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谋略之重生穆清歌顾子衿全本大结局阅读

《嫡女谋略之重生》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穆清歌顾子衿的书名叫《嫡女谋略之重生》,是作者巫小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穆清歌坐在原地蓦然打个寒颤,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不过她倒也没有多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陶元城年轻有为,又长了一副好皮囊。自李妍儿离去后,不时的有大臣的女儿过来见礼。至于她们的心思嘛,明眼人一看便…

《嫡女谋略之重生》 第6章 太子选妃 免费试读

穆清歌坐在原地蓦然打个寒颤,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不过她倒也没有多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陶元城年轻有为,又长了一副好皮囊。

自李妍儿离去后,不时的有大臣的女儿过来见礼。

至于她们的心思嘛,明眼人一看便知。

穆清歌对着这些莺莺燕燕无动于衷,陶元城余光瞥去的时候,见她全程都是一副看戏的姿态。

心内郁结一番,找了个空闲的时机阴阳怪气道:“本大人的未婚妻可真是大度,旁的女子都在你眼皮子底下打本大人的主意了你都不管一管?”

“陶大人说笑了。”

穆清歌喝了一口茶道:“这证明大人您优秀,使那些女子都情难自禁,身为您的未婚妻,民女自豪极了,丝毫不觉得不妥,又为何要管呢。”

顿了一下,穆清歌继续道:“不过若说有人想管的话,李小姐似乎很有意见。”

说罢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李欣儿。

此时李欣儿极力隐忍着愤怒,心底暗暗记下方才给陶元城见礼的女子,打算找个时间好好叫爹爹去拜访一下她们的府上。

陶元城看见李欣儿的样子皱了皱眉,再看看穆清歌是真的一派轻松的样子眉头更深了深。

以前穆清歌虽然讨厌,但却真实,现在穆清歌好像什么都随着他,但却与他虚与委蛇。

嗯,比以前更讨厌!

陶元城嗤之以鼻,看向别处。

穆清歌也不在乎,百无聊赖的坐在原地。

要说这次重生,很多东西都跟上辈子不一样了。

比如上辈子,她就不曾来参加这次宴会。

上辈子的今天,她不过是在穆府的房间里因为陶元城不带她出席而发着脾气摔东西。

虽然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穆清歌却并不惊慌,甚至有些庆幸。

她要的,本就是与上辈子不一样。

坐了不多时,殿前忽然走出个手持拂尘的太监来,捏着嗓子喊到:“皇上驾到。顾王爷驾到。”

穆清歌抬头望去,就看见一道明黄色的身影走了出来,这道身影的后边,还跟着一道暗红的身影。

所有人同时跪下行礼,陶元城却不为所动,皇上给了他特权,免拜任何人。

“平身吧。”带着威严的声音响起,皇帝走到龙椅上坐好,扫视了一圈众人才道。

顾子衿也坐到一旁,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底下赴宴的女子大多都是头一次见到顾子衿。

见他虽面容冷了些,却依旧是俊逸非凡,瞬间使便得不少女子对他芳心暗许。

不过这些女子注定是没戏唱了,穆清歌心下了然。

顾王爷上辈子是成亲了,不过却只娶了阿梨做王妃。

并且就算是一直没有所出顾子衿也没有再娶,真真是做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这些女子想嫁给顾子衿,只怕不容易。

穆清歌想着,忽然感觉他往这边看了一眼。

抬头时,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皇上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场面话便开始让宫女上菜,有宫伶上前摆了丝竹奏着。

皇宫里精美的菜肴一看就让人胃口大开,穆清歌拿起筷子逐个尝了尝面前的菜肴,味道果然极好。

陶元城看着吃的自顾自的穆清歌涌出一丝不悦,一动不动的看过去。

穆清歌有些莫名其妙,他该不会是在等她布菜吧。

像是印证她心里所想,陶元城面不改色的吩咐道:“布菜。”

这是使唤下人呢,穆清歌没有动,刚要唤一旁的宫女过来,陶元城沉声道:“本大人让你布菜!”

“是。”她虽然心有不满,却也不会傻到这个时候跟他对着干,便随意夹了一些菜放到陶元城的碟子里。

“我不吃鱼!”

陶元城黑着脸看着漫不经心夹菜的女子忽然有些恼火,难道她不知道嘛!

“嗯?”

被这样一提醒,穆清歌恍然想起他好像确实是不吃鱼的,于是便将他碟子里的鱼肉夹到了自己碗里。

“穆清歌,你这个未婚妻做的似乎有些太不尽责了。”陶元城讽刺。

“尽责?”

穆清歌放下筷子一字一句道:“记得大人的喜好那是民女的情分,并非本分,以前大人不屑这情分,民女就把它丢了,有何不妥?”

“牙尖嘴利!”陶元城皱眉,越发的讨厌穆清歌了。

这时丝竹声一停,皇上站起身道:“众位爱卿,想来大家都知道朕这次摆宴的目的是为三弟接风,不过除了这个,太子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所以朕还想借此为太子选一名德才兼备的女子为妃,众位爱卿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话一出口,顿时引起轩然**。

穆清歌亦有些吃惊。

四处找了找却并未发现太子的身影,想了想记起上一世这个时候太子好像是因抱恙的缘故一直在自己殿里修养的。

原来是因为这样才会将她的亲事推迟,上一世倒不曾有这一出。

底下已经有不少大臣心动了。

这可是正妃,假以时日太子登基,自己的女儿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那他们岂不是成了国丈!

家里有年纪合适女儿的大臣皆神情激奋,年龄对不上的大臣皆扼腕叹息。

正有人要毛遂自荐,不防一旁半天都没有开口的顾子衿像是不经意道:“听闻丞相家的女儿才貌无双,皇兄倒是可以瞧瞧。”

这么一说,立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李欣儿跟李妍儿身上。

皇上也看了过去,若有所思道:“是了,想来丞相的两个女儿都及笄了吧。”

“回皇上,已经及笄了。”李丞相连忙上前行礼道:“只是……”

“但说无妨。”

“微臣的大女儿前些时日已经许给了陶大人。”

“原来如此。”皇上忽然笑了笑。

“元城倒是个动作快的,对了,近日你与清歌相处的可还好?”

这话倒显得明知故问了,若真处的好,又怎么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娶别的女子,穆清歌觉得有些好笑。

陶元城站起身答到:“回皇上,一切都好。”

“那朕便放心了,朕还怕你不愿这桩婚事呢。”皇上说着,眯着眼睛扫过穆清歌。

“臣不敢。”

“你同朕不必这般生分。”

皇上再次笑了笑:“既然大小姐已经有了归宿,朕也不会夺人所好,李丞相,二小姐可有婚配?”

“还不曾。”

李丞相说着,冲一旁的李妍儿招了招手道:“妍儿过来见过皇上。”

“是。”李妍儿欣喜若狂,却努力掩盖着不叫人看出来。

轻轻柔柔的走到大殿中间:“臣女见过皇上。”

“嗯,倒是个好的。”

皇上点点头:“找个时间将生辰八字拿了跟太子的合上一合吧。”

“全凭皇上和爹爹做主。”

李妍儿是大家闺秀,自然不能显示出自己想嫁的意思来,便做出一副听话的样子。

虽然一切都看似顺其自然,可穆清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尤其是顾子衿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提,实在有些奇怪,毕竟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多管闲事的人。

带着疑惑,穆清歌看向上方正襟危坐的男子。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顾子衿也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穆清歌一阵心虚,赶紧看向别处。

皇上摆明相中了李妍儿,其余的人虽遗憾却也收敛了心思。

用完饭,后花园的戏台子早已搭好,一众人便朝着后花园移去。

李妍儿故意走到穆清歌前面扬起脸可惜道:“若不是穆姐姐你要嫁给陶大人,说不定今日皇上也不会看上妹妹做太子妃呢。”

“八字还没一撇,妹妹与其在我面前炫耀还不如祈祷跟太子的生辰八字能合上吧。”

穆清歌淡淡一笑,顾盼生姿。

“你什么意思!”

李妍儿正在得意的劲头上,猛的被人这么一打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没什么意思啊,只是听妹妹这口气还未嫁给太子便以太子妃自居,叫旁人知道了还以为妹妹有多轻浮,作为姐姐才适当的提醒你一下而已。”

穆清歌回答的一本正经。

李妍儿想了想,忽然冷笑一声:“你不过是嫉妒我罢了。”

“你引以为傲的,或许在别人眼里不值一提。”穆清歌敛起笑容,这句话,同样是说给李欣儿听的。

“你!”李妍儿忽然发现现在的穆清歌似乎总能把她气到没话说,心里不由得的郁闷至极。

余光瞥到后边皇上和顾子衿正朝这边走来,忽然灵机一动,一抹阴狠的笑爬上嘴角。

穆清歌本不想跟对方再做纠缠,就要转身离去时,李妍儿忽然一个晃身,直直的朝地上摔去。

地上是碎石子铺成的路,李妍儿从小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是以往地上一擦,细嫩的胳膊瞬间便沁出了血渍。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

地上的李妍儿眼眶一红,掉下泪来。

那楚楚可怜得模样,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穆清歌听着李妍儿的质问,瞬间便明白过来李妍儿是想诬陷自己。

上一辈子这样的事李妍儿没少做,现在,还想用这种小把戏对付她么。

一旁的李欣儿不愧是李妍儿的亲姐姐,反应也是极快。

瞬间蹲下拿起手帕边替李妍儿擦拭伤口边用皇上跟顾子衿刚好能听到的声音道:

“穆姑娘,你若是觉得我妹妹不配与太子合生辰八字那么便去找皇上提议好了,在底下这样欺负她算个什么事,莫非你觉得你是元城的正妻便不将我们丞相府放在眼里了?!”

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李欣儿还是这般厉害。

穆清歌冷眼看了看两人:“你说我欺负她,可有证据。”

“你都将妍儿伤成这样了,还要什么证据!”李欣儿心疼的将李妍儿扶起来。

“怎么回事?”

沉着的声音响起,果不其然,皇上走近后问道。

“皇上,顾王爷。”

众人行了礼,李欣儿柔柔道:“是穆姑娘,本来我们走的好好的,她突然过来说我妹妹配不上太子殿下,还将我妹妹推倒在地,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伤口会不会留疤。”

“叫御医过来。”

皇上看了看李妍儿受伤的胳膊吩咐道,接着转向穆清歌:“你真那么说?”

穆清歌丝毫没有慌乱,答到:“民女不曾说那些话,皇上的决定民女怎敢质疑。”

“那李妍儿为何受伤?”皇上倒没有急于给穆清歌定罪。

“这个,皇上恐怕得问她自己了。”

穆清歌淡淡一笑,余光看了看旁边的顾子衿,依旧是板着一张脸,没有做任何表示。

“穆姐姐,妍儿自知才疏学浅无法同你相比,可也是打心底爱慕太子殿下的,你这样真的是太过分了。”李妍儿说的梨花带雨。

“发生什么事?”这边的动静使后边不少人都围了过来,陶元城亦在列。

“陶大人,再过些时日我也是要叫你一声姐夫的,可穆姐姐她借着自己正妻的身份屡屡欺辱我,您是不是应该好好管管。”

李妍儿再次恶人先告状。

“穆清歌!”陶元城闻言脸色一黑。

“这段时间我以为你变得懂事了,不想还是这般娇纵不堪,你就不能安分些少给我惹事!”

“大人这话是不打算听我辩驳就要给我定罪了?”

穆清歌满眼失望,李妍儿这一套,在他这里一如既往的好使。

“妍儿都已经受伤了,你还有什么好辩驳的。”陶元城怒意不减。

“她受伤可与我没关系。”

穆清歌笑了笑:“更何况皇上在此,定能明察秋毫,孰是孰非,陶大人不如歇歇等皇上来判。”

“皇上。”陶元城拱了拱手:“此事是臣管教无方,叫皇上和顾王爷见笑了。”

“无妨。”皇上摆摆手。

“皇上~”

见皇上不像陶元城那般护着她,李妍儿只觉得自己下的料还不够猛。

便跪下道:“妍儿觉得穆姐姐说的有道理,太子天人之姿,岂是臣女可以配得上的,皇上还是收回成命为太子另择佳偶吧。”

“莫说气话。”皇上语气严肃起来:“这又不是儿戏,朕说你可以,你自然是可以的。”

“可是………”李妍儿怯怯的看穆清歌一眼:“臣女实在是不想受人诟病。”

“妍儿放心,此事本大人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小说《嫡女谋略之重生》 第6章 太子选妃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