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易许嘉允 京城傍晚时分燥热的天气张易许嘉允

《京城傍晚时分燥热的天气》小说简介

主角叫张易许嘉允的书名叫《京城傍晚时分燥热的天气》,是作者桃子卖没了所编写的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会隐身而行走在都市中的奇人。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京城傍晚时分燥热的天气》 第9章 :嫌疑人 免费试读

张易有点不爽,因为他下楼时,又有两个警员加入了护送他的队伍之中,似乎他成了嫌疑人一样,而待他们走到酒店外面时,很多人的目光也都齐唰唰的看向了他,所有人的眼睛里有震惊和疑惑。

“怎么回事?”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是许嘉允,她正在一辆警车上休息呢,然后就看到张易被带了出来,虽然张易没戴手铐之类的,但明显是被押送出来的啊。

所以她第一时间从车上跳下来问了一句。

而许嘉允许音落下时,三个穿便装的也从另外一辆警车上走了出来,其中两男一女,走在最前面的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有些微秃顶,另外一个男子三十左右岁,长得挺帅,最后一个则是个挎包的女子。

“没什么事,他发现了炸弹,我们例行做个笔录。”那秃顶男子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拿出一张胸卡,挂在衣服上。

胸卡上面写着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江’。

另外的警员则叫做‘李勇’,和某著名主持人重名。

那女子的胸卡上则写着‘陆晓芸’。

“你好,上车说话吧。”刘江极其严肃,并对张易做了个请的手势。

“完了,完了,我这是被你们怀疑了啊,草。”张易小声骂了一句,然后直接钻进了一辆防爆车里。

“小陆,你记录一下。”副大队长刘江坐到了张易对面,问道:“你叫什么?”

“张易。”

“哪里人?”

“山东。”

“具体住址,身份证拿出来。”刘江道。

“没带。”张易有情绪,虽然身份证在身上呢,但就是没掏。

“你说话注意点,什么态度?”那负责记录的陆晓芸突然轻喝一声道。

“什么什么态度?美女,你吓我啊?就这态度,爱咋咋地!”张易轻挑式瞪向了陆晓芸,这女警岁数和他差不多大小,而且也特别漂亮,如果再穿上制-服的话,绝对是制-服诱-惑。

“收回你的狗眼,你乱看什么?”看到张易在自已胸脯描来描去时,陆晓芸气得差点动手,这小保安也像个十足的小流氓。

“好了,你别紧张,我们没有其它的意思,你总该知道你的身份证号吧?说一遍。”刘江这时候突然笑了笑,示意张易放松。

张易立即说了一串数字,而就在张易说字自已的身份证号时,另外那个叫李勇的警员则拿着手机下了车,似乎打给谁核实去了。

“你来丰都多久了?”这时候刘江继续问道。

“大叔,你问我来这里多久干嘛?你咋不问炸弹的事儿?你们在怀疑我吧?要是这样,你们这不是让做好事的寒了心嘛,我找到了炸弹不假,但也不至于像审贼一样的审我吧?”张易委屈道。

“哼,我们两组人马,上百人进去找都没找到,怎么就偏偏让你找到了呢?而且你之前明明在大堂了吧?连我们龙局长都看到你了,然后过了不到两分钟,你直接就在三楼发现了炸弹,你说你不值得我们怀疑吗?难道那炸弹是你放的,所以你才能直接找到它?所以你现在你最好识相点,我们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那陆晓云又忍不住的板起脸喝斥起来,这小色狼不吓唬他一下,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好吧,好吧,那你们问吧。”张易有一种想骂娘的冲动,不就做了一回好事吗?怎么就成了嫌疑人了呢?

“你来丰都多久了?”刘江继续之前的问题。

“一个月整,今天刚拿工资!”张易没好气的回答道。

“哦,你之前干什么的?什么职业?什么时候来的京城?”

“我之前啊?当过水电工,做过出租车司机……”

“还当过打手吧?”突然间,那个打电话的李勇回来了,他冷笑一声道:“两次被行政拘留,一次刑事拘留,共三次,都是伤人对吧?”

李勇继续道:“副大队,信息出来了,这小子以前在他们家乡那边三进三出,不是个省事的主儿。”

“行了,先铐上,具体回去再审。”副大队刘江心里已经有数了,一个刚刚进入丰都一个月的新保安,一个两分钟内能在二十八层大夏迅速找到炸弹的保安,一个曾经被三次拘留过的人,嫌疑太大了,所以已经很有必要铐回去正式审查了。

“小子,把手伸过来,我跟你说,别反抗啊,否则罪名更大。”那李勇掏出手铐道。

“那炸弹不是我放的,不信你们调监控录像。”张易急道。

“哼,你没放不代表你与炸弹没关系,你最好别动!”那陆晓芸冷哼道。

“你特么的有病吧?老子不就是找到炸弹了吗?找到炸弹也有错?”张易脖子上的青筋都胀了起来,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容易做了回好事,但却被当成了嫌疑人,他比窦娥还要冤。

而且他下意识的害怕进局子的,所以反应有些过激,拳头也捏得紧紧的,似乎要动手一样。

“嘴巴放干净点,手伸过来。”李勇拿着铐子,目光锋利的看着张易,而陆晓芸已经把手伸向了腰间,随时要掏枪的样子。

“许总,许总,救命!”张易知道,这个时候,只有美女老总能救他了,而且也必须她来救,毕竟自已是为她找炸弹的啊。

“住手,你们干什么?”许嘉允早就关注着这边的动向呢,所以看到车上几人似乎要用手铐铐住张易时,她就立即跑了过来。

“许总,这个保安我们要带回去调查,他有前科,且我们怀疑他与这宗炸弹案有关。”

“放屁,你把话给我说明白?老子什么前科?老子以前那是打架,不是放炸弹,你特么的想阴死我啊?许总,我跟你说,刚才是我找到炸弹的,可是我找到炸弹我还有错了?他们怀疑是我放的炸弹,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不可能是他放的!”许嘉允立即摇头道。

“或许他有同伙呢?他同伙放的,所以他知道位置!”那陆晓芸道。

“那也不可能是他!”许嘉允再次摇头,直觉上,不可能是张易的。

“那我们也要带他回去协助调查!”陆晓芸哼了一声道。

许嘉允就冷冷的看了陆晓芸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哎,许总别走啊,让他们放我啊。”

“你消停一点等着。”许嘉允回头瞪了张易一眼道。

“哼,找龙局长也不好使,你是嫌疑人,必须把你带回去。”那陆晓芸对着许嘉允的背影轻哼道。

“美女警官,你有经期综会症吧?”

“哗~”的一声,就在张易的话音刚刚落下时,那陆晓芸竟然直接把枪掏了出来,并打开了保险,顶在张易脑门上。

“你再说一句试试?”陆晓芸扬着眉毛道。

“你有经期踪合症,有种你开枪,你不开枪你就是老子日出来的,老子以后还要****!”张易的倔劲早就上来了,所以哪里会怕这陆晓芸的恐吓?

“我打死你这个**,打死你……**……”陆晓芸被张易的话气得彻底暴走,眼圈都红了,她还是一小姑娘呢,这个小保安不但用眼神亵渎她,还明目张胆的骂她,所以热血一上头,就什么都不管了,抡起枪托就砸。

“砰~砰~砰~”劈头盖脸,不分轻重的砸了下来,而张易则一点没动,也没躲,任由陆晓芸打个不停,甚至他的嘴角还在笑着,轻浮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