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赵小雅秦子琛小说阅读

《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是颖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小雅秦子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本是中医世家出身,自小家境优越,又颇有天赋,眼看前程似锦,一朝却遭遇了车祸。意外过后,她穿越到了不知名的朝代,被人嫁给了六十多岁的员外,愤而自尽醒来。自小被领养,养大就是为了给自家亲儿子攒聘礼,更兼幼年时被开水所烫,毁了容。赵小雅无语问苍天,还能再惨一点么?一转头,却被一只瘦骨嶙峋的野狼盯上。以命相搏杀了野狼,赵小雅意外得到了一个暗藏空间的镯子。看来,老天也不至于对她太坏。钱可以赚,脸可以医,从人人可欺的小农女一路奋斗,过五关斩六将,发家致富的同时收获了大把名声。唯一烦心的嘛,就是那个牛皮糖一样贴上来的男人了!…

《穿越之农女的幸福田园》 第六章 真正的小偷 免费试读

虽然这才只与这个”哥哥”见第二面,但就这人方才在镇上的那点行径,赵小雅已经明白这人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毕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由李芬芬一手带大的儿子又能是什么好东西。全都是欺软怕硬,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指认她的时候信誓旦旦趾高气昂的,这会儿却连跟她对个眼神都不敢,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赵小雅心里瞬间有了底气。

收回目光,像是忘了刚才那些七嘴八舌的恶语似的,对着李芬芬笑了一下。

“反正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听的,那我也不辩解了。不过就是找小偷吗?把大家的屋子都搜一搜,银子从谁的房中搜出来了,那就是谁拿的。”

她这话说得轻松,好像真是问心无愧的样子。

其他人还没当一回事,赵以宣自己就先慌了,急忙扯了一下李芬芬,高声叫道:”娘,你别听这死丫头狡辩!要真不是她拿的,她哪来那么多钱去镇上吃饭!”

“看我把剩下的银子从她身上搜出来!”

他说着,作势就要转身去抓赵小雅的胳膊。

赵小雅躲开,冷眼看着他道:”听说堂姐这次捎回来的银子不少。那么多的钱,就算真是我拿的,也不可能一次全揣身上,直接搜出来不是更能定我的罪吗?诶,大哥,你急什么?”

这声”大哥”实在叫得恶心,不过为了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他的身上去,赵小雅也就忍了。

果不其然,她的话音刚落,陈杏芳立刻就变了脸色,双手叉腰瞪向赵以宣,连带着脸上的肥肉都跟着抖了抖。

“就是,我家的银子丢了,跟你小子有一文钱关系吗?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赵以宣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又加上多少有些心虚,直接就梗着脖子大声嚷嚷回去,”二婶,话怎么能这么说呢!好歹也是我把这死丫头揭穿的……”

后头的话还没说完,李芬芬就已经踩了他一脚,直接把后面那些话全都堵了回去。

别的不说,赵蒙蒙这次捎回来的银子的确是让人眼红。李芬芬从看到那笔银子开始就在合计着怎么从二房的嘴里抠下一点来,哪能真让赵以宣把二房给得罪死了。

“都消停一下,还找不找银子了!”

李芬芬嗓门大,又是大房的掌权人,这一声吼下来,混乱的场面居然还真安静了几分。

她恶狠狠地剜了赵小雅一眼,这才接着说道:”既然你要搜,那我们就搜,也免得说老娘冤枉了你!”

说完,一群人便浩浩汤汤地挪了几步,去了赵小雅的屋子外。

而屋子的主人却慢悠悠地跟在人群后面,眼里充满了看好戏的戏谑。

至于李芬芬刚才为什么一反常态同意她的话,还不是她这个养母惦记人家的银子,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卖个好。

原来的赵小雅在赵家并不受宠,屋子里自然也没摆放什么东西。一个柜子一张床,就是能够翻找的唯二两处了。

陈杏芳亲自动手,三两下就把这里翻了个底朝天。

“这……没有啊。”

绕是再不讲理,她也明显愣了一下。另外几人更是面面相觑。

赵以宣心里门儿清,死丫头本来就没有拿那些银子,又怎么可能在这里搜到。

只是这一点他又怎么能让别人知道。

趁着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又跳出来指责赵小雅的鼻子叫道:”死丫头,还不快说,剩下的银子都被你藏到哪儿去了!”

赵小雅就喜欢他这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咧嘴笑道:”大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都是你在说我偷东西,但是证据呢?这才只搜了我一个人的屋子,余下的人也不是都没有嫌疑。”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明明已经看了这么多年的丑陋面孔了,这会儿瞧见她扯出一抹笑容,赵以宣竟头一回觉得心惊。

只不过还不等他接话,赵小雅便又接着说道:”既然大哥这么关心这件事情,那不如下一个房间就看看你的吧。反正离得也近。”

“不行!”

她话音未落,赵以宣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不行?”

赵小雅故作疑惑道:”刚才大家可都看见了,我的屋子里压根儿就没有半个铜板。要想找到银子,剩下的屋子肯定都是要搜一遍的。”

寻钱心切的陈杏芳立马插话,”就是!在这儿的哪个不是你的长辈,你一个大老爷们羞什么?”

别说她,就连向来视子如命的李芬芬这会儿也觉得他有些胡搅蛮缠了。找个银子都这般磨磨蹭蹭的,不是挡她的财路是什么?

她直接上手把赵以宣推开,抬脚就往那边走去,”以宣你让开,娘在这站着呢,不会把你屋子给弄乱的。”

有她带了头,剩下的人自然也跟着过去了。

赵以宣好歹是大房的独苗,陈杏芳心里再着急,也不好像刚才搜赵小雅的屋子那样弄得乱七八糟。于是她索性就在旁边站着,看着李芬芬过去翻找。

人都已经进来了,赵以宣不敢再有什么大动作,生怕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来。只能满脸紧张地盯着他娘的动作,后背一片冷汗。

李芬芬当然是相信自家儿子的,敷衍似的随意翻了两下就要起身。赵小雅却突然发出”咦”的一声。

大家看过去,只见她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赵以宣的床边。

“这是什么东西?”

她伸出手,从乱糟糟的被褥里面摸出一个做工不错、绣着荷花的钱袋来。

陈杏芳尖叫一声,扑上来一把把钱袋抢了过去。

“这是我家蒙蒙捎银子时用的钱袋,我丢的那些银子就放在里面!”

“什么!”

她这话一出,李芬芬直接就蒙了。

再一看赵以宣,那小子早就变了脸色,正弓腰驼背打算悄悄溜走。

陈杏芳急了,如同泼妇骂街一般大吼一声,同时冲过去想要抓住他,”你给我站住!”

赵以宣哪敢留下。

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朝着大门口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