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乔六个爸爸安乔沈慕沉小说阅读 安乔六个爸爸文本在线阅读

《安乔六个爸爸》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安乔沈慕沉的小说叫做《安乔六个爸爸》,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舒云卷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千亿总裁:六个爸爸团宠我》从小没有爸爸的安乔,一朝之间突然冒出了六个爸爸!总裁、影帝、医学大佬每一个都牛逼到不行,个个争着宠安乔。还有一个多重身份,狂拽炫酷屌炸天的大佬,天天围着安乔求她嫁给他。从此安乔的人生开了挂,不是在被宠,就是在被宠的路上…

《安乔六个爸爸》 第六章:小惩大诫 免费试读

现在的冷心柔也就只能嘴上逞逞能,她心里认定了安乔是个疯子,自己打又打不过她,当然只能搬出家世背景来威胁,她现在不想再跟这个女生多待下去,哪怕是一秒也不行。

“我劝你最好跟我道歉,不然的话,你就等着滚出学校吧!到时候就怕慕沉哥哥都救不了你!”

挨了两次打,可冷心柔的口气还是很硬,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她跟安乔的实力是异常悬殊的,事到如今还在跟安乔摆什么大小姐的架子。

安乔则是很漫不经心的搔了搔耳朵,好像只是一只苍蝇在她跟前乱嗡嗡。

又来了又来了,这个女人烦不烦,以为普天之下,谁都是她的情敌是吗?

还有,冷氏集团?不知道跟夏氏比起来谁输谁赢呢?

“是吗?冷氏?”安乔看起来是心情很好的样子,还佯装出一副很惊讶的嘴脸来,眼神之中又有几分慌乱。

就在冷心柔以为安乔终于知道自己在冷氏面前,就犹如一只蝼蚁一般随时会被碾死,正要给她道歉的时候。突然就看见这个女人耸了耸肩,然后轻描淡写的又吐出一句话:“没听说过。”

冷心柔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转瞬间又沉入谷底,她现在是真的害怕了,安乔在这个学校里看似不起眼,实际上她才是最心狠手辣的那一个。

“我……我错了,你放我走吧……我错了,对不起……”冷心柔心里怦怦直跳,她看着安乔,好像在看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一样,眼泪马上就要夺眶而出,更是连声认错,虽然这很不得已。

看见冷心柔这样,安乔也觉得再继续下去没什么意思,虽然她并不想惹太多麻烦,也饿不想让麻烦来找她。

她松了一下手上的筋骨,又走近一步,冷心柔见状下意识的后退,安乔只是凑到她眼前,又说道:“这次只是小惩大诫,如果下次再让我知道你在背后嚼我舌根,就不仅仅只是打两个耳光这么简单了。”

其实她刚刚并没有多用力,这样拖延时间也只是让冷心柔脸上的红印子再退下去一些,不然等会儿回了班级,所有人都知道出了什么事。

那么她以后的日子,可就是四个字,不得安宁了。

“我知道了,知道了。”

在冷心柔答应以后,安乔才转身往班级里面走去,没有再看她一眼;冷心柔死死地盯着女生的背影,眼里满是怨毒和不甘心,她一个冷家大小姐,凭什么就被乡下来的野丫头这么整治?

这个仇,她一定得报!

冷心柔回教室的时候是低着头的,脸上的巴掌印基本已经没了,整个下午她都安安静静的,安乔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而是专心上课。

冷心柔趴在课桌上,在桌子下面拿着手机发短信:“今晚五点半我们放学之后,帮我教训个野丫头。”

放学铃一响,学生们立刻背起书包作鸟兽状散去,而冷心柔则刻意走的很慢,在安乔收拾好书包走到教室前面的时候,也没有去搭理冷心柔,反而是对方在她背后叫住了她。

“你等一下。”

安乔回过头来,有些纳闷的看着她,她不认为这个女人现在还想挨打,“还有什么事吗?”

冷心柔看到安乔那张脸,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戏还得继续演下去,她露出点怯生生的笑,语气都变得跟白天不大一样了。

“我知道白天是我做得不对,我也不应该那么跟你说话,这样,你能跟我一块回家吗?我们好好聊聊天。”

安乔定定的看了她将近十秒钟,眼睛一眨不眨,冷心柔也大着胆子跟她对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露出心虚的表情。

最终安乔还是松了口,点点头,“好。”

说实在的,她并不认为冷心柔这种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是挨了两下打就能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不过她也不在意,正好看看这个女人,还想做些什么。

冷心柔这才笑了起来,走过去主动拉着安乔的手往外走,安乔有些不适应,只是把手抽了出来,“我们之间好像还没有那么熟,不太好意思。”

冷心柔看起来并不很介意,两个人走到了学校门外,她并没有往对面走,而是往左拐,进了学校后面的一条小巷子里。

她刚刚已经收到了回复,上面只有三个字,“人到了。”

安乔用警戒的眼神看着周围的环境,她知道回家不是走这条路,即便回谁的家都不是,但是她没有转身就跑,而是握紧了手里的手机,更想看看冷心柔还会做出来什么事。

“你的家,好像不在这个方向。”

冷心柔的脚步变得轻快了很多,回头看着她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容,“我不是说了吗,我们要好、好、聊、聊、啊。”

最后几个字她一字一顿,似乎还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与此同时,在安乔背后也出来了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光头一看就是老大,他盯着安乔,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冷小姐,这就是欺负你的那个女的?”

冷心柔这个时候也终于撕下了她维持不久的,伪善的面容,立刻变得咬牙切齿起来,“就是她,你们今天要帮我好好教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