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别踩我的鱼尾巴》无删减阅读 襄离微巳小说全文

《师父别踩我的鱼尾巴》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师父别踩我的鱼尾巴》由圈臂为牢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襄离微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前东方大陆,有个类似亚特兰蒂斯的海国,里面住着许多好看的人鱼,他们漂亮又温柔,他们有钱又浪漫。然而因为太菜,被灭国,并被拖走做菜【并不是!是打工!】这是一个关于食物链底层,只想咸鱼度日的女主,走上光复海国【顺便泡美男】之路的故事。襄离在很小的时候就作为奴隶而被贩卖,却意外被北邑国的天才铸剑师买回当了徒弟然而微巳:襄离,你长大了,师父不能永远保护你,你要去寻找自己的自由了。襄离:不,师父!你换个大点的鱼缸我还可以继续在你身边咸鱼的!微巳:【笑着扔出去】…

《师父别踩我的鱼尾巴》 第19章 鬼畜天玑君 免费试读

座中有一人襄离还十分眼熟。

那人青衣缓带温文尔雅,淡眉素净嘴角含笑,正是那日她在微巳房中撞到的那个十分不普通的“大夫”,天玑君。

天玑君也来了?

不光是她心中惊讶,四周的低呼声也不绝于耳:

“天啊,那是天玑君吧,果然如传说中一般修竹风姿。”

“我没看错吧,那个斜坐着的红衣女郎是不是玉衡君?完了完了,这回的农桑不会是她亲自出题吧?”

传闻玉衡君虽为女流却性情暴躁,好不容易抽到一个简单的农桑,要是撞到了玉衡君手里,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你们……别说了……没看见那边那个阴沉沉的男人吗?不是说开阳君孤僻冷漠,专心钻研机括偃甲,从来不参与这样的盛事吗?”

“呜呜呜呜,北斗七君见了三个,我这次就算是没有入选,也死而无憾了。”

襄离:“……”

其实你们本来还能看见天璇君的,但是因为某些不可避免的意外,只能成为遗憾了。

一旁的云翼却拧起了眉头疑惑道:“好奇怪啊,今年是怎么了,竟然让北斗七君来参与选拔,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过看那三人的位置,似乎并不参与提问环节,只是在后方观测情况。

他叹了一口气,“可惜啊,要是天璇君也来了,看到我的优异表现,说不定直接把我收为座下弟子也说不定。”

“呃……”襄离看了一眼这个自恋的家伙,抽了抽嘴角。

云翼见到她一脸置疑,颇为不服气,“看你的样子似乎是不相信本少爷的厉害,行,本少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惊采绝艳。”

他抽的竹签序号十分靠前,被喊到名字之时优哉游哉的就往前一戳,好像来参加的不是令人如临大敌的学工选拔,而是普普通通的一场闲庭谈话。

少年锦衣,雍容自在,一问一回,对答如流。

询问机括、兵法、水利三科的座师显然十分满意,相互对视颔首,在云翼的竹签上用朱笔画了个圈。

如此就算是通过了选拔。

云翼愈发得意,拿着竹签冲着人群外的襄离使了个眼色,好似在说:看见本少爷大显神威了么?

襄离还真的有些震惊,没想到云翼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模样,但是刚才回答那些在她看来刁钻古怪的问题,行云流水信手拈来。

轻轻松松的就通过了测试。

她愈发沮丧,刚才座师询问云翼的问题她一个都不会,更别说自己抽到的是大家都齐声说难如登天的赋灵和辨物……

小鲛人幽幽一叹,开始想着云中学宫的茅厕究竟臭不臭……

不过事实证明,如云翼一般的人只是少数。

不少人仅仅只经历了几个问题就颓丧的回来,甚至有人坐在门口嚎啕大哭,还有人抱紧了门口的白玉/柱子,扬言辜负了父母妻儿一家老小的期望,要一头撞死在学宫门口……

当然,最终此人被以扰乱考场纪律为名拖了下去,还了澄心殿一片清净。

看来,自己并不是特别笨,只是云翼比较聪明而已。

襄离拍拍胸脯,表示内心终于平衡了一点。

眼角却突然瞥到一抹熟悉的粉色。

蒹葭拿到了朱笔点画的竹签,大咧咧的拿在手上,趾高气昂的从襄离面前走过。

襄离:“……”

她方才还对自己嫌弃的不得了,现在却故意从自己面前走,明明就是为了炫耀吧?

不过比襄离还要紧张的当属言无书,拿着竹签的手都开始颤颤巍巍,让人十分担心等一下他会直接一翻白眼晕倒过去。

果不其然,喊到他的时候,言无书脚下一软,以五体投地之礼磕了下去。

座师:“……”

这一番动作闹出的声响惊天彻底,还惊动了三个吉祥物一般坐在那里微笑、发呆、修指甲的北斗星君。

玉衡君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扭过头继续修指甲。

而开阳君则只是抬了抬眼皮。

只有作为大夫的天玑君医者仁心,温柔含笑,“快起来,这孩子没有摔坏吧?”

这声音令人如沐春风,言无书也没料到天玑君出言关怀自己,愈发感激涕零,更加结巴:“没没没没、没事,多多多、多谢天天天天、天玑君。”

天玑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真可惜,要是摔坏了,我塑骨术就有施展的机会了。”

一旁的医药座师闻言顿时一个激灵,天玑君的塑骨术还没有完全成熟,正缺实验对象。

天知道表面温文尔雅的天玑君几乎天天都在打断兔子腿,接上兔子腿,继续打,继续接……

不过言无书的坎坷可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

当他磕磕绊绊的答完题,便看到了三位座师那副纠结犹豫的表情,心里顿时一个咯噔,头上几乎乌云笼罩。

“唉……这位小公子还是明年……”

出声的座师依循惯例劝退的话还未说完,便听到一声淡淡的轻笑。

“这孩子虽然资质平平,可是我看他在医术一道还算有些前途,不如便留下来吧。”

本是轻描淡写蜻蜓点水的一句,可因说话之人是天玑君而变得重逾期千钧。

那人青衣淡雅,身姿如竹,眼睛微微一弯。

“是。”手持竹签的座师毫不犹豫,画下朱红一笔。

将竹签递回的时候,言无书的手还在不可置信的颤抖,瞠目结舌的道谢。

座师抛去了意味复杂的一眼,这孩子被天玑君相中,也不知是福是祸。

言无书的额头还因为刚才的“大礼”青紫泛红,可是他却好像恍然未觉,拿着手里的竹签不停的傻笑。

云翼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以啊小结巴,竟然被天玑君钦点入学,啧啧啧,算你厉害了。”

“过过过过、过奖。”言无书还陷在这个巨大的馅饼中无法自拔。

襄离的眼神愈发空洞,感觉自己腿软的几乎要步了言无书的后尘。

“小襄离稳住啊,实在不行咱们再战一年。”云翼出言安慰。

襄离面无表情的看他,不用了,咱们今年就能在茅厕相聚。

清清泠泠的喊序声宛如灌耳魔音,身边来来去去人来人往,换来的又是几人欢乐几人愁。

“二百九十八。”这催命声终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