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婿》免费试读 陈诺苏雨晴小说章节目录

《罪婿》小说简介

罪婿》是最近热门的都市生活小说,该小说主角是陈诺苏雨晴,该作者那根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陈诺苏雨晴的故事动人心弦。《罪婿》小说讲述了:豪门弃子入赘老婆是女神,老子是罪人!直到有一天,忍无可忍…

《罪婿》 不跟狗计较 免费试读

最后的话,特别有威力,让苏雨晴的良心都被刺了一下。

她很崩溃的点了点头,扭头看了一眼银行大门口,欲哭无泪。

“陈诺,感谢你的朋友了。可你看看那边那些嘴脸啊,万一……”

陈诺放眼看了看,嘴角一抹冰冷的虐意浮现。

十好几个苏家人在苏秀阳和苏秀琳的带领下,已经全部赶到银行大门口了。

苏雨波也有点好奇的样子:“哎,爸,小姑,你们……大家怎么都来了啊?是来看某人的笑话了吗?”

苏秀阳冷瞟了这边陈诺夫妻二人,“我哪有看笑话的心思?有人想拿我们家的产权来贷款呢!问题是我同意了吗?”

他妹妹苏秀琳,也才三十出头的妇人,成熟到炸的身材,漂亮的脸孔挂着冰霜,冷道:“一个废物能贷到什么款?明显就是精神不正常了!”

“呵呵,就是啊,一看就精神有问题。”

“唉,真丢我们苏家的人啊!”

“……”

孙恒刚哈哈一笑,“我说,苏家的各位,别这么说他俩了。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吃苦头不回头的。我孙恒刚一心为苏家着想,只要大家支持我的想法,苏家欠的三亿,我连本带利免掉了,甚至再拿三亿出来支持苏家振兴。这是我对素兰阿姨的承诺,也是对苏家的承诺。今天这么多人在,我还是这么说。”

苏雨波第一个跳出来,“唉,雨晴姐,你别傻了行不行啊?孙少对你多好啊,可长点心吧!那是里外里六个亿啊,我的天啊,这世上还有孙少这么厚道的单身贵族吗?”

苏秀阳也是点头感慨,“孙少真的有心了,有心了。可惜我那侄女啊,真是死心眼子……”

“苏雨晴,你瞎了吗?看看孙少,高大体胖,一副菩萨相,比你那废物老公气场强多了吧?你真是不知好歹啊你,真气死人……”苏秀琳浓郁的讽刺伴着暴脾气。

其他苏家人也是你一言我一语,拍着孙恒刚的马屁,讽刺的口水怕是都要把苏雨晴和陈诺淹死。

完全不考虑夫妻二人的感受。苏全光答应的三天期限,也根本就像是放屁一样。

苏雨晴冷着脸,心里难受得要死,还得强忍着。

陈诺拉着她的手,走向银行大门来。

一路走,苏家憎恨的眼光都能杀死他了,他却一概无视。

孙恒刚整个人全身心的舒服,感觉二百多斤的身体都要飘起来了。

“好了,苏家的各位亲朋,这太阳西来很热啊!我还是打个电话让银行开门,空调打开,大家一起进去坐坐吧!一定是最好的茶水服务,就我一句话的事儿。毕竟,今天下午丰恒的门,也就我能开了。”

说罢,他拿起手机,免提打了张小洲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

张小洲刚把副行长许洪伟叫走,很客气的在电话里笑说:“哎呀,是孙少啊?”

“张总,我在丰恒支行大门外呢,开下门,太热了今天,别热坏了我的亲朋好友了。”

“呵呵,监控里看见了看见了,孙少和大家辛苦了啊,我这就来开门啊,您等等啊!”

孙恒刚挂了电话,一摊手,满脸自信的微笑,向着陈诺挑衅:“看,就我一个电话的事,你行吗?”

陈诺装着没看见,拉着苏雨晴,离远一点好了。

苏家人又是一阵捧。

“啧啧啧,还是孙少面子大。”

“那可不,听人家张总对孙少讲话都好客气……”

“就是就是……”

苏雨晴心里倒是有点好奇,这张总的声音,和给她打电话的张总怎么不一样呢?

不过,疑惑之时,银行的电动卷闸门缓缓升起。

孙恒刚微微一笑,粗实的肥臂一展,“门开了,诸位里边请啊!哦,雨晴,还是你俩先请吧,呵呵……”

一脸暴虐般的笑意。

苏雨晴看都不看他一眼,陈诺淡道:“老婆,既然狗都学会客气了,我们人也要配合一下的。”

说罢,拉起苏雨晴,还真的先进去了,大步昂然。

孙恒刚气得浑身一抖,暗自咬牙,废物,老子不跟你嘴炮了,今天你一个子儿也贷不到,回头乖乖送老婆!

下一刻,陈诺和苏雨晴就遇到麻烦了。

张小洲亲自在里面迎宾柜台用遥控器开卷闸门,看到这一幕,当场喝斥道:“哎,你俩是谁?闯进来干什么?站住!”

这脸,必须给孙少打回来。

顿时,孙恒刚心头舒服多了,一脸笑,还继续引着苏家一帮子人往里面走。

“哈!张总张大行长,好久不见啊!来来来,这些以后都是我的亲戚朋友啊!”

张小洲点头陪着笑,叫道:“来人,把孙少的亲戚朋友们引到那边贵宾大厅,好烟好茶伺候着。”

马上,两个还没来得及换工资的大堂接待就过来了。

张小洲霸气的一指陈诺夫妻二人:“保安,过来,把那两个人看住,不许闯进来!真是的,把我这丰恒银行当商场了?是不是个人都往里蹭空调吗?”

“好的,行长!”

先前俩保安进去就锁了门,这会儿马上跳出来,朝陈诺二人奔了过去,嘴里呜呜喳喳,必须在行长面前表现好。

“赶紧滚吧!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还真当这里是免费吹空调啊?”

苏雨波看着从那边过来接待他们的银行女职员,舒适无比的摇了摇头,“哎呀,这里真凉快呀!”

心里却在哈哈大笑,这笑话看着爽!

张小洲啊,真是个狠人,太给孙少面儿了。

陈渣狗,你还贷你妈卖批呀?

苏雨晴被这样的待遇气得要哭了,好想甩开陈诺的手,大骂一通就走人。

姐受不了了,不搁这呆了,什么贷款啥的,都死一边儿去吧!

谁知陈诺冰冷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来了。

“今天,苏家的人我不管,毕竟还算是亲戚。”

“某些狗,我也不想管,毕竟跟狗计较,显得我也狗了。”

“但这丰恒银行的俩狗保安,饭碗不保。毕竟我在门外看他们就不顺眼。”

“还有你,张行长张小洲是吧?”

说着,陈诺还看了眼大厅墙壁上的银行职员风采展示栏,接着点点头,“是的,看那狗头像和名字,的确是你。恐怕你将从这里爬出去,永远滚蛋了。”

“哦,还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陈诺,这我妻子苏雨晴,我陪她来办贷款的。”

一番话出,全场一片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