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敌国暴君后 嫁给敌国暴君后阮良辰萧湛免费阅读

《嫁给敌国暴君后》小说简介

火爆古代言情小说《嫁给敌国暴君后》由作者宁心锁倾情创作,男女主人公是阮良辰萧湛,小说主要故事情节为:天下皆知,大周国遗落民间的公主是天将福星,娶之,得天下!公主艳霸天下,脑子却不大好,被狗男女骗的团团转不说,还亲手毒死了自己父亲,最后落了个坠崖身亡!一朝重生,公主决定先扳倒恶毒皇后,再搞死狗男女!可爽了没几天,突然被送到魏国和亲?!听闻,魏皇俊美无边,却暴虐成性新婚夜,公主扮成小太监后逃了,不到三天被抓回来,再逃,再抓!多次后,魏皇邪肆道:皇后精力如此旺盛,甚好,洞房花烛夜补一下…

《嫁给敌国暴君后》 第4章 好白菜被猪拱了! 免费试读

阮良辰心下一惊,猛地抬头,正对上阮启天那双不怒而威的深幽双眸!

阮启天迎着阮良辰因震惊而瞪大的双眸,语气沉了沉,再道:“圣旨明日回下,你需十日之后,离宫前往魏国和亲!”

“为什么?”阮良辰杏眼大睁,心中疑问重重。

和亲之事,在前世,根本就不曾发生过!

阮启天看着阮良辰大变的脸色,不咸不淡的回道:“魏国派来求亲的使臣,前几日就到了!”

“可是……我是良辰啊!”

前世,有太多太多的遗憾,如今她好不容易重生而来,她怎么能够离开吴国,前往魏国和亲?

是以此刻,在阮启天面前,她的情绪再没有半分隐藏,“王伯父可是忘了,慈悲大师曾经说过,得良辰者得天下?”

阮启天心中一震!他没想到,阮良辰会如此质问他!

“此事本王和皇上,已然有了决断,多说无益,你且退下吧!”说话间,他站起身来,便要离去。

“等一下!”阮良辰面色一变,颤声问道:“您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阮启天闻言,眉宇轻皱,转头对上阮良辰幽深的双瞳。

却不想,她微微哽咽了下,目光空洞的再次说道:“您接我回宫,不是为了要保护我,看着我成亲生子吗……父亲!”

阮良辰的“父亲”二字出口,让阮启天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半晌儿之后,他幽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该知道的事情,迟早都会知道的!”阮良辰身子忍不住轻轻颤抖着:“您如果真的,觉得对我有愧,还请让我留在吴国,不要送我去魏国……”

阮启天惊怒之余,脸色幽深而又满是沉痛,“本王之所以送你去魏国,才是为了保全你的性命!”

闻言,阮良辰面色倏地一变!

恰在此时,房门再次打开:“启禀王爷,荣华宫出事了!”

荣华宫,随着吱呀一声轻响,大门应声而开。

寝殿里,睡榻之上,三公主阮写意轻拢裙襟,不停饮泣,在她身侧,轩辕睿低垂着,俊脸之上,尽是黑沉!

听到开门声,两人双双朝着门口望去!

但见门口处的阮良辰,三公主阮写意瞬间哭的更厉害了,而轩辕睿则面色遽变,大步来到阮良辰身边,张口就要解释:“公主,您听属下解释……”

“啪——”

他解释的言语,尚未出口,便被一道响亮的巴掌声打断!

“公主殿下……”俊脸之上,**辣的疼着,轩辕睿抬起头来,看向阮良辰,却见阮良辰紧蹙着黛眉,泫之若泣的不停摇着头,先看了看阮写意,后又看向他:“三妹妹,轩辕睿,你们竟然在本宫的寝宫……你们……对得起本宫吗?”

“姐姐,我……”

此时,阮启天浑厚威严的声音在寝宫门外适时响起:“洛南,将三公主和轩辕睿的事情,事关我皇家脸面,本王命你立即带两人前往去见皇上,此事让他亲自处置!”

三公主一见阮启天,顿时神魂皆冒!

轩辕睿潇洒俊逸,又年轻有为,她想要趁此机会下嫁给她不假,但是这件事情,如果现在闹到她父皇面前,她只怕会死的更惨。

想到这些,她连忙从榻上下来,直接跪落在地:“还请王伯父为侄女儿做主!”

“你刚才也叫本王王伯父了!”阮启天淡淡声道:“本王只是你的伯父,你的事情,还需你父皇做主!”

言语至此,他对洛南使了个眼色,转身边向外走,边道:“良辰,随本王过来!”

“是!”

阮良辰一个眼神都没给寝殿内的狗男女。

……

阮启天离开阮良辰的寝殿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荣华宫花园之中,静等着阮良辰过来。

一步,两步,三步……

远远凝望着阮启天伟岸的背影,阮良辰怀着复杂的心情,一步步上前,终是在他身后停下脚步,然后沉吟片刻后,方才幽幽唤道:“王伯父!”

她们之间的关系,终究只能关起门来说。

“三公主和轩辕睿,怎么会在荣华宫中?”阮启天蹙眉,像是在自言自语,却是转头看向了阮良辰。

阮良辰听阮启天一语道破事中关键,不禁面向阮启天,暗定了定心神,“写意妹妹,听闻您发落了皇后娘娘,生怕明日一早,您会下旨处置她,便跑到荣华宫求良辰救命,让良辰前来为她向您求情!”说到这里,她苦笑了下:“可惜良辰现在自身难保,还没顾上替她求情……”

“只是这些吗?”

阮启天语气凌厉看着阮良辰,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事实如此!”阮良辰摊手,显得十分无奈,又楚楚可怜:“良辰辞别了写意妹妹,就来了仁和宫,根本不知道轩辕睿怎么会这个时侯怎么会到仁和宫去,王伯父不信的话,可以让洛南去仔细调查一番!”

见她如此模样,阮启天不禁被气笑了。

阮良辰凝望着自家亲爹难得一见的笑颜,忽然觉得毛骨悚然!

果然,阮启天忽然敛了笑,施施然冷道:“轩辕睿自幼跟随在你左右,对你一往情深,听闻你出事,连夜潜入荣华宫,一点都不奇怪!倒是你……”

阮良辰神色一怔,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直接脱口问道:“我怎么了?”

“轩辕睿对你情根深种,本王一直以为你对他也有几分好感,如今你为了整治三公主那头猪,把自己手边上的一颗好白菜丢过去,难道就不觉得可惜吗?”

阮良辰撇了撇嘴,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她老爹的意思是说一棵好白菜被猪拱了?

阮良辰在心里暗暗为阮启天点了个赞,却继续装傻充愣:“良辰不知道王伯父在说些什么?”

“本王在夸你,实在是好手段!”

阮启天深深的看了阮良辰一眼,竟是探手从怀里取出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