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寒烟凤无眠第341章 楚寒烟凤无眠小说

《穿越后我成了在逃王妃》小说简介

新书推荐,《穿越后我成了在逃王妃》是风流小瓶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主角楚寒烟凤无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本是声名赫赫的神医,一朝穿越成了被渣男舍弃,还生了崽的绝世小可怜,白眼一翻只能认命。从此小可怜摇身一变,过起了带娃虐渣、赚钱撩美人的生活,天天美滋滋,日日换新欢!岂料小崽崽的渣王爷爹,竟然想吃回头草?!楚神医:崽,呸他!小崽崽:我tui!!!某王爷:我不是!我没有!听我说!…

《穿越后我成了在逃王妃》 第9章 三百万两! 免费试读

楚寒烟的白眼都快翻烂了,她很怀疑自己这便宜爹的“傻白甜”性格是怎么把这丞相之位置坐得稳稳当当的?

但楚墨池是傻白甜,她可不是!

楚寒烟挑眉,不急不缓从报复中拿出几本账目和清单,慢慢展现在李氏的面前,笑道:“这是我娘留下的二十间铺子、五座庄园和一千亩田地的清单。我来之前已经打听好了,皇上还派了几位户部的大人替我复查,我确定以及肯定它们都是地段最好,土壤最优渥的,生意最红火的。

就以这里面盈利最少的铺子玉章阁为基准吧,玉章阁每年盈利一万两,二十间玉章阁那就是每年二十万两。一共十五年的时间,那便是三百万两。

还有庄园土仪和田地的收益,别的我也不多算了,算是姨娘辛苦照料我爹的劳务费吧,还请姨娘把这十几年来的利益共计三百六十万两一并归还,否则我就要上告官府了。”

“什……什么?”

李氏的脑袋嗡嗡作响,如同被人狠狠敲了一闷棍。

“我……我……”

“你什么你?”楚寒烟笑眯眯道,“这些可都是户部给出的数字,可做不得假啊。姨娘,您还是快快退钱吧。”

李氏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她仓惶抬头看向楚墨池,不迭道:“相爷,您……您听我说……”

楚寒烟才不会给李氏开脱的机会,她淡淡道:“李姨娘,您如果还要辩驳,那我就要把户部的王大人、李大人统统请过来了。毕竟当初可是他们帮着我核定的呢。”

李氏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楚寒烟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她那些烂铺子怎么可能如此赚钱?

半晌李氏都不说话,只支支吾吾、遮遮掩掩,楚墨池也晓得她有所遮掩,冷冷质问:“你想昧下烟儿的银子?”

“不不不……不是的……”李氏可担不起这样的庞大的数额罪名啊,无奈之下她只能对楚墨池实话实说:“相爷,您听我解释……它们根本就没赚这么多钱!一间铺子一年盈利一千两就顶天了!最好的也不过是三千两!根本就没有一万两啊!”

“是么?”楚墨池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但你不是告诉我,它们都不赚钱么?哪怕一年一间铺子一千两,那而今也有三十万两了,银子呢?”

银子当然被李氏和楚碧玉挥霍光了啊!

否则这些年来楚碧玉在燕京城那里可能有这么好的名声?

都是实打实的银子花出去,才能经营到如此的。

“等等!”楚寒烟冷笑,“爹爹,你们二人一唱一和,该不会就想把我娘嫁妆的利润变成三十

万两吧?”

楚墨池被楚寒烟狠狠噎了噎,这是在质疑他的人品?

一眼读出楚墨池的想法,楚寒烟轻笑道:“还请爹爹多包容,毕竟我可是在这上头狠狠跌过跟斗的呢。”

楚墨池胸膛剧烈起伏,似乎被气得不轻,半晌方咬牙道:“为父自然会和李大人和王大人确认,如果是三百万两,砸锅卖铁为父也不会少你的。”

楚寒烟做出受宠若惊的模样,盈盈行了一礼:“那就多谢爹爹了,三百万两,这都能堆个金人呢,爹,您选姨娘的眼光实在是太好了!真棒!”

楚墨池被自己女儿气得脑门疼,突突地疼。

他冷冷注视着跪在自己脚边的女人,幽幽道:“李氏,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事你若不能给本相一个解释,本相定不会轻扰你。”

李氏从未听过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用如此狠厉的声音对自己说话,虽然她成为他的侍妾之后,他从来不曾对她有一丝一毫的喜欢,但他也还是尊重她的。

哪怕她出生不良,也从未轻怠过。

所以她才会变得越来越贪心,越来越过分……

可而今她才知道,男人的信任和尊重根本不是爱,只是他自身的修养罢了,在事实面前,他不会袒护她,哪怕一点点。

怎么办?

怎么办?

突然腰间被人用力掐了一下,李氏抬头就看到自家女儿,突然福临心至轻呼一声软软晕了过去。

“姨娘?姨娘!”

楚碧玉凄凄惨惨唤了一声,就连怒火在心的楚墨池也怔了怔,忙道:“乔午,快请大夫!”

管家连忙颔首,正准备转身离开,却被楚寒烟侧身拦住。

乔午寄得直呼:“哎呦我的姑奶奶哟,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赶紧让让吧。”

楚寒烟笑得从容、惬意,悠悠道:“急什么?”

“为什么不及急?”楚碧玉瞪着楚寒烟的眸子就几乎冒出火来,“姨娘虽然身份低微,但也是我的生母,你怎么能如此恶毒呢?楚寒烟!你礼佛都礼到狗肚子里去了吗?”

楚碧玉小脸憋得通红、又急又气的样子真真叫人心疼。

不仅管家不赞同,连围观的老百姓们纷纷开口:“大小姐,再生气也等把人救了再说吧。”

“是啊大小姐。”

“这人万一没了,可不就罪过了吗?”

楚寒烟没答应,而是挑眉看向楚墨池,后者的眼神复杂得让楚寒烟看不懂,就在此时,一道冰冷刺骨、低沉有力的嗓音传来,仿佛重锤落在众人心头,让喧嚣吵闹的人群瞬间寂静。

“发生了什么事?”

楚碧玉立即如同看到亲人般哭着起身,趔趔趄趄向来人小跑而去。

“王爷……您来了?求求您救救我和姨娘吧,姐姐她要逼死我们啊……”

来人身着霜白色的长袍,袍角用银丝勾勒着蟠龙纹,浓密乌青的长发仅仅束起一半,剩余的长发好似绸缎般流泻飘动。

遥遥看去,仿若瑶台上仙,冰冷疏离,不沾红尘。

随着来人走进,众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眼前的仙人,饶是楚寒烟上一世见识了无数俊男美女,也不得不承认无人能及他之一二。

他眉若远山,眸似寒渊,轮廓清隽绝伦,如雕如刻,一笔一划,恰如其分的完美。

他的唇色极淡,隐隐透着刻骨的凉意,但也无法淡去他极富侵略感的、摄人心魂的俊美。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楚寒烟想,这两句诗用在他身上,果真再合适不过了。

只一眼楚寒烟就认出来了,他就是自家小公子的便宜爹,摄政王凤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