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溺宠:废材小医妃》无错版 凤小九凤琳琅轩辕迟小说全文

《皇叔溺宠:废材小医妃》小说简介

今日推荐一本很好看的穿越架空小说,小说名字叫做《皇叔溺宠:废材小医妃》,书中主要人物是凤小九凤琳琅轩辕迟,是作者给我一块小鱼干倾情打造的一部好文,小说主要内容是:一朝穿越,她被夺清白,名声败尽,被逼与猪成婚。怀揣傲娇的医灵小系统,斗继母,打庶妹,掘地三尺挖渣男。他是唯一一个被赋予国姓的王,权倾朝野,偏偏对她宠溺至深。王妃脸盲,不认得王爷,只凭衣服辨人。今日起,雍京城内除本王外,任何人不得穿玄色。王妃在府门前开堂坐诊,但无人敢来。传令影卫军,全去府前排队看病。…

《皇叔溺宠:废材小医妃》 第1章 清白被毁 免费试读

重……

  身上像是压着一块巨石,让凤小九几乎喘不过气来。

  “呼……”粗重的喘息声落在耳边,凤小九猛地睁开眼,却见自己身上压着一个男人!

  男人带着粗重的呼吸声落在她的颈处,她的衣裳被撕扯开,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什么情况!

  她明明记得自己被那场大爆炸波及,这个男人又是什么鬼?!

  感觉男人的动作不断进犯,凤小九猛地抬起指节,狠狠戳向对方胸前一处大穴。

  男人动作猛地一顿,随即竟是有些痛苦地往旁边倒去。

  凤小九只觉得身上一轻,下一秒,如潮的记忆突然涌入她的脑海。

  “一个傻子,还妄想能嫁给懿王殿下……把这个傻子送到后院那个丑男人那里,就说,二小姐给他开开荤……”

  女人的冷笑声交织着原主痴傻的模样,和府里人羞辱嘲笑的声音瞬间涌入脑中……

  凤小九,不对,应该说是凤琳琅终于明白了过来,自己是穿越了。

  这里是轩辕大陆,而她,则是医学世家凤家的三小姐凤琳琅。

  凤家乃开国元勋,凤琳琅作为凤家的三小姐,本应享受万千宠爱,却因自幼痴傻,母亲早逝而备受欺凌,父亲将她视若弃子,要不是身上还有当今太后亲赐的与懿王的婚事,她恐怕也活不到今天。

  可是,后天就是她大婚的日子,她却被人下了药!还被拖到这个地方,给她找了个残废的丑男人意图毁她的清白!

  扭头狠狠望向那个痛苦倒在一旁的男人,凤琳琅撑坐起身,而后一把揪过对方的衣领,“什么丑男人也敢玷污本仙女……”

  入眼的瞬间,却猛地呆住。

  黑暗中,男人一双凤眸邪长冷冷与她凝视,虽然神色有些痛苦,但五官如刻,俊美无虞。

  这、这是丑男人?!

  这长相都叫丑,那好看的标准得特么多高!

  凤琳琅咽了咽口水,却见对方额角青筋暴起,显然症状有异。

  伸手,猛地抓过对方的手腕,凤琳琅杏眸一凛。

  脉象冲急,是体内毒火在刚才那记大穴刺激下引发毒火上行。

  要是放着不管,不出一小时毒火攻神,这人一准嗝屁!

  “看在你颜值高的份上……”

  这样说着,凤琳琅干脆下床。

  身为一名雇佣军医,凤琳琅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急病,冷静地扫视四周,在角落的抽屉中翻出一个针包。

  条件简陋的情况下,她向来是不讲究的。

  捻起一根针,随手在自己脏兮兮的衣服上擦了两下,然后干脆地戳破了男人眉心,待到眉心滚出几颗豆大浓黑的黑血,又分别在对方四个手指头上也戳了几针,男人痛苦的神色稍缓。

  凤琳琅又捻起那根针,控制着力道和手法缓慢扎入男人胸前的一个穴位,在没入三分之一处便堪堪停下。

  绣花针不同于针灸针,不能深针。

  随着绣花针立在胸口,男人头上暴起的青筋终于平复,凤琳琅松了口气,刚要继续压制对方体内的毒火,不料手上蓦的脱力,原主体内的药效发作了!

  麻蛋!

  什么时候不好发作偏挑这种时候!

  绣花针噌的一声落下地上,甚至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凤琳琅感觉到男人的滚烫如炙的气息,再次被压倒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混蛋!

  衣裳被解开,身下痛楚传来时,凤琳琅悔得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混蛋……

  这个仇咱们结下了!

  ……

  再次睁开眼时,眼前便是稍显残破的闺阁,这是凤琳琅原来的房间。

  昨晚的男人已不见踪影,凤琳琅躺在床上,感受着浑身上下传来的酸软无力,凤琳琅恨得直磨牙。

  被炸死,被穿越,还被睡了……

  短短一天内,她就经历了人生两次滑铁卢。

  这是耻辱!

  不把那个男人揪出来撕成两瓣,她就不叫凤小九!

  手掌用力拍在床板上,却见一道光蓦的从她手上射出。

  凤琳琅低头,只见自己手腕上莫名多出一个通体墨绿内通纹理的玉镯子,那镯子上锥着一颗黑曜石,那道神秘的光便是从那颗石头里投射出来的。

  “叮!系统已激活,请输入口令。”

  奶声奶气的声音,像是直接传导在大脑里的一般。与此同时,黑曜石中间闪着墨色的光,透着丝丝诡异……

  镯子……说话了?

  凤琳琅一双眼紧紧盯着黑曜石不放。

  黑曜石的光在她的注视下莫名泛出一点红晕,连带着脑海中的声音都有些结巴,

  “口、口令!”

  凤琳琅还是不说话,径自盯着石头不放。

  黑曜石像是急了,红光更深。

  “口令!口令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