”

楚寒烟满意将玉佩收齐,转身走回原地蹲下,将玉佩系在了一个小稚童的腰间,未了还拍拍稚童的脑袋:“娘亲可把这银子交给你啦。”

她的声音没有当初和他人说话的冷和利,又软又柔,暖意融融。

凤无眠一行人和楚墨池这才看到放在一直站在楚寒烟身后的小少年。

四、五岁的模样,小脸蛋白得会发光,五官十分精致,双眼又大又亮,真真金堆玉砌般可爱。

最令人惊讶得是他身上那一股特别的气质,稚嫩、清冷又矜贵,矛盾又和谐。

这气质十分熟悉,到底像谁呢?

“请娘放心,儿子会好好管账的。”

娘?

这孩子叫他女儿娘?

楚墨池一阵头晕目眩,死死盯着楚寒烟:“这是你的孩子?”

楚寒烟什么时候成了亲?孩子他爹呢?他为何对此一无所知?

他的女儿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到底都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