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冉冉兆清屿小说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完结版阅读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小说简介

由金牌作家玲珑看月倾心力著的小说《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主要围绕苏冉冉兆清屿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苏冉冉活着就是为了妹妹报仇,为了报仇她成为了别人的棋子,作为交换的男欢女爱却让她动了真情。兆清屿找了十年时间才将苏冉冉禁锢在自己身边,就算她不是真心又如何?先得到人,心到时候再说。腹黑心机女加绅士腹黑男,强强联合,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一吻成瘾:总裁别这样》 第13章 复仇继续 免费试读

好在这个问题还是解决了,我了解兆清屿长清却没想过兆清屿对念念这件事在他的圈子里毫不隐讳,大家都知道了,这种事情就更没有人敢冒充了,所以当洪念念出现的时候先入为主,兆清屿自然也不会有过多的怀疑,也是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不然谁会用一个假人去骗兆清屿,洪念念条件又合适,就算最后不是她,也用一个认错人了一笔勾销。

想到白佩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上一次她输了,这一次我更不会让她赢。妹妹已经找到了新的医院,兆清屿那里我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现在我算是闲的不能再闲。

我特意给何慕打了一个电话,约定好了一个咖啡厅见面,去之前我特意盛装打扮了下一,想到要再次见这个恶心的人,我就有些反胃。

何慕比我上次在超市见到的时候好像瘦了些,不过这并不是我该关心的话题,我现在作最想知道白佩佩的事情。

“冉冉,你不要怪佩佩!”我还没有问什么,何慕已经开口回答了。我没有回应他这句话反而明知故问到怎么不要怪佩佩。

何慕可能也没有想过我竟然还不知道这件事,一时惊觉说漏了嘴,随后轻叹了一声:“就算我不说你也都能查的到,我实话实说洪念念是佩佩找的人。”

我点点头证明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你们光顾着想着如果我呆在兆清屿的身边会对你们不利,可是如果兆清屿发现洪念念不是他要找的人呢?”我叹了一口气:“当初我也有不对,终究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不忍心你受苦。”我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听别人说兆清屿的念念很会画画,尤其是素描这种东西日子久了,兆清屿一定可以发现的,到时候”

我没有继续说下去,与其说那么多,不如点到为止,我看着何慕纠结的表情,心里有些失笑表面却装做一副担心的样子:“算了,你自己去查查也好。”我边说着边将包拿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冉冉你不恨我了吗?”当何慕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一定相信我了,我抿了抿唇,摇摇头:“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也有错。”

何慕什么都好,就是优柔寡断再加上同情心泛滥,以前我光想着给他们好看,却忘记了对于何慕来说示弱比用强的更能抓住他的心。

从咖啡店出来的时候,我透过窗户看到何慕在打电话,一看到他担忧的表情我猜电话那头应该是白佩佩。

现在何慕这边处理完了,就差洪念念那边了,我暂时不想和洪念念见面,不过并不代表我就能让她一直这么舒服的过下去。

我用匿名的方式给兆清屿发了一条彩信,上面有一张还没有画完的人物图,已经有了脸的轮廓就差五官了,上面写着期待和心爱的你一起完成,署名念念。

这无非就是一个情人之间的小情趣,我知道兆清屿万般不会拒绝,我现在只想着洪念念该如何的把这幅画画下去,就算真的画下去了又怎么样,我画画有自己独特的署名方式这是我和兆清屿之间的秘密。

不出意外三天后洪念念果然给我打了电话,我本来还期待她想别的办法去完成这幅画,只是没想,她那么沉不住气。

我也听洪念念说了兆清屿那天的情况,如果再晚一会,兆清屿可能直接进入重症病房,这段时间兆清屿说是和她在一起旅游说白了还是在医院修养。

我一时拿不定主意,洪念念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件事。我装作毫不在意地样子,给了她一个淡淡的微笑,告诉她兆清屿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关心。

我不觉得洪念念会把我真的存在这件事情告诉白佩佩,只是不能不仿着,现在没有人依靠,每一步我走的都要算计再算计。

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答应白佩佩知道迟早会发现还继续留在兆清屿的身边,我还是同意了帮她完成这幅画,整个过程中也都是按我预想的结果进行,我看着摄像机里清晰的画面和声音,一种该有的复仇的**没有如约而至,倒是满满的空虚感跟着袭来,传进我的四肢百骸。

那个人的整个样子我不用看早已熟记在了我的脑海中,眼前的那个人就算在画上,眼神也自带这一股威严,我想象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早就知道他的一举一动牵着我的心,思念却怎也敌不过现实。

洪念念收到了画特意给我发了一个谢谢,我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真天真,甚至让我有一瞬误以为她又恢复到了之前。

这种不能痛下杀手的毛病让我错失了很多可以置敌人与死地的地步,这次我不想再轻易的被别人扰乱心思。

为了避免以后说不清楚,我把画画的过程中都做了视频记录,整张画我也用了快递的方式寄了出去。我不想这么快的就被兆清屿发现真相,还是乖乖的选择了用了我们秘密的署名。

虽然想到因此两个人会感情升温,我还不得不这么做,心里就有些纠结。任我再大方也不想自己心爱的人和别人共享吧,尤其是上次兆清屿解释了他和洪念念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只当兆清屿最后是身体坚持不住了,也没有想过是陈苏杭故意隐瞒我,其实就算他真的隐瞒我,我也不会和他计较,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的不多,我还没有丧失理智以自己的爱情去伤害别人。

再次见到兆清屿的时候是我单向的见到他,洪念念作为答谢给了我兆清屿医院的地址和病房号码,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我的那条彩信根本就没有传到兆清屿的手里,他的手机一直都在洪念念的手里。

几日不见他因为病痛折磨越发的憔悴,我看的心疼却什么都不能做,我小心翼翼地再次偷着这份我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光,有些人就像是上瘾的毒药,知道中毒却戒不了。

我没有想道他会突然的打开门出来,现在这种情况也躲闪不及,我只好朝着他讪讪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蹩脚的不行,偌大的一层已经完全被他包了下来。

好像对于我的到来他完全不意外,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我犹豫了下,还是往前走了几步,尽量语气平淡的解释道:“我本来想把别墅的钥匙还给你,秘书说你在这里,所以!”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兆清屿打断,他冷冷的开口拒绝道,我不知道哪里惹了他,刚才还好好的表情,现在怎么一下子就开始大发雷霆了呢?下一瞬我看到他因为难受被折磨的苍白无力的样子,我心里不由得发酸,连忙走到他跟前扶住他,嘴里不免担心道:“清屿你到底怎么了?”

他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我说话一般,将我的手紧紧的握住了,转身往病房走去。我知道他现在不想说话,我也没有继续再问下,任由他牵着我进了病房。

病房很大,里面的设计也不像是医院,反倒是像一个高档的酒店,我扶着兆清屿躺了下去,一时间病房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寂静的病房里被一阵突兀的电话**打断,我看到响了良久他都没有接听的意思,我扭过头看了他一眼,我只好拿起电话,看了眼屏幕是洪念念,把手机递给他:“洪念念的电话。”

看他的意思是想要我帮他接,下意识的想要拒绝,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听到洪念念找的就是我,我微微有些诧异,不过一想到地址就是她发给我的便心下了然了。

无足轻重的说了几句话就挂了电话,她无非是想看看我到底来没有,只是我和她说话的语气太过于轻快,一时忘了我拿的兆清屿的手机而他就在身边。

早在上次画作的时候洪念念和我已经将误会都解开了,她和我生气不过是因为陈苏杭,虽然我们几个人几乎从小一起长大,我从来都不觉得洪念念会喜欢上陈苏杭,就像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会爱兆清屿这么多年。

挂了电话我才发现兆清屿神色复杂的看着我,我急急的将手机塞进了他的手里,故作不开心道:“以后不要让我再接电话了。”

“你还想和我在一起吗?”我没料到兆清屿会突然说出这句话,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眼眸暗淡下去,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

“没事我给你时间。”他将我的手又往紧握了握,他的力气有些大,我的小手被他握的生疼,心里却满足的不得了。

我到底还是没有给他回答,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如果在念念和他之间选择一个我宁愿选择念念,我的未来都是地狱,我怎么忍心他陪着我以一起踏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何时病房里传来了兆清屿浅浅的呼吸声,我把薄被给他往上掖了掖最终还是踏出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