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顾璃季瑾轩顾月 顾璃季瑾轩顾月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顾璃五个儿子》小说简介

主角叫顾璃季瑾轩顾月的小说是《顾璃五个儿子》,本小说的作者是女王不在家创作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身体竟然并没有什么不适,而洛大夫看起来一时之间并不会回来,顾晚望着窗外,窗外是一大片草坪,草坪上间或种着几株不知名的小花,风吹过来的时候,她能闻到夹在青草气息中的淡淡香味。…

《顾璃五个儿子》 第3章 天凉王破霸总儿子 免费试读

当所有的人都处于震惊到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顾沅正在把她的八百块钱揣到兜里,同时拉上行李箱的拉链,考虑着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思考得太过专注以至于没有听到身边人的话。

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因为蹲太久的缘故,眼前竟然略有些发黑。

今天离开研究所后只吃了飞机餐,现在是有点饿了,她以前就很容易血糖低。

身形一晃间,就有一双有力的大手礼貌地扶住了她的肩胛处。

之所以说礼貌,是因为恰好扶住她,又礼貌得当,不会让人觉得被冒犯。

她惊讶地看过去,入眼的是一个眉眼凌厉神情酷冷的男人,五官立体完美,除了表情太过于严肃外,她认为这个男人可以打一百分了,是她以前看过的言情小说男主角的标准款。

关键是,这个男人现在正好心地扶着自己的肩胛,体贴礼貌。

自从出了研究所,一直处于飘浮不安中,突然有这么一个人对自己释放善意,顾沅心里自然是感动,她忙笑了下,不好意思地说:“先生,谢谢你,我没事。”

男人看着她,挑眉,轻声道:“妈妈,不用客气。”

顾沅:“??”

周围的邻居们,还有顾月彭子涵,一个个原本全都是黑人问号脸,无法理解地看着眼前霸气十足又有钱的男人。

现在看着眼前的一幕,更是傻眼,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什么意思?这么有钱这么阔气的男人竟然喊顾沅妈?

可顾沅才多大?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望向顾沅,只见她一脸单纯茫然,好像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如果告诉大家,这么青涩的小姑娘生了一个比她成熟稳定一百倍的大儿子,谁能信?!

顾月无法理解,彭子涵目瞪口呆。

男人低首看向顾沅,只见顾沅因为太过震惊而微微张开嘴,睁大眼睛无法理解地看着自己。

他剑眉微动,神情依然淡淡的,不过声音却放缓了:“您确实是我的妈妈,这件事容我等下慢慢和您解释,您现在状况好像不太好,不如找个餐厅,我们先随便用点什么?”

用点什么,顾沅懵懵的大脑自动翻译了下,就是吃个饭?

干渴的喉咙动了动,她确实需要吃个饭,太饿了,肚子咕噜噜地在叫。

可是——

她望着男人,无奈地说:“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妈——”

话说到一半,她顿住了。

脑子里突然窜出来陈大夫在机场说过的话。

她的五个卵子就像五个葫芦娃一样,已经破壳而出,变成了五个活蹦乱跳的大便宜儿子!

最大的已经二十四岁了!

她不敢置信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抛却那过于老成酷冷的神态不提,只看样貌估计也就是二十多岁,所以,这可能是自己的儿子?

知道有五个大便宜儿子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另一种冲击了。

男人沉默地望着她,仿佛看出来她的疑问,点头,肯定地道:“是,妈,我说了,我是您的儿子。”

顾沅脚底下一软,差点摔倒。

男人体贴地扶住她的胳膊:“走,妈,我先带您用个便饭吧。”

顾沅只觉得浑身虚软,不知道是饿得还是激动的,她点头,虚弱地说:“好,谢谢你……”

于是,在周围邻居们震惊到无法理解的目光中,顾沅几乎是被男人半扶着来到了加长型劳斯莱斯前。

上车的时候,早就有助理殷切地打开车门。

男人抬起手来,护在车顶上免得顾沅碰到头。

顾沅感激地看了一眼体贴的“儿子”,坐进了车里。

而小区里,在场所有的人差点觉得自己脑袋出问题了,他们求助地看向顾月:“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顾月整个人处于茫然之中:“这,这我哪知道啊,她怎么突然冒出来这么大一个儿子?她什么时候生的啊?”

彭子涵却突然激动了:“妈,那是我姨啊,亲姨,刚才那个人是我姨的儿子,那就是我表哥!你怎么不拉住人家!”

邻居们:“……”

这也行!

……

顾沅现在整个人都是飘的,像是进入了宫殿里的灰姑娘,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

她儿子把她领到了一家非常高档优雅的餐厅,给她点了很多很多的菜。

她确实饿极了,也就不客气了。

她吃得心满意足,高档餐厅的饭菜确实是好吃,好吃得她想哭。

吃饱了饭,身体总算感觉好点了,她好奇地打量着这大便宜儿子。

看得出来,对面的儿子虽然连笑容都不给一个,不过总体来说是非常礼貌,非常有风度,也非常孝顺体贴的。

“妈妈,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季祈森,今年二十三岁,医学上来说是您的儿子。”季祈森礼貌地道。

“喔。”面对这么大的儿子,顾沅脑袋里还是懵懵的,觉得一切都像科幻大片:“那个……你说你今年二十三岁了?”

她记得陈大夫说,她最大的儿子已经二十四岁了?

“对。”季祈森颔首。

“那你知道——”顾沅说话有些吞吐,她艰难地寻找着合适的描述方式:“我当时,留下来五个卵子,你知道其它的下落吗?”

不知道这五个卵子的父亲是一个吗?他们算是兄弟吗?

季祈森看着顾沅蹙眉犯愁不知道如何讲的样子,顿时明白了。

“我的父亲当年获得了资格,得到了一个卵子才有了我,至于其它几个的下落,我并不知道,这些信息都是对外保密的,所以我无从获知,不过我知道,这些年另外几个卵子陆续已经被人使用。”

最后“使用”两个字,他用得有点犹豫。

毕竟这件事涉及到伦理,且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喔喔喔,这样啊……”顾沅用自己依然处于懵逼状态的大脑努力地消化着这个事实,这个儿子二十三岁,也许是她的二儿子?她可能还有四个这样的大便宜儿子……

想到五个儿子一起叫她妈的情景,她突然觉得这画面太美,她有些无法接受。

季祈森忙倒了一杯果汁,体贴地递给了顾沅。

顾沅赶紧接过来,喝了几口果汁压压惊。

季祈森沉默地等她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顾沅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对了,你,你以前见过我是吗?”

她实在无法理解,她自己都别扭,怎么这儿子叫妈叫得毫无心理压力?

季祈森:“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和普通孩子不一样,是以一种特殊的科技方式来到人世间的,我爸爸也会带我过去看望您,所以我从小就知道您的存在。”

顾沅听了这话,恍然,如果从小就心里上感觉自己是他妈,看了这么多年,估计也就习惯了?

季祈森:“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她的疑问实在太多了。

不过面对这么陌生的一个儿子,顾沅也不好把自己所有的问题都扔过去,只好挑一些不太敏感的:“你现在是不是大学已经毕业了?”

季祈森:“妈妈,我从小智商出众,十三岁大学毕业留学常青藤名校,十七岁就进入自己的公司实习,现在六年的时间,我已经接管了爸爸的事业。”

他望了她一眼,淡声道:“这或许应该归功于那种神奇的OR9AA2基因。”

在这大便宜儿子面前,顾沅一脸淡定:“喔喔喔,这样啊。”

心里却是震撼到不能自已,这履历实在是让人惊叹。

为什么自己明明也有那种基因,却从来没有这么辉煌的时候,除了长得漂亮,从小学习也就是尚可而已。

难道这天才基因还是隐性的在她身上没发挥出来?

季祈森抬起眸子望向顾沅:“我也是恰好昨天派人过去查看您的情况,得知您已经醒来了,昨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本来打算飞过去看看您,没想到您已经不在了,我便派人找到了您。”

他想找人,自然很容易的,何况他本来就拥有妈妈的一些资料,知道妈妈在离开医院后很可能到这个小区里来。

看着顾沅已经空下来的果汁杯子,体贴地帮顾沅递过去印花精美的餐巾纸,淡淡地道:“妈妈,刚才我过去找您的时候,是有人在欺负您吗?”

顾沅小心地擦拭了下嘴角,看看一脸霸气天凉王破气势的儿子,她多少有些无奈,毕竟让儿子看到这种场面实在是有些丢人。

她轻叹:“也没有欺负我,就是把我的房子给占了……还把我赶出来了。”

季祈森看到,她好像有些心虚,心虚得垂着眼睛。

当下沉眸,淡声问道:“他们现在住的是妈妈您的房子?”

此事说来话长……

顾沅瞥了一眼儿子,叹了口气,小声道:“这事得从二十多年前开始说了……”

说着,顾沅把自己和继妹的恩怨情仇都说了一遍,霸占自己的救命钱,逼得自己不得不去尝试机构试验的免费治疗名额,走投无路,穷得要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房子都已经被霸占了,还把妈妈留给自己的玉坠子给霸占了。

本来顾沅是觉得这些事有些丢脸的,毕竟他们母子人生中第一次见面,她也希望给儿子留下一个好印象,可是现在却不得不当面和儿子讲这些血泪史。

不过提起这些陈年往事,真是越想越无奈,越讲越愤慨,甚至有些咬牙切齿了:“她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抢走了,我的房子,我的玉坠子,那个玉坠子还是我外婆留给我的。”

季祈森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气愤而两颊泛红的女孩子。

他想起来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才三岁,看到别的小朋友有妈妈,他也想要妈妈,他不喜欢爸爸身边的那些阿姨。

当时爸爸带着他坐飞机,去了那家研究所,见到了放在玻璃罩中的“妈妈”。

那个时候他还很小,很喜欢这个妈妈,努力地学习上进,想要更优秀,就为了能够在周末的时候让爸爸带着他去见“妈妈”,曾经他一年年对着生日蛋糕许下愿望,希望这个妈妈醒来吃他的生日蛋糕。

二十年过去了,他已经成年了,不喜欢吃生日蛋糕,也不爱过生日了,她却醒来了。

醒来了,依然是年轻的模样,带着不老的容颜,坐在他面前,鲜活生动的喜怒,饱含热泪,控诉着那些欺负她的坏人。

他长大了,她的心性却依然停留在十八岁。

季祈森沉声道:“妈妈不用担心,既然这套房子是您外婆留下的遗产,那就是很重要的遗物,我会想办法用合法的手段把这套房子要回来。”

顾沅一股子气恼顿时凝固,她惊讶地看着季祈森:“真的?你可以想办法要回来?”

用她二十五年前的思维想想就知道,这事没那么容易,时过境迁,房子都倒了两手,去哪里找证据?

然而季祈森颔首,肯定地道:“当然。”

这么肯定确定的回答,让顾沅顿时松了口气,他既然这么说,那就没问题了?

想着房子和玉坠子能要回来,顾沅喜出望外,不过想想眼前这是自己的儿子,作为一个老母亲,她不应该太不庄重,赶紧努力压抑住心里的喜悦,满怀感激地道:“谢谢你,祈——”

咦,儿子叫什么来着?

季祈森:“我姓季,叫祈森。”

顾沅这下子真是不好意思了,她连忙笑了下,小声说:“谢谢你,祈森。”

这个儿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