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的幸福田园》赵小雅秦子琛章节精彩试读

《农女的幸福田园》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农女的幸福田园》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颖儿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她本是中医世家出身,自小家境优越,又颇有天赋,眼看前程似锦,一朝却遭遇了车祸。意外过后,她穿越到了不知名的朝代,被人嫁给了六十多岁的员外,愤而自尽醒来。自小被领养,养大就是为了给自家亲儿子攒聘礼,更兼幼年时被开水所烫,毁了容。赵小雅无语问苍天,还能再惨一点么?一转头,却被一只瘦骨嶙峋的野狼盯上。以命相搏杀了野狼,赵小雅意外得到了一个暗藏空间的镯子。看来,老天也不至于对她太坏。钱可以赚,脸可以医,从人人可欺的小农女一路奋斗,过五关斩六将,发家致富的同时收获了大把名声。唯一烦心的嘛,就是那个牛皮糖一样贴上来的男人了!…

《农女的幸福田园》 第五章 冤枉 免费试读

那人走进酒家便开始东张西望,等终于看到了赵小雅,眼睛便是一亮,径直走了过来。

赵小雅定睛一看,竟是自己的哥哥,赵以宣。

赵以宣顷刻便到了近前,看着满桌可口的饭菜,眼睛都在发光。

他一屁股坐下来,撕下一条鸡腿便啃,吃相极其难看,口中吧唧作响,看得赵小雅皱起了眉头。

她记得,她这个哥哥,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好赌又好色,这两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在赵家也没有见到他。

但是在这里见到自己的”哥哥”,显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小雅,你怎么会在这,还点了这么一大桌子菜?是知道哥哥我好久没好好吃一顿了吗,哈哈哈。”

赵小雅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看向一直坐在边上看热闹的秦子琛。

忽然发现,赵以宣来了这里以后,他似乎没有露出过半点疑惑的神情,一直到了这会,他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俩,手里拿了一杯茶水,喝得十分闲适。

难道……

“是你?”

秦子琛挑了挑眉,没有反驳。

赵以宣却回过神来了,他怒目看向秦子琛,”你谁啊,坐这干什么?去去去,走远点,影响小爷吃饭!”

秦子琛眼中兴味更浓了,心道,不愧是一家人。这个做哥哥的,难道就没想过或许这一桌菜是他点的?

不过,他还想好好看戏呢。

想到这里,秦子琛起身走到了另一桌,也不言语,对赵以宣的骂骂咧咧更是充耳未闻,只点了几个小菜,远远看着这边的情形。

赵以宣好不容易吃饱了,将腿架到了桌子上,身子往后一仰,舒服得打了个饱嗝。

他到了这会才正眼看自己这个妹妹,不过才看了她那张毁容的脸一眼,赵以宣就嫌恶地皱起了眉头。

“小雅,你哪来的钱点了这么一大桌子菜?”按照他对自家人的了解,没有人会给她这么多钱的。

赵小雅叫来小二结账,”赚的。”

“等会,你什么态度,跟哥哥这样说话?说实话,钱到底哪里来的?”话音刚落,他眼睁睁地看着赵小雅拿出一锭银子给了小二。

这两天在赌场里输了个底朝天,到这会,赵以宣看到银子眼睛都在发光。

可自己这个傻妹妹,竟然就这么把钱花了!

此时此刻的赵以宣,全然没有想起来,这一锭银子换来的一桌子,大半都进了自己的肚子。

赵小雅收好荷包,不想跟他多说,起身就想走,”我说了,赚的。”

赵以宣一把拉住她,”怎么赚的?你一个丑丫头,上哪去赚那么多钱?不把话说清楚,今天别想走!”

周围的人纷纷投来了奇怪的目光,赵小雅转头一看,便见秦子琛好整以暇地正对着这边,看得津津有味。

赵小雅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被人当笑话一样指指点点,偏偏导致自己落到这样境地的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哥哥”!

她用力拨开了赵以宣的手,压低了声音道:”赵以宣,你没本事不代表别人也赚不到钱,刚刚那顿饭我不跟你计较,但是大庭广众,你不要脸,我还要!”

她说完这话,转身就走,路过秦子琛身边时,停顿了片刻,道:”我记着了。”

秦子琛愉悦地往嘴里夹了一筷子菜。

赵以宣愣愣的看着她,他是从小看着赵小雅长大的,她一向在家里就是挨欺负的份,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底气?

她忽然这个样子,赵以宣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反应,等他反应过来,赵小雅早已经没了影子。他气急败坏地追回了家。

赵小雅刚到家,把卖柴火的几个铜板交给了李芬芬,照例受了她一通抱怨,她也不在乎,转身就想走,可刚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了赵以宣的声音。

“赵小雅,你给我出来!”

李芬芬上前道:”以宣,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这是?”

赵以宣上前一把将赵小雅拉到了堂屋正中,”刚刚我在镇上遇到了她,她一个人啊,点了一桌子的菜呢!娘,你问她,哪来的钱!”

李芬芬脸色一变,手里的那几个铜板瞬间变得更不值钱了。”你点了一桌子菜?你哪来的钱?”

二房三房的人听到动静,都聚集了过来,七嘴八舌问开了。赵以宣是个不怕事大的,把事情又夸大了一番,听着周围的人一愣一愣的。

二婶陈杏芳忽然开了口:”赵小雅,你不会是偷钱了吧!”

赵小雅皱眉看向二婶,就听她继续说:”蒙蒙前两天寄过来一大笔钱,昨天突然就不见了,我从里到外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原来是你啊!”

她说着说着,语气慢慢变得坚定,显然是已经笃定了是她偷的。

赵蒙蒙是二房的长女,因为嫁给了大户人家当小妾,一下子成了全家的骄傲。虽然赵小雅也不能理解,这有什么好骄傲的。

“好你个赵小雅,竟然还学会偷钱了!”

“就是,大婶,你们这一房了不得啊,三天两头出岔子,咱们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还钱!”

那几个人乱成一团,甚至开始对赵小雅拉拉扯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赵小雅挣脱了二婶的拉扯,忽然大叫一声,道:”够了!”

堂屋静了一瞬,赵小雅道:”这银子,是我用你们以为是野草的那些药材换来的,你们无知,不代表别人也无知!”

她又对二婶道:”二婶,你说我偷了钱,你有什么证据?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进了你们院子?”

她一个个看过去,视线落到赵以宣身上的时候,却见他眼神游移,竟避开了与她的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