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摄政王每天都想撩我》楚钰萧慎 《重生后摄政王每天都想撩我》完整版阅读

《重生后摄政王每天都想撩我》小说简介

《重生后摄政王每天都想撩我》是菀菀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楚钰萧慎,书中主要讲述了:夜半,长公主府。楚钰起身燃起烛火,照亮寝宫,稳坐到榻上,幽幽道:梁上非君子,摄政王此般作为,可是想当小人?房梁上,摄政王翻身落下,迈步到楚钰跟前,骨节分明的长指抬起她的下巴,声音低哑。若能入得宁安青眼,当君子还是当小人,都随你意。……重生后,楚钰一心只想心无旁骛的报仇雪恨,破除渣男贱女的一切阴谋诡计,保护家人,报前世血仇!谁知那个前世亏欠过的男人却趁势缠了上来,怎么都甩不掉………

《重生后摄政王每天都想撩我》 第12章 何小姐还怕本宫不成 免费试读

第12章何小姐还怕本宫不成

铺子里,楚钰的眼眸微微一冷。

柳姐姐?

这帝都姓柳的,可就只有那一家。

楚钰收起脸上的笑意,看向铺子门口处。

一身青衣的柳如菁脸色苍白得很,让人一眼望过去就觉弱不禁风。

此刻她听到身旁人的安慰,脸上露出了一抹憔悴的笑:“我就是不能释怀,长公主她缘何那般对我?”

“当初我不过是担心她在赏花宴当场赶走公子剑的行为不妥,便提了几句,谁曾想她竟然……”

柳如菁说着,眼中就落下了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竟那般不留情面的赶我出宫,还意图往我柳国公府泼脏水!她即便是长公主,也不能如此陷害忠良啊!”

“柳姐姐,我知道!这件事,的确是长公主做得过了!”先前安慰柳如菁的少女握住她的手,开口道。

柳如菁抹泪,对着少女露出了一个微笑:“欣儿,还好有你懂我……”

“柳姐姐,别哭了。你放心吧,长公主权力再大,她不敢如上次那般的赶你走了!”何欣得意的笑道,“我爹早就在赏花宴第二天就上奏告了她一状!”

“你看她今日来安国公府,何曾有当日在赏花宴时的威风?她肯定私底下被皇上训斥过了!”

“真的?”柳如菁还真不知道这事,因为柳国公自赏花宴过后便一直告病没上朝。

何欣点头:“当然是真的!柳姐姐,你这下可出气了吧?”

“我、我也就是气不过……”柳如菁脸上的惊喜还没散去,转而又道,“长公主也的确有些无法无天,再则今日在安国公府,摄政王还端茶给她,万一他们……”

何欣的眼中顿时就涌现了无尽的怒火:“哼!谁知道她是用了什么狐媚手段勾引了摄政王?摄政王那般清风朗月的人也是她能……”

“放肆!!”话未说完,铺子外就猛地响起了萧慎那含着震怒的声音。

何欣顿时止住了话语,转头一见萧慎沉着脸,吓得立即同柳如菁一起跪到了地上。

“摄、摄政王……”

萧慎面色沉沉的扫了眼两人,眼中满是恼怒不悦。

但他没第一时间发作,而是抬头看向铺子里,神色瞬间变得和缓起来:“你还不出来么?”

“这不是出来了?”楚钰提着白玉腰带,慢条斯理越过层层侍卫,走至铺子门口。

见到楚钰从铺子角落走出来,何欣和柳如菁的双眼都突兀瞪大,面色苍白。

两人都想起了先前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怎么任由她们说你,都不制止?”萧慎眼含无奈的看着楚钰,走到她身边,刚要继续开口,视线扫过她手中的东西后,猛地一顿。

这是……

楚钰转头看向浑身发抖的两人,勾起唇微微一笑:“挺有意思的。”

甚至自己被弹劾这消息,她也是刚刚才知晓的。

萧慎回神,顺着楚钰的目光看向两人,神情瞬间冷冽下来:“哪有什么意思?”

“毕竟本宫也是现下才知道,原来在何小姐以及柳小姐的心中,本宫竟然是这样不堪的一个人……”楚钰脸上露着笑,眼中的神色却是冰冷之极。

话落,何欣连忙低头磕头道:“长公主息怒!臣女、臣女那都是无心之失,不是故意这么说您的……”

楚钰眉头轻轻一挑,目光转向了何欣旁边的柳如菁:“这话……你问问柳小姐,她信不信?”

柳如菁眉头不受控制的跳了跳,她抬头看向楚钰,却瞬间对上了楚钰那双含着嘲讽的冰冷眼眸,令她浑身都是一颤。

这样的眼神……就在赏花宴上,她见过!!

何欣不明白楚钰话中的讽意,她连忙转头看向柳如菁,催促道:“柳姐姐,你快告诉长公主,我们方才那些话都不是故意的!”

柳如菁眼中露出了一抹苦笑,她摇头道:“没有用的……”

“你在乱说些什么?”何欣见柳如菁不配合,只得再次为自己磕头求情,“长公主,臣女先前真的只是一时心直口快,没有诬蔑您的意思!”

楚钰目光冷淡的笑了一声:“原来你也知道那是对本宫的诬蔑?”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样的人,可没什么值得原谅的。

“……”

何欣说不出话来,只动作不停的磕头。

一旁的柳如菁却是失魂落魄的跪着,没有丝毫为自己求情的打算。

“何小姐求情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怕本宫不成?毕竟,何尚书那是连本宫都敢参一本的人,应该是本宫怕你才对啊!”

楚钰先前不出声,也不过是想听听柳如菁是怎么诬蔑自己的。

没想到,倒是让她发现了另一个对她也颇有意见的人。

礼部尚书的千金啊。

何欣牙齿打着颤,忍着心中的恐惧开口道:“长公主恕罪,那、那都是臣女的妄言……”

“可本宫先前瞧你那模样,也不像是妄言。”楚钰摇了摇头,神色变得冰冷,“何小姐是想当着本宫的面撒谎么?”

“臣女不敢!”何欣立即躬起身,颤声道。

楚钰冷冷笑了一声:“还有何小姐你不敢做的事?当众对本宫品头论足、肆意诬蔑本宫和摄政王……此等忤逆之事你都敢做,撒谎还不敢做?”

何欣脸色猛地一白。

“臣、臣女……”

楚钰眼神冷厉的看着何欣,嗤笑道:“怎么?没话可说了?”

何欣打了个寒颤,终于意识到为什么柳如菁没有求情了。

她再度俯首:“长、长公主,此事皆是臣女一人所为,和臣女父亲无关,也和尚书府的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有没有关系,可不是你说了算!”这一次,开口的却不是楚钰,而是萧慎了。

自何尚书告了楚钰一状后,萧慎就对他极为不满意,一直在抓何尚书的小辫子,准备收拾他。

如今有了机会,他怎么可能不利用?

楚钰立即侧头看向萧慎。

萧慎满身都含着凛冽的气息,在楚钰准备开口之际,往前走了一步,眸色森寒的盯着两人:“肆意诬蔑皇族,以下犯上,罪不可恕!!”

“长公主心软不愿重罚,本王可不心软!来人,各杖二十!”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