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安安陆野 小说 迟安安陆野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软萌娇妻又在作妖》小说简介

《软萌娇妻又在作妖》小说是我是蜜糖的倾情力作,作者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迟安安陆野的故事动人心弦。《软萌娇妻又在作妖》小说讲述了:全世界都知道迟安安是个软包子,一无是处还作天作地,配不上全球首富陆野!直到有一天,黑粉们默默发现迟安安一个个小马甲,他们真香了!扒马第一天:大家好,这是我老婆:医学圣手!扒马第二天:大家好,这是我老婆:金牌经纪人!扒马第三天:大家好,这是我老婆:黑客A神!扒马第四天黑粉们淡定了。抱走我女鹅,不组CP,不爬墙,是唯粉,再说就是毒唯!我们女鹅不是你老婆,全球首富配不上我女鹅!隔日,迟安安长草微博爆料:别说了,家里某大佬在拉我小手,嘤嘤哭,求抱抱呢!…

《软萌娇妻又在作妖》 第9章 爆! 免费试读

迟安安一瘸一拐的被佣人扶回来,心里却舒畅了不少。

管家看到她裙摆破破烂烂的,露出的手臂脚踝全都是新伤旧疤,心里也‘咯噔’一下!

佣人们也不忍心看。

这才是迟安安在迟家过的日子,简直连下人都不如啊!

最终,管家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她挺拔着脊背,一点点消失在楼梯拐角……

迟安安走回陆野卧室,手腕哆嗦着拧开门把手。

她看着房间里熟悉的陈列,立刻红了眼圈,怎么也掩饰不了痛苦和挣扎。

上辈子她和陆野闹得不可开交,又被迟念希和陆临渊玩得团团转,最后就是在这个房间里……杀了陆野!

她走过去抚摸床沿。

还记得那天是陆野三十二岁生日,别墅里有很多人过来庆祝,陆野对她根本毫无防备,而且还瞎了。

他对她那么信任,她却残忍杀害他!

迟安安看着黑色茶几上倒映着她一双明眸,指甲攥进了掌心。

她也是到死才知道,那场大火里她眼睛被熏瞎了,陆野为了救她,不但被火烧坏半张脸,还把眼角膜捐献给她,可陆临渊却骗她,还说:“陆野是故意把你推进火坑里,才不小心被火烧伤!”

她当时居然还骂了陆野,说他:“活该他毁容,活该他眼瞎!”

“可笑,真可笑!

陆临渊,这辈子你必须死!”

她还要一点点折磨死他,让她所受痛苦,千万倍折磨回去!

好半晌,迟安安才强压下喉咙里翻滚的怒气,熟悉的走到衣柜前,看到衣柜里只有简单的几件白色衬衫和两套西装,忐忑不安的从里面随意拿一件。

她想:“陆野有洁癖啊!

不过两人都是夫妻了,老婆用老公一件衣服不过分吧!”

抱着侥幸心态,迟安安换了衣服,用力搓洗着碰过方艳茹的手。

叫了方艳茹二十几年的妈,她到今天只觉得无比恶心!

迟安安靠在床边等陆野回来,身心彻底放松下来,眼皮也沉得要死,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

而网络却再次被炸开锅,方艳茹和迟安安的大量照片和录音,视频被剪辑后抛到媒体上去!

“方艳茹原来是小三上位!”

“迟世昌婚内出轨方艳茹,气死原配蓝宁!”

“方艳茹为坐稳豪门太太位置,不惜虐待亲生女儿来讨好原配女儿,还将怂恿女儿去爬床,简直是畜生!”

“爆!迟安安竟是私生女!”

有些网友还在嘲讽:“迟安安是私生女,陆野是天生不详,这两人还真是天生一对啊!”

还有不少网友在看到迟安安满身伤痕,被亲妈推搡着站不稳,都纷纷表示心疼,站在道德制高点做起圣母。

“这简直不是亲妈,就是畜生!

大人们出轨,孩子可是无辜的,却把气都发泄在孩子身上,不配当母亲,简直就是不配当人!”

新闻越火,迟安安自黑也跟着火了,目的也就达到了。

而此时此刻。

LC办公室内,气氛压抑窒闷,绞住所有人呼吸。

沈顾刷到新闻,把手机扔到陆野办公桌前,欠揍的调侃道:“五哥,我看你别白费心思让西洲阻止你那小月光转专业了!”

陆野刚和越城副校长梁西洲打完招呼,几乎是命令字眼:“谁要是敢让迟安安转到商学院,那不如先给自己选快好墓地!”

“陆爷,你那小情~人就没想和你嫁给你,不信你看看新闻!”

沈顾完全不理解,迟安安到底有什么好的,能让陆野惦念十几年,还捧成白月光,甚至不惜为了她……

他捏起烟蒂,‘啪嗒’点了起来,边吐云雾,边嗤笑道:“陆爷,她为了不嫁给你,甚至都不惜爆自己是私生女,这不是摆明要让你难堪吗?”

“你堂堂LC财团董事长和陆氏集团的执行总裁,和一个私生女订婚,不是给你抹黑,还是什么?”

见陆野不为所动,手指随意扒看着新闻,沈顾担心的拧眉,幽幽提醒:“陆爷,你别忘记,迟安安为了陆临渊那个王八蛋玩意儿,背后可是不少次辱骂你,还为他做过不少伤害过你的事!

这次说不定也是陆临渊摆出来的花花道子,你不能再上钩!”

“说不定,这两人早就睡在一起,你总不至于捡陆临渊玩过的吧!”

末了,沈顾又补充道。

他就不信条条黑料列举出来,陆野还能一如既往的护着迟安安!

“爷……”

“说够了吗?”

陆野一双阴鹜至极的眸子锁住沈顾,迸射出万道刀芒,恨不得把沈顾捅成了筛子!

“说……说够了!”沈顾支支吾吾的回道。

“说够了,就滚!”

陆野也捏起一根烟蒂,缓缓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全都是迟安安被爆出来的浑身伤痕,心口仿佛被人剜走了一角!

他都舍不得碰的人,竟然被人欺负了这么久!

沈顾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陆爷,你就一点不生气?

这可是给你泼了多大的脏水!”

我靠,这难道就是真爱?

陆野倏地睁开寒凛的双眸,声音阴冷到极致:“沈顾,她是我未婚妻,未来妻子,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任何一句侮辱的话!

懂?”

沈顾心中警铃大作。

外人看不懂,但沈顾看得懂,陆野很生气,非常生气。

看来还是对迟安安失望发怒了,那他就放心了,还好陆爷没眼瞎!

“懂,都懂。”

“另外,迟氏股份大跌,不惜一切代价收购!”

陆野脊骨笔直的站起,从椅背上拎起西装,走到门口,又顿住脚步,冷声命令:“新闻留着,不用压下去,就当给我未婚妻玩玩!”

“?”

沈顾有点搞不懂,但也照陆野吩咐去做,而且还有钱去赚,何乐而不为?

“对了陆爷,你别忘记明天我们要出差到海外,谈好上次的项目,你可不能缺席!”

“嗯。”

陆野随意从喉咙‘嗯’了声,迈开长腿快步走楼下走去。

他要回家!

刚才,他也许不该那么凶她,又让她一人面对迟家的风暴报复!

他一路飞快开车回别墅,吓了别墅里众人一跳!

管家忍不住拦住,为迟安安求情:“家主大人,网上那件事不怪太太,您……不要迁怒她。”

“她是什么好本事,这么快就收买你们了?”

陆野斜睨一眼,又问:“太太吃饭了吗?”

管家立马低头:“我,我……”

“去准备饭菜,还有让人按照太太身材定制衣服,送到别墅。”

陆野收敛冰冷视线,才重新抬步上楼,拧开把手的力道不自觉减缓。

他一眼就看到歪着脑袋,姿势别扭的迟安安。

她眉头紧锁,睡得很不安稳,身上还套着他工作常换的白衬衫,露出两条瘦出骨头的腿,遍体鳞伤,脚踝后还蜿蜒出一道又长又难看的疤。

迟安安难受的扭了扭,身体不自主的朝前狠狠摔去!

陆野急忙拖住她脸蛋和细腰。

她巴掌大的小脸躺在他掌心里,许是在睡梦里感受到了危险,难受得哽咽:“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