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小妻华丽归来叶笙歌言易山小说免费试读

《偷心小妻华丽归来》 小说介绍

主角叫叶笙歌言易山的小说是《偷心小妻华丽归来》,是作者喵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伴着循环的虫鸣渐起,一抹追光稳稳的落在T台的位置。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候着Tina的出场。黑暗里,言易山眸光一凛,细弱的呼吸逼近,近在迟尺的距离,有一阵若有似无的香味。隐隐的,颈窝处有些莫名的瘙痒,像是…

《偷心小妻华丽归来》 第10章 言腹黑被公然调戏了 免费试读

伴着循环的虫鸣渐起,一抹追光稳稳的落在T台的位置。

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候着Tina的出场。

黑暗里,言易山眸光一凛,细弱的呼吸逼近,近在迟尺的距离,有一阵若有似无的香味。

隐隐的,颈窝处有些莫名的瘙痒,像是类似于发丝拂过的感觉。

如此异样的感觉,配上场内哥特式风格的音乐,让一切变得更加惊悚起来。

突然T台上的那抹光点“嘭”地炸开,极具战汉的灯光特效绽放开,整个会场如威廉古堡般凋零残破阴冷。

巨大的蝙蝠从舞台往观众席“哗”地飞来,鬼叫着从他们头顶掠过。

众人的心脏仿佛被揪住一般,连呼吸也变得紧了。

突然,黑暗里,传来女子恐惧的尖叫声,“啊!有鬼!啊!”

会场的昏暗的灯才“嘭”地打开,所有人不断的寻找声音的来源。

瞬间,众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稳坐主宾席上的言易山面前,不知何时竟然倒挂着一名女子。

那名女子带着金色的面具,穿着紧的黑色蕾丝裙,一只腿悬挂在天花板上,倒挂着,一头青丝自然垂落,她距离言易山的距离,几乎就是鼻尖相抵。

旁边原本仪态万方的秦舒贝,已经吓得腿软,闭着眼,胡乱的挣扎着尖叫起来。

苏念想在旁边看着,禁不住冷笑一声,这还没出手,你就吓得屁滚尿流。她要真出手,你还能活得了几集。

那根黑色的威亚,直接从天花板上落下来,混着光影特效,如今的叶笙歌,就如一只挂在树枝上,随时准备吸血的飞天蝙蝠,摄人心魄。

言易山沉冷的对上那双绿色的眸子,如墨的眸底无风亦无浪。

真是个无趣的人!

叶笙歌挑了挑嘴角,抬手,食指指尖顺着言易山的下巴上抚,末了,突然停在他的眉心。

她这样的姿势,简直是大逆不道。

在众人的惊诧声里,她的手势突然比作成了手枪的形状,对准言易山的眉心,炽烈的性感红唇微微开启,“嘭”!

这无异于是公然的挑衅。

台下的人皆是吓得倒抽了口冷气,言易山沉着脸,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眼前胆大妄为的女人。

只见她冲着言易山眨了眨眼,反脚勾住威亚,整个人翻身而上,然后随着威亚不断往舞台飘去。

影影绰绰的光影里,她食指上闪着蓝色光芒的戒指,却让言易山瞬间溃不成军。

会场内,灯光瞬间暗了下去,五秒后,又再度亮起。

此时的叶笙歌早已换装成功,她孤傲的站在灯光下,傲慢的扬着脖子,目光鄙睨着台下的一切。

一袭黑色的婚纱傍身,头顶华丽璀璨的水晶皇冠,如女王般不可一世。

踩着音乐的节奏,迈开步子,从舞台的起点走向尽头,每一步皆从容,每一眼都只有他。

强烈的灯光里,她被照耀得变成虚无的幌子,金色发丝迷离之中,她的眼睛亮如碧海明珠。

言易山闲闲地坐在原地,万众瞩目之中,平静地看着她。

人群变得沸腾起来。

秦舒贝坐在旁边,目光愤怒的瞪着T台上走来的人,气得用力握紧手里的包,恨不能立刻冲上去撕了她。

这个女人,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失了仪态!简直,就是十恶不赦!

在她仇视的目光里,叶笙歌却深情款款而来,在夜色与璀璨的白光里走进,在言易山的面前停驻,然后突兀地抬手,轻轻地置于他面前。

这无疑,是主动的邀请。

秦舒贝在旁边看得,火气“蹭蹭蹭”地往上蹿,做势就要站起来,却不想别旁边好事的霍琰不期然的伸腿,“哐”地将她给绊回了座位。

言易山并未回应她,始终沉默不语,眸光冷漠疏离。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秦舒贝,皆在等候Tina被拒绝后惨不忍睹,寥落伤心的收场。

谁也不曾想,她竟然眸底含情,嘴角挑笑。

万众瞩目里,倏然上前,反手搂住言易山的脖子,生猛的俯身,主动地将吻送了上去。

那抹烈烈红唇,在闪亮的灯光里,毫无征兆的,稳稳地落在了言易山的唇上。

言易山的脸色瞬间暗沉,眸底神色一凛,即将推出的手刀却因为那份温润的触感忘了出力。

叶笙歌贴着他的唇,猛地一咬,眸子里湛湛的光与他直视,眸光里皆是笑意。

言易山冷着脸,眸光里瞬间燃起犀利的杀意。

却早已是看透了他的情绪,叶笙歌忍不住轻轻地哼笑出声,邪魅的说道:“味道还算不错!”

在老虎即将发难之时,叶笙歌猛地后退,抬手拽着身后的威亚,冲着言易山的胸口就是一脚,借力,整个人“嗖”地蹿了上去。

言易山出手,灵活的拳脚出动,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落了空。

掌心里,只握着一星半点的夜风。

威亚的方向直通房顶,自动化的天花板打开,那抹靓丽的身影直往缀满星子的夜空弹去。

这无疑,是一场炫目的动作片,在场的人,忍不住惊声叹服起来。

叶笙歌看着满眼恼怒的言易山,内心撩起一丝残笑。

夜色里,烈烈红唇挑起的幅度,如最致命的毒药,摄人心魄。

言易山,宣战协议,今日达成。

唇印落章,齿痕为证。

叶笙歌的出场,犹如一场幻境,所有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霍琰愣了半晌,扭头,木讷的看着旁边的沈凉城,闷头闷脑的说道:“大……大哥这算不算是被公然调戏了?”

小说《偷心小妻华丽归来》 第10章 言腹黑被公然调戏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