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萌宝:神医娘亲又爆马了》无弹窗阅读 谢九琼帝御小说结局

《团宠萌宝:神医娘亲又爆马了》小说简介

《团宠萌宝:神医娘亲又爆马了》是作者苏小白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讲述主角谢九琼帝御的故事,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小说简介:一朝穿越成了大着肚子的孕妇,被极品家人挖了灵根,嫁给七十岁变态老头?谢九琼作为堂堂一神祇,如何能忍?打脸,必须马不停蹄!谢小宝:爹爹,娘亲又爆马了!好多男人排队等着和娘亲相亲!国师大人惊:什么?快随本尊前去!谢小宝:爹爹,干嘛去?国师大人咬牙切齿:排队相亲!…

《团宠萌宝:神医娘亲又爆马了》 第一十六章 和落神山关系匪浅,爆! 免费试读

第一十六章和落神山关系匪浅,爆!

残雪长老这头磕的贼扎实,转眼就一脑门血。

周大师周千见此吓得肝胆欲裂,虽然不明就里,但是跟着师傅来准没错,也磕的一头血流如注。

“算了,残雪小儿,你来说说,你那徒儿秉性如何,又是如何与谢家交易的,你若是说的清楚明白,今日自可活着离开。”

谢九琼瞄了师徒两人一眼,神情淡漠的开口。

“是是是,在下说,在下这就说,在下这孽徒秉性恶劣,心狠手辣,性喜虐杀美貌女子,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前些时日见过你的画像之后念念不忘,孽徒与谢家达成交易,谢家愿用你换取在下炼制一枚五品回元丹,好让谢家之子重行人道!”残雪闻言,不敢耽搁,赶忙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尽数道出。

四周之人闻言,顿时喧嚣出声。

“天!原来谢家竟是打的这样的如意算盘?”

“没想到周大师竟然是这样的人,将谢九琼嫁给这样的人,谢家这是要让谢九琼死吗?”

“前些时日才见到谢九琼画像,那三年前之事,岂不是和周千无关?”

“虎毒还不食子!亏得谢家还有脸洗白!”

“不要脸!真是太不要脸了!”

“……”

“……”

谢家众人都被这突发状况给弄得懵圈了。

“残雪长老您……你怎么可以……”把实话说出来?谢临渊震惊的看向残雪长老,艰难的吞了吞口水道,“误会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谢九琼她和药坊老板没有关系,和落神山更没有关系……”

“骗子!你还敢骗我!”残雪长老闻言,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谢临渊就扑了过去,“你还敢说姑娘和落神山无关?能够自由出入落神山的人和落神山无关,难不成你们和落神山有关?你们谢家这群害人精,戕害自家女儿不算,还想把我们师徒往火坑里推,我跟你们拼了!”

“自由出入落神山?不!不可能!残雪长老你肯定弄错了……”谢临渊被残雪长老扑倒在地,狼狈不堪,焦急的辩解。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错?骗子你休想再诡言善辩蒙骗我!你们谢家就是处心积虑想要害我们师徒啊!”残雪长老算是看出来了,姑娘和谢家之人这是不睦啊,那他为姑娘出气,岂不是将功折罪?

“残雪长老,我们怎会害你?我们还指望你给我们炼制五品回元丹呢!”谢老夫人见此,赶忙上前拉架。

“怀抱着姑娘这棵大树,你们用得着我给你们炼丹?你们还说不是要害我!”残雪老人红着眼睛怒斥一声,气急败坏的一把毒药冲着谢家众人就撒了过去……

“啊!”

“啊!”

“……”

一时间谢家众人惨叫连连。

一脸血的周大师周千见此,瞄了谢九琼一眼,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看师傅这反应,他就知道他这次算是踢到真正的铁板了,咬了咬牙,周千不敢耽搁,赶忙去帮自家师傅……

场面,顿时陷入混战!

围观众人,膛目结舌。

落神山药坊紧闭的门,此时缓缓打开。

杜问山腆着大肚腩,缓步而出,看着眼前的乱象,正了正色,申明道,“好让你们知道,师……谢大小姐和我落神山关系匪浅,老朽对谢大小姐更是顶礼相待,断无外界谣传的那种关系!”

可不就关系匪浅么?师祖她老人家就是落神山之主啊!

他这做徒孙的,可不得顶礼相待么?

谢九琼闻言,满意的挑眉。

她这徒孙,除了长得丑,其他都挺好,起码很上道!

她是落神山之主的消息,现在可不能爆出来,否则,谢家指不定生什么幺蛾子,毕竟,未嫁女不得有私产,这是自古流传下来的宗法族规,谢九琼可不想因此为人指摘,现在这样,最好不过!

“不可能!这不可能!”

混战中的谢老夫人气急败坏的大吼。

“孽畜!不孝女!我要杀了你!”谢临渊狼狈不堪,目呲欲裂。

“**!那个**就是故意的!她故意隐瞒自己背靠落神山,就是要害我们出丑!啊!”谢珍儿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呼。

“……”

“走了。”谢九琼对混战置若罔闻,不置可否的挥了挥手。

“师……谢大小姐慢走,得空常来药坊喝茶!”杜问山见此,本想跪送,想到师祖大人的叮嘱,众目睽睽之下,却只敢弯了弯腰颔首为礼,就怕暴露了师祖大人的真正身份……

——

落神山药坊门口的事情,转眼传遍王城。

残雪师徒大战谢家众人,最后还在药坊老板面前做出承诺,绝不再放周大师周千出来祸害良家女子,这才狼狈逃离。

谢家所作所为,一时闹得人尽皆知,千夫所指。

而谢九琼洗脱污名,和落神山关系匪浅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一时间钦羡者有之,嫉妒者有之,蠢蠢欲动者亦有之……

——

三皇子府。

“呜,殿下,你可要为珍儿做主啊!那残雪师徒太过分了,打不过竟然还用毒,害的珍儿全身长满了脓疮,殿下定不能轻饶了他们!”谢珍儿包裹成了粽子,面目全非,抱着三皇子的胳膊苦苦哀求……

“残雪师徒已经逃回药王谷,誓不再出,你让我怎么为你做主?”三皇子独孤溯看着谢珍儿满脸的脓疮,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却意味深长的道,“只是传闻谢九琼和落神山关系匪浅,不知道此事可当真?”

落神山啊!

那可是囊尽天下名宿耆老,无数人心向往之的落神山!

若是谢九琼真的和落神山关系匪浅,那他……

“当然是真的!也不知道谢九琼那个**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攀上了落神山这座大佛当靠山,药坊老板都当众亲口承认了,可给谢九琼那个**涨足了脸面!”

提及此事,谢珍儿的脸色分外难看,“就是那个**伙同药坊老板坑了我们谢家那么多银子,最后丹还没练成,祖母和父亲都气坏了,可是娘却让我们暂时隐忍,先派人去打探谢九琼这三年的过往,说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如此,看来是确凿无疑了。”独孤溯闻言,垂眸,掩下了眸底的无尽算计。

“殿下?”

“我还有事,你好好在府中养伤。”

——

谢家经此一事,声名扫地不说,几个主子还都受了伤,在杜姨娘的主张下,难得的消停和谢九琼相安无事。

谢九琼收到杜问山来信,得知谢家接连派出数波探子,甚至重金聘请了黑市之人打探自己的消息,莞尔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