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萌宝:神医娘亲又爆马了》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谢九琼帝御小说全文

《团宠萌宝:神医娘亲又爆马了》小说简介

主角是谢九琼帝御的小说叫做《团宠萌宝:神医娘亲又爆马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苏小白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成了大着肚子的孕妇,被极品家人挖了灵根,嫁给七十岁变态老头?谢九琼作为堂堂一神祇,如何能忍?打脸,必须马不停蹄!谢小宝:爹爹,娘亲又爆马了!好多男人排队等着和娘亲相亲!国师大人惊:什么?快随本尊前去!谢小宝:爹爹,干嘛去?国师大人咬牙切齿:排队相亲!…

《团宠萌宝:神医娘亲又爆马了》 第五章 重归谢家,下马威! 免费试读

第五章重归谢家,下马威!

“你!你是大小姐!”看清谢九琼的样子,门房顿时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惊呼。

“没错,就是我。”谢九琼挑眉,轻哼,“不是你们在悬赏寻找我?怎么,如今我回来了,你们就是如此迎接我的?”

“是是是……”门房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屁滚尿流的往谢府内跑,一边大喊道,“大小姐回来啦!把大少爷弄太监的大小姐回来啦!”

谢九琼闻言:“……”

你家大少爷就算变成了太监,你也不用喊的这么明目张胆吧?

就不怕挨揍?

“谢九琼!真的是你这个孽畜!你还敢回来!”谢临渊来的很快,看到门前只有谢九琼一人,并无她那傻子娘的影子,谢临渊暗自松了口气,抬手就是一巴掌招呼了过来。

可是……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巴掌还没扇到谢九琼脸上,就被谢九琼抬手捏住,举重若轻的一折。

“啊!”

谢临渊抱着断手,发出杀猪叫。

“我可不是回来挨巴掌的,谢老爷,你该不会忘了为何要找我回来了吧?”谢九琼奕奕然的收回了手,吹了吹指尖道。

“你!你这个孽畜,三年不归家,才一回来就伤了我这个亲爹,你目无尊长!”谢临渊疼的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子滚落,气急败坏的拔出长剑,“我今天就杀了你清理门户!”

“夫君!夫君不可以!”

杜姨娘,就是如今的谢夫人杜秋荷恰到时分的赶来,抓住了谢临渊的胳膊,苦苦哀求道,“夫君,大小姐她毕竟是你的亲生女儿,纵然她有千般错,虎毒尚且不食子,你怎么可以杀了她……”

“秋荷!你就是太善良了,她将远儿害成那样,你竟还为她求情!”谢临渊看着爱妻,脸色舒缓了许多。

“夫君,大小姐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可我好歹是她的继母,总归是盼着她好的……”杜秋荷闻言垂眸,眼底的恨意一闪而没,面上却一片慈母模样。

谢府门前不知何时早已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见此忍不住的纷纷唏嘘……

“那就是谢家的大小姐谢九琼?她怎么突然回来了?”

“谢夫人果然宽仁大度,唯一的儿子被谢九琼害成太监,她竟然还为她求情。”

“谁说不是?换成是我,早恨不得把谢九琼大卸八瓣了!”

“谢九琼还真是厚颜**,当年未婚先孕给三皇子带了绿帽子,谢夫人好心好意给她寻了夫家,她不识好人心伤了谢府大公子逃婚,如今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回来!”

“……”

“……”

四周口诛笔讨之声不断,谢夫人低着头,眼底的冷笑一闪而没。

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谢九琼声名狼藉,人人得而诛之,她才能为所欲为,不用顾忌其他。

“啪啪啪!”

击掌之声传来,打断了众说纷纭。

谢九琼一边鼓掌,一边看着杜姨娘冷笑道,“杜姨娘还真是良善,当年枉顾我身怀六甲,生生挖走了我的灵根不说,还要把我送给性喜虐待孕妇的七十岁老头子刘老太爷为妾,好为你的儿子换取三品灵丹,良善的还真是感天动地,可歌可泣!”

谢夫人闻言,脸上闪过一抹慌乱之色。

“什么?谢九琼的灵根被挖了?”

“还是大着肚子被挖走的灵根?残忍!这太残忍了!”

“刘老太爷是性喜虐待孕妇没错,当年还到谢家闹过,原来竟是因为此事?”

“用身怀六甲的女儿换三品灵丹,谢家还真是不要脸,竟然干的出来!”

“……”

围观群众话锋一转,开始对谢家极尽声讨。

谢九琼见此,满意的笑。

谢临渊当即黑了脸,手疼脸更疼,张口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杜姨娘更是急的满头大汗,他们当初的所作所为,能做不能说,没想到向来窝囊怯懦不敢多言的谢九琼,竟然当众说了出来!

如今谢家名声有损不说,还害的她辛辛苦苦维持多年的宽厚仁慈形象土崩瓦解!

杜姨娘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心疼的都快窒息了!

“都在门口杵着做什么?!还嫌不够丢人现眼?!”

谢老夫人拄着拐杖,在下人的搀扶下赶来,对着谢九琼几人呵斥道。

“娘。”

“娘。”

谢临渊和杜姨娘正不知该如何收场,听到这声音顿觉如蒙大赦,赶忙迎了过去。

“哼!没用的东西!连自己的女儿都管不住,由得她在这儿胡言乱语!”谢老夫人一拐杖敲在谢临渊身上,转头看向围观的众人,威严的道,“当年挖走谢九琼灵根,是老身做的主,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老身也是怕她身怀极品灵根惹人觊觎,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没想到竟然惹来如此误会。”

“那刘老太爷呢?老夫人该不会说,当年刘老太爷到谢家来闹也是空穴来风吧?”有围观的群众当即扬声问道。

“……”谢老夫人闻言,沉吟了一下皱眉道,“当初刘老太爷确实许诺用三品灵丹换谢家一孕妇,只是那孕妇并非谢九琼,而是家中一个身怀六甲的仆妇。”

谢老夫人说着,恨恨的瞪了谢九琼一眼。

谢九琼见此,挑衅的一笑,无声的道,“没用的,老虔婆!任凭你如何描补,都徒劳无功!”

谢老夫人气的险些绝倒,指着谢九琼颤颤发抖。

“不管是谢九琼还是仆妇,谢家明知刘老太爷是什么样的人,还与他狼狈为奸,都其心可诛!”

“没错!谢家和刘老太爷就是一丘之貉!”

“……”

谢老夫人越描越黑,围观群众愈发的义愤填膺。

仆妇一般的弱者,更能激发人的保护欲,较之谢九琼这个谢家大小姐,在群众眼中越发的鲜活,越发的感同身受……

一时间,谢家苦苦维系多年的高高在上世家形象,冰山溃角,岌岌可危!

“噗!”

本以为可以力挽狂澜的谢老夫人,没想到弄巧成拙,气的一口老血喷出,仰面倒地。

“娘!娘你怎么了!”

“娘!来人!快来人啊!”

“……”

谢临渊等人见此,顿时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