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神变》小说精彩试读 《云神变》最新章节

《云神变》小说简介

主角叫杨云杨斌的小说叫《云神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追逐梦想的猪所编写的玄幻科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缕浊气与天地一同诞生,这缕浊气化为三魔。上古时期三魔意图灭世,被众多大能封印。万载之后,封印渐渐破碎,三魔卷土重来,究竟谁能阻止?天魔的神秘,地魔的强大,人魔的狡诈又有谁能看穿?一个小镇少年在其中又能有怎样的精彩人生?…

《云神变》 第十章 族比 免费试读

杨云和杨天生缓慢的走在山林中,杨云很明显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情况,也不知道杨斌那最后一脚的含义,他只是一直在低头沉思刚才发生的一切。

“生死厮杀和平常切磋不同,不能以平常切磋的经验来战斗。”杨云脑海中在疯狂反省。

“平时训练切除都是点到为止,根本不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发生。可是生死厮杀不会管这么多,为了杀死对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现在有天生叔叔在一旁我还能有挽救的余地,如果天生叔叔不在呢?我得更加小心,命只有一条!”

杨云努力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一切,脑海中犹如播放幻灯片一样,努力将之前的一幕幕汲取。

“怎么样,感觉如何?”看见杨云反思的模样,杨天生明显非常满意。

“很好,很痛快!”虽然杨云因为呕吐而导致脸色还有点苍白,但是眼神却炽热的盯着杨天生,因为九道紫纹的缘故,杨云恢复内劲的速度比较快,这么会功夫他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战斗,天生叔叔,我还要继续战斗,我感觉现在状态非常,非常好!”

杨天生的眼角抽了抽,显然没有想到杨云会说这样的话“你以为找到一头落单的二级妖兽很容易嘛?刚才是我们运气好,刚来到边沿地带就碰到一头落单的,族长本来的意思让我们来这边沿地带一个月,也就只是战斗个五六场,你还想战斗几场?”、太

杨云听到这话,眼神明显暗淡了下,眸子中的期待眼神明显暗淡了许多。看见这一幕,杨天生不有戏谑的道:“不过呢,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看着重新用希冀眼光盯着自己的杨云,杨天生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不是还有我嘛,你以为族长为什么派遣我来和你一起到这边沿地带uu?可不单单是保护你,你要明白这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既然找不到落单的妖兽,我们去找群居的妖兽啊。以你天生叔叔我的本领,驱赶一头二级中高等的妖兽让他远离族群,单独跑出来脱离族群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的。哈哈”

杨天生哈哈笑了起来,声音不大,显然能逗逗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小天才也是一件让他心情愉悦的事情。

闻言,杨云也是大喜。摇晃着杨天生的手臂催促道“天生叔叔,麻烦你了,嘿嘿,天生叔叔最好了。”

果然,不久杨天生又驱逐了一头莽牛兽过来,不同的是这次的杨天生并没有消失,而是一脸严肃的望着场中再度和莽牛兽杀成一团的杨云。

而这次,已经知道莽牛兽大概实力的杨云,为了更好的磨砺自己。更是决定不使用内劲。单纯用身体力量和莽牛兽战斗!揪

“吼!”一样的,莽牛兽再度冲杀过来,一股无形的气势朝着杨云压迫而来,那对锋锐的牛角再次朝杨云扑杀而来,当然了这次的杨云可不会再傻傻的和他硬拼气力了!

杨云宛如微风,简单左移两步改变方位就闪过了莽牛兽的蓄力冲撞。同时右手枪影一闪噗,莽牛兽身体之上鲜血飞溅而出,左胸出被杨云的银杏玄铁枪洞穿了一个伤口。而红眼的“疯牛”莽牛兽根本不在乎这个伤口。一对前蹄,高高跃起朝着杨云践踏下来。而杨云在刺出那一枪的时候已经立刻收枪了,望着莽牛兽的下一步攻击,杨云枪身一转,挡住了莽牛兽的这一击,同时借着这股震力道向后一闪,拉开了和莽牛兽的距离。

莽牛兽虽然只是二级妖兽,但是一身防御可不是杨云能比的,贴身战斗一不小心就要伤及自身。何况枪,百兵之王,擅长的就是中远距离的攻杀!杨云更不敢一直和莽牛兽一直贴近身体进行厮杀!

莽牛兽赤红的眼眸盯着杨云,只见两股粗大的白气从鼻孔中冒出,左胸的伤口处肌肉收缩,正在缓缓愈合因为杨云并没有使用内劲,所以这个伤并不是太严重。加上妖兽体质天生强悍,这点伤势自然不会影响战斗。

一旁观战的杨天生皱了皱眉头“这小子也太胆大了,才第二次对战莽牛兽就敢不用内劲战斗,不过小云的天赋实在惊人,仅仅第二次战斗在不使用内劲的情况下,竟然还是占据上风,他的天赋真是我生平仅见!”

场中的莽牛兽和杨云继续拼杀起来。

杨云打得那叫一个酣畅淋漓。自开始修炼已度过了两个春秋,这是他第二次和妖兽生死拼杀,以前总是单纯的修炼,偶尔父亲也会和他过过招,但是一来父亲修为远超过他,二来两人都是点到为止,加上第一次战斗因为内心太过紧张,根本没有体会到战斗的那种兴奋感!

杨云只觉得自己有一种掌握一切的**,闪转腾挪间更加随意,平日苦心修炼的刺,扫,劈,挑运用的更加娴熟,自然,各个招式之间的衔接也更加平和,打到兴起之处,更是将身上的天青甲仅仅只是保护了要害部位,枪法更加的随意自然。而这头莽牛兽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身上的血迹也越来越浓。

“哞,哞”在眼前少年身上感觉到生命威胁的莽牛兽一声低吼,染满鲜血的皮肤紧绷,眼眸瞪的巨大,猩红的瞳孔直视着杨云。很明显莽牛兽要拼命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这头一看脾气就不是很好的莽牛兽!

很显然,对杨云来说只是一场困兽之斗,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的莽牛兽最终它巨大的身躯还是倒在了山林中,被杨云彻底击杀了,随便割了点莽牛兽身上的肉,拉着杨天生就往密林深处闪去。

很明显,这次杨云的表现,不管是所受的伤,还是他运用的力量都比第一次好太多太对,自然让身旁压阵的杨天生看的是暗暗点头。

“很好,小云,这次比上次表现好太多了,以你现在的状态,马上年底的族比就要开始。

往年的规矩是只有十二岁到十六岁的孩子才会参加,不过族长和我说了今年你也会参加,还让我多多训练你,不过我看以你现在的修为参加族比是绰绰有余!你现在的实力在家族年轻一代中足以名列前十!在你参加雪龙学院入学考试之前,让你参加一次族比,也是好事。

让他们知道你享受药浴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同时也能激励那些臭小子,省的他们整日目中无人,眼高于顶!我倒是蛮期待族中那些家伙到时候的表情!族中有些老家伙对族长每日安排你跑药浴的事情已经有点微词,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你就狠狠的表现一下,让他们闭嘴!”

杨天生微笑的对着杨云说道,每每想到到时候那些老家伙到时候目瞪口呆的表情,他也是非常的希望见到那个场面!毕竟杨云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到时候在族比中大放异彩,他也觉得脸上有光。

杨家孩童一般四五岁就会参加晨练就行修炼,其中天资卓越者如那杨宁、杨静等人在八岁之前能达到练肉境巅峰甚至练骨期!这种就会在家族长辈的带领下去雪龙学院进行入学考试,若是成功进入就能在学院中进行学习,每年也只有年底的时候才会回到家族中!而其他天赋一般的孩子则会继续在家族中进行学习,修炼。

杨家的族比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诞生,目的一是考验这一年来家族年轻子弟的修为进展情况,二也是对在族比中成绩优异的后辈进行着重的培养,在修炼资源上予以倾斜。毕竟穷文富武,修炼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资源。

比如杨云,他的修为能提高的这么快,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他天赋卓绝,身体里那股神秘清流的影响,另一方面,杨斌为他准备的昂贵药浴也是必不可少,加速他身体恢复的同时也能缓慢提升他的身体素质!

“是!”

杨云斩钉截铁的回复到,捏捏了自己的小拳头,显然现在他想要证明一下自己,证明自己族长儿子的身份,证明自己占用家族资源绝对不是浪费!

此时,杨家大院内院杨斌书房中。杨斌坐在主位上,眼神平淡的凝视着坐在下方的两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这两名老者虽说头发花白,但双目精光外露,手掌老茧丛生,挺拔的背脊没有一丝佝偻,常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两人必是修为深厚的练家子!更难得的是这二人的面孔竟然有着九分相似,竟然是一对胞族兄弟!这二人便是杨家的大长老杨青河和二长老杨青松。

“两位长老真是稀客,许久不曾来我这书房当中了。来人啊,快给两位长老上茶。”杨斌仿佛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一样,神色自若的对着屋外的人吩咐道。

“茶就不必了,族长,今日我们两个老家伙来这边确实是有点事情。”

坐在左边的大长老杨青河面色有点不不太自然的说道。

“当年你登上族长之位是我们两个老家伙力荐的,这些年你也没人我们失望。不管是处理家族的各种事务,还是你的修为,甚至如今连我都看不懂你的境界了。只是你要明白,身为族长,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过了,小云这孩子天赋还算尚可,但是这每日耗费大量的金钱进行药浴,我杨家虽然负担的起,但年轻子弟众多,若是各个都这么培养,早就不堪重负了。这两日已经有不少族人去我那边抱怨过了,显然不少人对此略有点不满。”

这时右手边青松长老也插嘴道。

“虽然这些不满的声音都被我们两个老家伙压了下来,趁这个机会我们也想来看看小云的修为境界,毕竟就算是杨宁杨静等进入雪龙学院的家族天才子弟都没有每日享用药浴的资格。不知道能不能把小云叫过来让我们两个老家伙看看他现在的修为?”

杨家平常事务都是族长一人处理,但是有些重大事情的时候还是要和两位长老商议的,这次杨斌没有通过两位长老直接给了杨云昂贵药浴的事情,在族中也是有了些许的不满声音。

而杨青松和杨青河两位长老显然是站在杨斌这边的,作为他们力捧上来的族长,他们自然相信杨斌不会因为杨云是他亲儿子就徇私,所以才会有了眼前一幕的发生。

杨斌微微一愣,随即拿起手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含笑道:“两位长老,来的真是不巧,云儿这一个月都不会在族中,他修炼达到瓶颈,我已经让天生带他去雪龙山脉见见世面!”

“至于他的修为。”杨云哈哈笑了一声接着说道。

“这样,年底不是有族比嘛,到时候我会让云儿参加族比,至于云儿的修为,容我卖个官子。但是我可以保证到时候必能让两位长老大吃一惊!”

“参加族比?”

听到这话的两位长老可是已经有点小惊讶,毕竟族比可是族中参加的都是十二岁到十六岁还有那些加入雪龙学院的族中子弟,杨云毕竟才是六岁的一个孩童,参加族比?即使来之前就有所预料的两位长老此时也有点面面相觑。

杨青河随即轻轻笑道:“有点意思,这趟看样子不需此行啊。那我们两个老家伙就不多打扰族长了,一月之后,我们便拭目以待了。这个年纪了,还是很喜欢惊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