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笙沈年的小说名宇宙甜婚:作精小妻惹不得无弹窗阅读

《宇宙甜婚:作精小妻惹不得》小说简介

《宇宙甜婚:作精小妻惹不得》是由作者袅袅归一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小说主要人物是莫笙沈年,作者文笔细腻流畅,情感质朴生动,值得一看!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情节是:天上掉下个帅男友和……富豪爷爷?人说否极泰来,被养母一家踩地上摩擦了二十年的莫笙在大学青春的尾巴,睡了个帅气男友。一路怒怼贱人、脚踢仇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末了,富豪爷爷横空出世,真公主羡煞世人。妖冶贱货?打!败家子弟?砍!找了个假太子?走!和你手牵手,走向人生巅峰。二十来岁的莫笙,把别人的几辈子活完了。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宇宙甜婚:作精小妻惹不得》 第一十六章 一箭双雕 免费试读

第一十六章一箭双雕

不过,到底久经社会扑打,老先生情绪不形于色。

“这就是帮我修复的小姑娘?”他淡淡地盯着莫笙,话却是对戴森说的。

“是的,这便是莫笙。别看她年轻,文史古籍如数家珍,修过瓷瓶、瓷壶、瓷碗等古玩,手艺不比一些老艺人差。”戴森忙笑嘻嘻地做介绍。

“修复得不错,虽说无法和原来一样毫无痕迹,但能修成这样已经很难得了。”

他小心翼翼地翻看端详,像是握着一款稀世珍宝,那种从眼神到嘴角的笑意溢出来,让莫笙觉得几个晚上的通宵修复是值得的。

“这手艺谁教你的?修复师我也认识一些,说不定我还认识你师傅。”老先生难得地开起话题。

“我并非专业出身。是觉得好玩,几年前才开始研究,并试着给别人修复一些小物件。我师傅不大有名,修复工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他不希望太张扬。”莫笙斟词酌句道。

经历上回沈家老爷子的来回盘问,为免麻烦,莫笙掰了这么一套说辞。

“不大有名的师傅……”老先生咀嚼着这些字眼,犀利的眸底带着几分探究,“小姑娘是怕我直接找你师傅,夺了你的生意不成。或者,那是你找高人代工?”

上一秒还沉浸在被夸耀的小确幸,这一秒便被泼了冷水。

如果是修得不好,莫笙可以虚心接受意见,可上来就质疑找了枪手,莫笙感到很受伤,霍然起身,“老先生,瓷器修复的难点在于原料和成品是不同物质,只能寻找替代材料修复,且要求修旧如旧,不破坏文物原有信息,这就考验着修复者在方寸之间上功力的深浅,需要修复者具备书、画、塑形等综合素质。没有人规定只有上了年纪的老头才具备这些素质。

老先生如果有其它选择,可以就此终止合作。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带着客户的期待去修复,才会更有冲劲。可如果质疑我捉刀代笔,晚辈不介意把工作室监控录像分享给您,让您监督我是否找了枪手。”

一时间包厢内带了些火药味,吓得戴森边打哈哈圆场边给莫笙使眼色,“莫笙,好好说话。到底年纪小,年轻气盛,慕老先生别介意,别介意。”

老先生从喉咙哼出一声,辨不清是喜还是怒,“倒是很有个性。”

莫笙挺直脊背一肚子憋屈,感觉怪怪的。就好似她是一本书,他要拿着放大镜来一字一句地读似的。

而这读取的方式过于尖锐。另外,这老先生八成也知晓沈家在掘地三尺找寻那瓷碗,他却紧揣着宝贝不作声。

这又是什么操作?

一时间,莫笙对这老头提不起太多好感来。

这时,老先生的跟班助理从实木门的方向走来,弓身恭谨汇报:“老爷子,门外有位姓纪的小姐求见。”

老先生抬起眼皮,犹豫了两秒,道:“让她进来。”

莫笙赶紧小心翼翼地把瓷碗包好放回包里,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慕董,刚刚看到您的车子在外面,还以为认错了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纪诗诗一袭艺术感极强的色彩连衣裙,笑盈盈地进门来打招呼。

“纪小姐呀,好久不见。”慕老爷子笑容可掬,“今天这身打扮让人仿佛看到了春天。”

纪诗诗大悦,却表现得克制礼貌。

俩人寒暄了几句。紧接着,纪诗诗转头望向莫笙,像是新发现似的。

“咦?你不是网上那个……”

慕老爷子略显好奇,“怎么,你们也认识?”

“有过一面之缘,但一直认不清脸,只是……”她故作怜惜的摇摇头。

莫笙微眯丹凤眸。

果然,下一秒,纪诗诗掏出手机划到某个页面递到莫笙和老先生之间,难以置信地道:“你看,这是不是你?”

莫笙凑过去一看,神情微变。

那是一条围脖新闻,上面写着“A大校花做小三疑被正室KO”,图片是她租房门外墙壁上的几个殷红大字,“小三去死”格外扎眼,而她的照片被当作嫌疑对象被扒了出来。

慕老先生望向她的眼神充满惊愕与失望,“这是怎么回事?”

莫笙赶紧道:“这其中肯定有误会,不好意思老先生,我得马上回去一趟。”

起身向老人家鞠躬,莫笙转身瞥了纪诗诗一眼,轻笑一声:“多谢诗诗小姐给我通风报信。我得回去看看是哪个王八羔子乱给我扣帽子!我是有多贱才给人当小三!”

这女人只要一出现,就没什么好事!

望着莫笙匆忙离去的背影,纪诗诗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

今天真是一箭双雕。

一来,慕老爷子集团的珠宝新品正在物色代言人,这是个绝佳的曝光机会,多少一二线明星削尖脑袋都想分到这块肥肉。

而决定权就在慕老爷子手中,他珠宝设计师出身,向来眼光独到、设计理念自成一派,有着创作人独有的执着,并非关系户所能左右。

今天,正好是她露脸的机会。

当她的眼线告诉她,莫笙和慕老爷子在包厢里单独聊了好长时间,她嫉妒得发疯。

慕老爷子近年来深居简出,哪怕是商会大佬,也未必能请得动他。

莫笙一个小门小户出身的养女,凭什么到哪里都能左右逢源!

这下,不管他俩什么关系,莫笙在老爷子心中的印象一落千丈了。

……

莫笙又怎会想到,自己随便接的一个客户,居然是百亿身家在商界举足轻重的珠宝大亨、倾慕珠宝集团董事长慕军尧。

她在饭店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在后排才落座,男人二话不说就给车门落了锁,然后油门一踩把车轰了出去。

莫笙只看到他的后脑勺。

这才注意到,前后排座位间有临时的铁栅栏,就跟出租车的那种配置有点像。再一看,驾驶位上那男人虽然梳了个大背头,但身上的衬衫看着不大合体,后脖子的衣领有发黄的汗渍。

驶出几分钟后,莫笙觉得不对劲,“师傅,这不是往A大的方向,你是不是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