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凝雪萧北堂雪 叶凝雪萧北堂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侯爷,你夫人爆马甲了》小说简介

主角叶凝雪萧北堂的古代言情小说,书名《侯爷,你夫人爆马甲了》是作者凤千兮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十年倾慕,一朝成婚,她被他打入地狱,爱恨蚀骨。他恨她!她也恨他!为了能有足够的力量和他对抗,她纤手抡起大刀,入军营成主帅,威慑敌军,封将成凰,让他跪下唱征服。从前,她爱他,她想成为他的女人!后来,他爱她,他想成为她的男人!…

《侯爷,你夫人爆马甲了》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首领,柳萱萱要求叶凝雪做她的服侍丫鬟,属下是否应该答应?”

三楼天字号房,凤三娘单膝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询问那戴着黑色面具的男人。

“本座说过,除了生死,一切如常。”

面具男人沉声回答,“这种事情以后不必要来问我。”

“但是……”

凤三娘迟疑了一下说,“柳萱萱不是善类,可能会虐待叶小姐。”

“这事让她自己解决,你只要保障她的安全就足够了。”

面具男人冷冷的说。

“是的,首领,属下明白。”

凤三娘嘴里说明白,但心里还是挺不明白的,更加不明白首领和叶凝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似乎关心着叶凝雪,却又对她艰难活着漠然以对。

“阿叶,从今天开始,你就专职服侍柳姑娘。”

凤三娘对叶凝雪说。

叶凝雪内心是无比抗拒的,但知道抗拒无效,只好提出要求,“凤老板,我能不能只是白天侍候,晚上有自己的时间?”

晚上必须要和丑婆子一起,听她教导武功,早上三更要起床练功,如果成为侍候丫鬟,必须得一天到晚都跟在主子的身边。

“可以!”

叶凝雪没想到凤三娘会这么爽快的答应,而且不问缘,有点意外,甚至有点感动。

叶凝雪来到柳萱萱的房间,看到她穿着红色透明的纱裙,伏在一个老男人的怀里,手里拿着一颗葡萄,娇笑着把那粒葡萄递进老男人的嘴里,满脸浪意,情不自禁的想起柳萱萱当日骂她的话。

呵!

到底是谁天生就贱呢?

柳萱萱看到叶凝雪来,眼底掠过一抹怨恨之意,随即又笑盈盈的对那男人说,“黄员外,你知道她是谁吗?”

黄员外看向满脸“蜡黄”“乌黑”的叶凝雪,一脸不屑的说,“没兴趣知道一个杂役是谁。”

“叶凝雪,凤老板已经把你派送给我为丫鬟,以后我就是你的主子,我说一,你不许说二!”

柳萱萱指着地上,对叶凝雪命令,“过来,跪在这里!”

“你并不是我的主子,我只是来服侍你的杂役而已,只供你使唤干活。”

叶凝雪冷冷的拒绝,腰板站得直直。

让她跪柳萱萱这賎人,那是不可能的!

“叶凝雪,你大胆,信不信我让三娘惩罚你?”

柳萱萱大怒。

“信。”

叶凝雪淡淡的回答,“我宁愿被三娘惩罚,也不会跪你,因为你不配!”

“我不配?叶凝雪,你以为你比我高尚?”

柳萱萱冷笑了一声,然后对黄员外说,“黄员外,你不认识她实在是太可惜了,她可是里尚书叶岳尧的女儿叶凝雪,嫁给萧侯爷,结果因为不贞不洁,第二天被侯爷用猪笼送出侯府的那个。我以前和她是好朋友,她以前经常让我帮她打掩护,然后去和一些男人干苟且之事,可贱了。”

“哎呀,原来是她啊?我以前就听说她长得十分的美貌,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黄员外色眯眯地摸着柳萱萱的粉脸说,“远远比不上柳姑娘你美貌。”

“黄员外,你可错了。”

柳萱萱忍着恶心把他的老手拿下来说,“她现在脸上涂着碳灰,一旦洗干净,可是国色天香。”

“咦?看起来是这样子。”

黄员外看着叶凝雪,浑浊的双眼放光,“如果能和尚书的千金,侯爷的下堂妻过一晚,一定会很开心。”

“黄员外,你何不去问凤老板呢?”

柳萱萱娇笑着推开黄员外说,“到时候别忘记了我哦?”

叶凝雪就冷冷地看着他们,不慌不乱,像他们所说的,和她完全无关。

她这淡然自若的样子,越发的激怒柳萱萱。

柳萱萱继续煽动黄员外。

黄员外心动,下床出门去找凤三娘。

“叶丫鬟,去给我端盆洗脚水过来,给我洗脚。”

柳萱萱对叶凝雪高高在上的命令。

“好。”

叶凝雪走出去,端了一盆热水进来,放在柳萱萱的面前。

“帮我洗脚,这是丫鬟的分内事。”

柳萱萱把她的脚伸到叶凝雪面前。

没想到叶凝雪也不反对,真的像个丫鬟一样,把她的袜子鞋子脱掉,帮她洗脚。

“叶凝雪,看到你这么卑微,我真的很痛快。”

柳萱萱把湿漉漉的脚猛地从盆里提起,把洗脚水洒在叶凝雪的脸上,然后哈哈大笑,很是高兴。

做伎女又如何?

至少曾经高高在上的叶凝雪得为她服务,被她羞辱。

一想到这里,柳萱萱这些日子的郁闷之气全消了。

叶凝雪默默地把脸上洗脚水,用衣袖擦了一下,却不小心把她用碳灰遮掩住的肌肤露了出来。

白皙皎洁如凝脂白雪。

柳萱萱从来都是妒忌叶凝雪的皮肤的,用尽了各种上好的护肤品,都不及叶凝雪的肌肤十分之一,有几分蜡黄,甚至毛孔略显粗大,只能涂上厚厚的一层胭脂水粉。

而叶凝雪自带美妆,平时最多是画画眉毛,点点朱唇,就已经是艳丽动人了。

柳萱萱的眼底,浮上一抹怨毒,迅速的伸出她那留着长长指甲的手,往叶凝雪的脸抓过去。

叶凝雪练武已经多时,尽管还是初学者,但是,反应速度已经不是常人了,感觉到柳萱萱的杀意,迅速的侧脸避开,伸手一把抓住柳萱萱的手,用力一拗!

“啊!”

柳萱萱惨叫一声,痛得抖着手腕在床上打滚。

叶凝雪微微的怔了怔,她没想到自己的力气竟然这么大了,可以把柳萱萱的手腕都拗断,心有点慌乱,害怕凤三娘会惩罚她。

听到惨叫声,凤三娘急忙赶来,看到发出惨叫声的是柳萱萱,暗自舒了一口气,摆着柳腰,摇着小香扇上前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三娘,我被叶凝雪拗断了手腕,呜呜!”

柳萱萱惨兮兮地哭诉,“希望三娘能惩罚她,把她的双手打断。”

“三娘,是她想要抓我的脸,我才反抗的,没想到会用力过度。”

叶凝雪可不能坐以待毙,急忙争辩解释,心里极其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