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太后 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凤挽月秦君烨)

《倾城太后》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倾城太后》由大馒头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凤挽月秦君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凤家旺族嫡女重回古代,一朝睁眼重生金钗之年,仰天大笑老天有眼!可算轮着她造天造地的时候了!斗渣母败毒姐,各种工心算计阴谋阳谋忙得不亦乐乎时,竟然被个变态盯上了!什么,变态竟是当今圣上?那就权倾朝野吧!凤临天下,看她搅个天地间风起云涌!…

《倾城太后》 第十七章 凤衍坏事 免费试读

秦君烨回到王府,夏子涵一直在等候着,眼见着秦君烨回来,便迎了上去,“爷,如何?”

秦君烨凉凉的看了一眼夏子涵,道:“是不是日子过的太清闲,以至于你现在有些飘了?”眼看着秦君烨就要发火,夏子涵咻的一下离开了秦君烨的视线。

秦君回到自己的书房,看着手中来自于属下收集到的资料,这里所说的怕是没有一样符合现在的凤挽月,“你说,你还是凤挽月吗?”

回答他的只有无言的寂静,秦君烨收回手上的纸张,夹在一处书里,这才熄灭烛火,回到了屋内睡了过去。

等到秦君逸醒来已是第二日清晨,夕阳透着窗户照进了屋内,浅浅的亮光便惊扰了秦君烨,秦君烨一如往常早早去打了套拳法,吃了早膳便直奔皇宫。

然而今日的朝堂到底不如往日里平稳,尤为表现在凤家人身上,今日一早就弹劾自己的女儿,怕不是一个父亲可以做到的。

“启禀皇上,老臣有一事相说。”凤衍自凤挽月成为太皇太后想来安分守已,眼下突然亮眼,倒是让人措手不及。

慕容子宸看着下方的凤衍,道:“说。”凤衍看了一眼萧秉章,稳了稳心神,这才缓缓开口道:“老臣的女儿凤挽月虽说是贵为太皇太后,可是却是一介痴儿,实在难以担任掌管后宫的重任,还望皇上可以收回凤印。”

凤衍的话一说完,朝堂之上开始轰动了起来,所有人纷纷不是在议论这凤衍怕不是傻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慕容子宸见下方一片轰乱,面色一黑,“都给朕闭嘴。”地下的臣子皆知是惹怒了皇上,纷纷跪了下来,凤衍也不例外。

“凤将军,你可知今日这一番话,朕可以随时要了你的命。”凤衍听此,后背已是一片寒凉。

“老臣只是……”然慕容子宸并未打算给凤衍解释的机会,直截了当的断了其任何想法,“且不说母后是否合格,就凭母后是父皇亲自下旨这一点,你便没有资格去质疑,否则你便是对先皇不满。”

凤衍被戴上这样一定高帽子,哪里还敢再多说些什么,恨不得自己方才什么也没说过,只能颤颤巍巍的跪在地上,说道:“是老臣糊涂,是老臣糊涂啊。”

“糊涂,朕看你不仅仅是糊涂一说,母后如此一个精明能干之人,倒让你说成了痴傻,看来你这将军是不想当了。”凤衍早已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脱身,只好看着身后的萧秉章。

然萧秉章也未想到慕容子宸会如何护着凤挽月,心中也是气愤不已,哪里还管得了凤衍的死活。

“皇叔,不妨说说你的看法?”慕容子宸还是习惯问问秦君烨,早在凤衍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秦君烨就已是不喜,现下自是不可放过。

“罚。”慕容子宸也有此意,这凤挽月乃是先皇亲封,手上还有权杖在手,就连玄光大师也嘱咐其要好生护着,慕容子宸不得不好生看管,再说这凤挽月并未对自己不利,慕容子宸自是不介意护着点。

“既如此,那凤将军便在府内禁足一月,罚俸半年。”凤衍只好忍着苦涩接下了这惩罚,“老臣遵旨。”

“退朝。”慕容子宸离开之后,朝堂便也散了,萧秉章率先离开,凤衍恶狠狠的盯着萧秉章的身影,当真是有苦说不出,而秦君逸则是来到其身边,看在还跪在地上的凤衍,说道:“愚蠢。”

凤衍一愣,直到殿内在无一人这才起身回到了府里,柳瑶自凤衍上朝就一直在府门前徘徊,这不好不容易看见凤挽回来,忙扭着水蛇腰迎了上去。

“老爷,事情如何了?”若说今日之事,还有柳瑶的推动,现下凤衍看见柳瑶,更是气极,甩开柳瑶缠着自己当然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柳瑶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好,忙跟了上去,二人回到了屋里,柳瑶小心翼翼当然上前,为其倒了一杯清茶,“老爷,皇上怎么说?”

“怎么说,瞧瞧你当日干的好事,老爷我这辈禁足一月,罚俸半年你可满足了?”柳瑶哪里会想到事情不仅没有如自己所想,反而有了如此大的偏差。

“这……皇上怎会偏袒凤挽月那个贱丫头!”别说柳瑶不解,就连凤衍也不知到底哪里出错了,“莫要再提了,真是晦气,家门不幸啊。”

柳瑶见凤衍恼怒,扑进凤挽的怀里,一双柔软无骨的小手不住的抚摸着凤挽的胸口,“老爷莫要气了,今日那凤挽月运气好,躲了过去,可是萧家自是不会放过她,我们就且看着那贱丫头如何死的,这样一来,萧家也不会再找上老爷,何乐而不为呢?”

凤衍本没有想到这里,可经过柳瑶一番言词,心中莫名气消了不少,“说的在理。”搂着柳瑶的细腰,柳瑶悄悄拉低了胸口,凤衍看了看,不由自主的咽下口水,心中**难耐。

没一会儿两人就滚到了床上,柳瑶自然是好生伺候,一番云雨之后,凤衍早已没了之前当然生气,“权当了一个月歇息了。”柳瑶趴在凤衍的胸口,想着凤挽月如此幸运,眼中带着一丝杀意。

朝堂上的事情尽管无人说,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自是可以打听到,碧柔就是听到这样的事情连手头上的事情也来不及去办就急急忙忙跑了回来。

“娘娘,大事不好了。”碧柔又是这般,凤挽月都已经习惯了,淡定的倒了一杯茶放到碧柔面前,碧柔狼吞虎咽的喝了下去,这才觉得舒服了不少。

“娘娘,我听他们说,今日您的父亲当朝弹劾了您。”凤挽月点点头,说道:“这事情兰姑姑已经说过了,你就当个话题听听就好了,再说了,那也要他凤衍有这个本事才行。”

碧柔不知该如何表现证据的惊讶,“娘娘,这么大的事情,您怎么就不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