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家太后免费阅读全文 凤家太后大馒头

《凤家太后》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凤挽月秦君烨的小说叫做《凤家太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大馒头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凤家旺族嫡女重回古代,一朝睁眼重生金钗之年,仰天大笑老天有眼!可算轮着她造天造地的时候了!斗渣母败毒姐,各种工心算计阴谋阳谋忙得不亦乐乎时,竟然被个变态盯上了!什么,变态竟是当今圣上?那就权倾朝野吧!凤临天下,看她搅个天地间风起云涌!…

《凤家太后》 第十六章 萧羽柔告状 免费试读

“翠红,莫不是跟着久了,连规矩也忘了!”萧羽柔此时正在气头上,翠红主动站了出来让其出气,自是不得不接下这怒气。

翠红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娘娘,奴婢错了,求娘娘饶了奴婢这一回吧。”萧羽柔看了一眼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的翠红,缓缓说道:“仅此一次,若是还有下次,本宫定饶不了你。”

翠红忙磕头谢恩,“起来扶着本宫。”翠红不敢有丝毫怠慢,忙站了起来扶着萧羽柔,就这样一直撑到了午时,萧羽柔由人扶着去了太皇太后的宫殿。

一进殿内,萧羽柔未见其人,便有了哭声传来,太皇太后本还在念佛诵经,这哭声着实太过刺耳,太皇太后无奈,只好起身来看了看。

“姑姑,那个凤挽月欺负我。”太皇太后看着萧羽柔这个样子,误以为是受了刑罚,忙让人扶到一旁的榻上,“去传太医。”

“这又是怎么了?”太皇太后着实是头疼,这三天两头便是出事,如何受得住,若不是萧家女,当真是不想理睬。

“姑姑,今日那凤挽月竟让我行礼到午时才可结束,险些废了羽柔这一双腿。”太皇太后可不是好糊弄的,不用说便知是萧羽柔又惹了凤挽月。

太医来了,为其上了活血经络的药便离开了,太皇太后放下手里的佛珠,说道:“哀家说了,日后你与那凤挽月莫要起太大当然冲突,该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拿不走,你又何必争那一时之气。”

萧羽柔未料到太皇太后会说出这样的话了一时之间委屈的不行,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太皇太后见此,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不得不劝慰一番。

“你乃是萧家女,等这天下成了萧家的天下,你害怕没有那凤印!”萧羽柔知道,可是现在心中不得滋味,却只好收回了眼泪,见萧羽柔听进了自己的话,太皇太后总算了缓了脸色。

“今日你想必也是无事,就与哀家一同用膳吧。”萧羽柔自是不敢拒绝,乖乖待在了殿内,太皇太后见安生了,继续方才的事情。

日子在徐氏离开之后算是安稳了一些日子,自那日夏子涵开始查探凤挽月之时,事情怕是就要开始出现不一样的转折点。

“爷,子涵查到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秦君烨放下手中的兵法,道:“说来听听,本王倒是想知道究竟是如何重要的事情,让你如此急躁。”

夏子涵有些汗颜,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的怕是只有自己主子一个人了,“爷,虽然未查到凤挽月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故,但是属下打探到爷您之所以当上这话摄政王之位,乃是全都拜凤挽月所赐。”

秦君烨一愣,显然对于这样的结果一时无法接受起来,“一个小小的凤挽月如何能劝说那顽固不化的先皇?”秦君烨愈发好奇了,这凤挽月究竟还能为自己带来多少的惊喜与未知。

“爷,这个属下就不得而知了,若不是属下有幸看见玄光大师,此事怕是无从得知。”夏子涵想着今日的偶遇,着实让其大吃一惊。

“玄光大师?这玄光大师可不是谁都能看见的,你倒好,得了这么一个幸运。”夏子涵憨笑着,道:“爷,您别取消属下了,但是此话是玄光大师亲口说的,但是问其缘由,却不愿意说了。”

秦君烨仔细思考了一番,“看来本王需再一次去一趟凤挽月的寝宫了。”夏子涵听秦君烨这般说,不紧黑线,心中不紧吐槽着,爷您这样真的好吗,怎么说那也是一个姑娘家。

但是夏子涵万万不敢说出来,等到夏子涵回过神来,哪里还能看见秦君逸的身影,夏子涵随着夜色,一路潜入宫内。

快速而准确的来到凤挽月的寝宫,此时寂静无声,就连殿内也是空荡荡的,秦君烨就着月色进了屋子。

若不是今夜凤挽月察觉到有人前来,怕是冷不丁又要被吓一跳,“秦君烨,你莫要太过分。”凤挽月一个转身就看见来人又是秦君烨,眼中满是嫌弃。

秦君烨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毫不掩饰的嫌弃,不由自主当然笑了起来,“太后莫怪,本王只是来问些事情。”

凤挽月气的咬牙切齿,一掌拍在桌子上,“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上次的事情你莫不是还不清楚?”

秦君烨摇摇头,说道:“想来太后是误会,本王这一次可不是来问徐氏一事,而是关于你与我之间的事情。”

“不知哀家与摄政王之间能有何事?”在凤挽月看来,二人此前并无交集,何来事情,然知道了真相当然秦君烨并未这样认为。

“本王听说,这摄政王一位乃是太后娘娘求的先皇。”凤挽月一惊,“你是如何得知?”秦君烨自然不能如实告知,见秦君烨并未开口解释,凤挽月只好作罢。

“哀家虽然劝说过先皇,但是这最后的决定乃是先皇所下,与哀家无半分关系。”见凤挽月要脱去这一份关联,让秦君烨有些不悦。

“本王做了这摄政王,既然太后与本王有了这羁绊,便是抹不去了。”凤挽月可不愿意扯上任何关系,“摄政王莫要说笑,你好好做你的摄政王,哀家好好做太后,你我互不相干,岂不是美哉。”

秦君烨神秘一笑,“晚了。”凤挽月还欲多说,未料秦君烨突然离开,凤挽月正急着解释,不想随后便传来敲门声。

“娘娘,您该沐浴了。”凤挽月只好收回方才的举动,让碧柔进了屋里,碧柔带着一群人端着热水与凉水进来,在浴桶里撒上花瓣,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凤挽月不喜沐浴时身旁有人,这些碧柔早已经清楚,脱下身上的衣衫,凤挽月躺在浴桶里,耳边全是方才秦君烨所说的话,不由得深深叹了一口气,这想要安稳为何就这么难。

秦君烨离开之后并未急着离开,反倒是直到屋内烛火灭了才离开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