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雅秦子琛小说 赵小雅秦子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小说简介

作者颖儿编写的《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赵小雅秦子琛是这本小说的主角。全文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主要讲述的是:她本是中医世家出身,自小家境优越,又颇有天赋,眼看前程似锦,一朝却遭遇了车祸。意外过后,她穿越到了不知名的朝代,被人嫁给了六十多岁的员外,愤而自尽醒来。自小被领养,养大就是为了给自家亲儿子攒聘礼,更兼幼年时被开水所烫,毁了容。赵小雅无语问苍天,还能再惨一点么?一转头,却被一只瘦骨嶙峋的野狼盯上。以命相搏杀了野狼,赵小雅意外得到了一个暗藏空间的镯子。看来,老天也不至于对她太坏。钱可以赚,脸可以医,从人人可欺的小农女一路奋斗,过五关斩六将,发家致富的同时收获了大把名声。唯一烦心的嘛,就是那个牛皮糖一样贴上来的男人了!…

《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 第十三章 交易 免费试读

刘寡妇已经好久都没被人这般指着鼻子骂过了,偏偏对方说出来的话还这般恶毒难听。

这心头的火气一上来,她哪里还记得自己答应过秦子琛什么,立马就把河边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她俩的嗓门都不小,又都是浣花村里出了名不好惹的主儿。方才那几声大吵大闹早就把周围的人都引过来了。

刘金花这么一说,话便被周围的村民全听了去。

李芬芬自然是不信的,叉腰瞪着她,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编故事也不知道编个靠谱点儿的。那秦公子是什么人,犯得着去拿你的东西?还真是高看自己!”

“那当然是因为老娘风韵犹存!”

刘寡妇颇为风骚地拨弄了下自己的头发,然后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故意朝着李芬芬晃了晃,”瞧见没,这就是秦家小子给我的补偿!”

那银子看着不小,光凭刘寡妇自己是断然赚不来的。也几乎是进一步证实了她方才的说法。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刘寡妇所言吸引的时候,只有李芬芬死死盯着那锭银子,仿佛看到了自己还没到手就没了的银子。

整整四两银子啊,她哪里还能忍得住。当即便扑上前去,跟那刘寡妇扭打在一起。

“李芬芬,你疯了!”

“断老娘财路,打的就是你!”

泼妇打架尤为凶悍。周围人一见不妙,赶紧上去拉架。

李芬芬最终还是没能把那两银子拿到手。倒是刘寡妇的话随着看热闹的几人很快传开了去,闹得浣花村里人尽皆知。

为了让李芬芬暂且打消把自己卖掉的念头,在她回家之后,赵小雅承诺每日交五个铜板给她。

“才五个铜板?你打发叫花子呢!”

李芬芬双眼一瞪,满嘴怪叫。

刚才那秦家少爷可是打算花五两银子买她呢!五个铜板和整整五两银子比起来,未免也差太多了!

赵小雅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的火气压下,耐着性子同她细说:”娘,你想一想,每天五个铜板,这长年累月下来,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她心知李芬芬贪婪本性,于是故意摸了一把自己满是疤痕的脸,凑近过去。

“我如此容貌,哪怕去了那些老爷家里,只怕也无法像蒙蒙堂姐那样时常补贴家中。倒不如让我留下来偶尔上山采药,也好为大哥攒些聘礼。”

“滚开,离我远点儿!”

李芬芬被她丑陋的面容吓了一跳,赶紧挥手将她推开。

然后才转了转眼珠,觉得赵小雅刚才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一次到手的大笔银子和长久的摇钱树比起来,两者的优劣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李芬芬心里这会儿已经有些动摇了,但脸上却并不表露,反而像是看破赵小雅的目的一般,扯出一抹得意的冷笑。

“要想不嫁人也行,每天老老实实上交二十个铜板,老娘就放过你!”

赵小雅在心里啧了一声,暗道这李芬芬这是狮子大开口。

但脸上却哭丧着脸道:”那山就这么大,药材又是年份越久越值钱。娘啊,你让我上哪去弄这么多钱!”

她故意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泪水,话音一转,”要不你还是把我嫁人算了,我给老爷家采采药,兴许能过得好点……”

一听大笔银子就要落进别人的口袋,李芬芬哪还顾得上威胁,直接嚷嚷道:”那是我的银子,你怎么敢给别人!”

赵小雅不说话,只捂着自己带着丑陋伤痕的半边脸盯着她。

犹豫了一会儿,李芬芬总算还是妥协了。

“五个就五个!别在这儿给我哭哭啼啼的,晦气!”

虽然明显是交易,但李芬芬语气凶狠,简直认为赵小雅交钱给她是什么理所应当的事。

换做别人只怕早就翻脸了,但赵小雅却并不在意。

李芬芬一答应,她便立刻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确认四下无人后,她咬破食指,往腕间镯子上滴了一滴血。

一阵光亮在她房中骤然亮起。

赵小雅欣喜地看着上次砍柴时顺手种在空间里的几株草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口中感慨道:”看起来都长得不错。这方空间果然是个宝物!”

眼前的药材青翠欲滴,比她前两日放进来的时候粗壮了一倍不止。再这样下去,想必再过不久,便能抵得上那些百年份的药材了!

她忍着立刻上手实验药效的冲动,仿若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到时候把你们卖了,我手握银钱,在这个家里也算多少有些底气。”

到那时,她与便宜老爹也能过得安稳些。

浣花村附近的山确实不大,而且还十分平缓。赵小雅上山砍柴的时候,只用一点时间便能翻到山的那头去。

原本她到这边来只是为了丰富自己空间药田的种类,没想到还没走出多远,便见到一只浑身抽搐、干呕不止的狐狸。

她急忙走过去查看,打算出手相救,但很快便眉头紧皱,”这是……”

不是中毒,也不是普通病症。

甚至就连她也一时看不出这是个什么病症。

因不敢贸然用药,见狐狸还有半条命在,赵小雅便朝四周望了望,小心翼翼将狐狸塞进了镯子的空间里。

待到夜深人静,再无人来回走动之时,赵小雅并未入眠,反而悄然进了镯子中。

“吱——”

见她出现,狐狸警觉地发出叫声,比赵小雅捡到它的时候可要生气蓬勃多了。

但尽管如此,它却似乎仍旧站不起来。

注意到它不知什么时候爬到那汪灵泉旁边,赵小雅心知应该是那泉水的功效让它好受了些,便忍不住笑道:”你还真是聪明,这么会挑好东西。”

一边说着,她不顾狐狸的挣扎将它抱起来放到膝上,借着药田里的各种草药,比白日更加详细地检查起来。

然而这一看不要紧,很快,她竟得出一个毛骨悚然的结论来——

“这狐狸到底是哪里来的?它这哪是普通病症,简直像是……瘟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