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清歌顾子衿小说目录 穆清歌顾子衿免费阅读

《嫡女谋略之重生》小说简介

主角叫穆清歌顾子衿的小说叫《嫡女谋略之重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巫小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青楼下,她淡然地面对陶元城与姑娘颠软倒凤,被吩咐在一旁静等,也不为之所动,他却怒了!花样作死,秀恩爱!把她越推越远,直到看到她和王爷顾子衿在一起他却吃醋的发疯。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她清冷一笑,前世的债我不报,今世我也再不招惹于你!那我呢?顾子衿一把搂过细腰,窝在她的耳畔轻语。她脸色微微一红,轻巧的转身脆生生道:聘礼说话。…

《嫡女谋略之重生》 第17章 取她性命 免费试读

“送入洞房。”

赞礼郎再次高声一喊,便算是礼成了。

待两位新人从一旁走进去,底下终于有人按捺不住朝着穆清歌走过来道:“敢问这位姑娘是?”

“是啊,姑娘好像不是邑都人吧?”

否则如此绝色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虽然模样有些熟悉,可他们却并不认识。

瞬间,穆清歌面前已经围了许多身着锦衣的公子哥。

她正要开口回答,不防突然传来个阴沉的声音道:“她是本大人的未婚妻!”

众人回头,看到怒火中烧的陶元城负手而立。

陶大人!那他的未婚妻不是…………穆清歌!

有人反应过来惊叫:“怎么会……”

他们印象中的穆清歌虽然也是清秀佳人,可比起眼前的女子来说还是差远了啊。

“诸位见笑。”穆清歌并不紧张。

大方典雅道:“听若,将贺礼拿给太子府的管家。”

“是。”

听若说罢,捧着盒子走开了。

而穆清歌这样一说,正是变相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如此一来,不少人都惊掉了大牙。

众人讪讪而退,陶元城坐到穆清歌身旁脸色铁青道:“好的很,本大人真是小瞧你了。”

“大人何以见得?”

穆清歌泰然自若,感受着四周依旧有不少炽热的目光传来。

“这可是欣儿作为女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你也要破坏?穆清歌,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良心。”

这种东西不能当饭吃吧,人善被人欺。

她上一辈子就是太有良心了所以才会那么忍气吞声,以至于最后又落得什么下场呢。

李欣儿惯会做表面功夫,陶元城看不见她恶毒的想要毁了她,看不见她狠辣的想断了她穆府的生路。

他只看见她被穆清歌所欺,便不问青红皂白的去指责穆清歌。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到了陶大人这里还真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以至于他连脑子都没了。

“你在拐着弯骂我?!”陶元城眯起眸子透露出危险的光来。

“民女不敢,大人可莫要多想。”穆清歌端坐于席,目不斜视。

一切都按着她计划中的发展着。

她早已不是当初青涩的女子,所以这么打扮自然不全是为了争一时之快。

除此以外,今日太子成亲,来的宾客多为达官显贵,她更想趁此机会结交一番。

想要扳倒李府这棵大树,就必须步步为营。

陶元城不想穆清歌在此地久留。

因为现在大多人口里讨论的并非是李欣儿今日风光出嫁亦或是这场亲事是多么的佳偶天成。

重心已然从结亲的人转移到了半路杀出的穆清歌身上,人们口耳相传的皆是穆清歌有多么艳惊四座。

她,成功的反客为主。

新房内,李欣儿听着丫鬟传来的消息整个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

李欣儿怨恨,她好好的亲事,却叫穆清歌出尽了风头!

明明上一秒她还被整个邑都的女子疯狂的羡慕着。而这一刻所有人却忘了她才是今天的主角转而去称赞一个小小的商户之女。

长长的指甲因用力而陷进肉里,殷红的血霎时流出。

可李欣儿就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猛的将自己的盖头掀开道:“我倒要去看看,她到底如何惊为天人。”

“太子妃万万不可啊。”一旁的丫鬟忙将李欣儿拉住。

“这不合规矩,小姐这样自己掀开盖头已经很不吉利了。”

“规矩,现下还要这些规矩做什么!爹爹呢,我要见爹爹!”李欣儿红着眼睛有些抓狂道。

“老爷和太子爷都在外边接待宾客呢,这会儿怕是抽不开身。”丫鬟面露难色道。

“那妍儿呢?!”李欣儿不死心的问道。

“老爷怕二小姐添乱,所以将二小姐留在了丞相府。”丫鬟答道。

是了,自己的妹妹因为不甘心太子妃之位被取代没少跟自己闹过,爹爹怕今日闹出笑话就没有带她过来。

李欣儿忽然有些憋屈,一种孤军奋战的感觉油然而生。

最后怀着希翼问道:“元城可来了?”

“陶大人倒是来了,只是……”

丫鬟唯唯诺诺,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只是小姐现在见陶大人更不合规矩啊,若是被旁人看到,只怕对小姐名声不太好会被人诟病的。”

“你不会不让旁人看到?!”李欣儿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是,奴婢知道了。”丫鬟心中一惊,十分惊恐的应了下来。

这一边,穆清歌不紧不慢的动了几筷子桌上的菜。

当有人来敬酒时,她也是淡然一笑便应下了。

唯一令人感到不适的,大概是有一道目光至始至终好像都在打量她。

穆清歌摇摇头觉得自己想来是喝多了。

错觉吧,毕竟那个人怎么会一直打量她呢,他早已有了属于心底的白月光。

正思量时,余光忽然瞄到一个身着桃粉色衣服的小丫头鬼鬼祟祟的跑到陶元城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接着就看见陶元城凝眉,沉默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丫鬟立时欣喜的退了下去。

看丫鬟这打扮,应该是李欣儿的陪嫁丫鬟才对。

这么说,是李欣儿要找陶元城!

不动声色的喝下一杯酒,穆清歌不禁有些好笑。

都成这样了这两个人还要藕断丝连,真真是叫人感动。

李欣儿也是胆子大,这等日子也敢见其他男人。

再添了一杯酒给自己,穆清歌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望向别处。

不防电光火石间,对上了那双清冽的眸子。

顾子衿……

心底似被一片羽毛轻轻挠了一下。

他看她作甚,穆清歌错开视线。

再看陶元城时,发现他已然站起身准备离席。

酒杯轻轻搁置于案上,她悄悄的跟了上去。

穆清歌从未跟踪过人,是以跟踪手法不甚高明。

可不知是陶元城见李欣儿心切还是被喧闹的宾客喧哗声遮住影响判断,他竟一直没有发现后边多了个人。

粉衣小丫鬟在前边带着路,随着路径的七拐八拐,陶元城停在了一座极大气奢华的院子里。

小丫鬟把门打开让陶元城进去后自己则关好门守在外边望风。

穆清歌有些犯愁,这样的话根本就看不到里边的情况。

四下瞧了瞧,穆清歌灵机一动,轻轻的绕到了侧面的窗下。

屋里传出谈话的声音。

“元城,你一定要帮帮我,我被她害得嫁给太子不说,她如今还破坏了我大喜的日子。”

“你听听外边那些谈论都在说她穆清歌有多风华绝代完全不记得我这个新娘子,这太残忍了。”

李欣儿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无比。

“你要我怎么帮你?这种事不是应该找你夫君做主嘛!”陶元城出言讽刺道。

“元城,你这还在怪我对不对,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啊,我明明是想将她送到太子床上的,谁知道会变成这样,我是爱你的!”李欣儿急切道。

“你不必多说了,你的事,我不想再管。”陶元城冷漠道。

“元城,你不能这样对我。”

李欣儿声音变成了哭腔,想来是哭了起来。

“这不都是你自找的?!”

陶元城加重了语气带着强烈的不满,可到底又不忍心看着李欣儿哭的这般伤心,便沉沉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这么说你答应我了?”李欣儿欣喜道。

“嗯。”

沉沉的一个字响起,叫穆清歌瞬间跌入了冰窖。

陶元城啊陶元城,她穆清歌终究还是抵不过一个已经背叛他的女子吗。

现在人家都是太子妃了,他还要帮她害她。

若是上一世穆清歌听见这一席话只怕会冲进去跟这两个人同归于尽吧。

而这一世,虽然凄凉,她却也沉住气继续听了下去。

“元城,我想好了,趁着今天人多眼杂,我们直接送她去见她爹吧。”

李欣儿说出这样蛇蝎话语的时候依旧是可怜兮兮的样子,若叫旁人看了,还以为是有人要对她不利呢。

“你要她的命?!”

陶元城惊诧一下,倒是没想到李欣儿会恨穆清歌如此之深。

“元城……”李欣儿泪眼朦胧,带着祈求。

“你……让我想想。”

陶元城并未直接答应,李欣儿眼里恨意更甚。

“元城,你在犹豫什么,你不是也讨厌她吗?”

“可我从未想过要她的命,且她是皇上赐婚,若是她死了,皇上定然会派人来查,你不要太意气用事。”

“我不管,我真的是一刻也忍受不了她了,元城,只有你能帮我了。”

李欣儿继续抽噎起来。

“此事需要从长计议,你不可轻举妄动。”陶元城安慰道。

“那你到底帮不帮我。”

“我………”

话还没出口,窗外忽然响起啪嗒一声。

陶元城立时做出一个噤声的东西,一脸警惕的朝窗户走去。

而这啪嗒的一声,正是穆清歌不小心弄出来的。

她在这里蹲了许久一时之间腿麻,才碰到了一旁放置的杂物弄出声响。

眼见自己要暴露,穆清歌心底一横正打算来个正面对峙。

不防腰间一紧,被人抱着轻飘飘的移到了一个偏远的角落。

谁?!

穆清歌刚想看清楚来人的面孔,耳边忽然传来带着凉意的声音道:“别动。”

这是顾子衿的声音,他也跟过来了?!

正疑惑时,只见方才她偷听的窗户已然被陶元城打开。

在四下观察了一番并无不妥后,又十分谨慎的将窗户关好。

“王爷怎么过来了?”

见安全下来,穆清歌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了一点道,毕竟方才那个姿势实在是有点太近了。

“本王随便逛逛。”说完,顾子衿从一旁出了院子。

“王爷真是随便。”穆清歌忙跟了上去,显然是不相信这样的说辞的。

这无疑随便的太巧了。

“自然。”

“…………”穆清歌被这斩钉截铁的话弄得一时竟无言以对。

便福了福身道:“刚才多谢王爷出手解困。”

“蠢。”

定定的吐出一个字,对方似乎懒得再跟她废话。

两人便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走回了宴席处。

听若在不远处张望着,见了穆清歌忙跑过来道:“小姐你去哪里了啊,怎么也不等等奴婢。”

说罢看到一旁的顾子衿,也行了礼道:“王爷。”

顾子衿点了点头走向一旁坐了过去,穆清歌也坐回了原处。

其实途中她本来想说点别的,比如梨儿拿了解药恢复的可好,或者今日案上的菜肴好不好吃。

亦或是她今日的装扮好不好看,可话到嘴边,却没有一句话能问的出。

罢了,如此也好。

她也懒得再与他有过多的纠葛。

拉拢达官显贵的计划名单中,顾子衿不在列。

再过了不大会儿,陶元城也回来了。

他坐回座位细细打量了穆清歌许久,但并未打量出半分不妥来便放弃了。

穆清歌面上掩饰的极好,但心里早已是五味杂陈。

后边他与李欣儿的交谈她没有再听到,也不知他是否答应了李欣儿今日要取她性命。

不过想来,该是答应了吧。

含着浅笑安静的坐着,穆清歌心里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想要她的命嘛,恐怕,没那么容易取吧。

天黑的时候,皇上终于准备起驾回宫。

众人恭送走皇上后便也开始散了,就在穆清歌也准备离去时,半空中猛的响起一道破空的声音。

穆清歌闻声脸色一变,这是皇上刚走便隐忍不住的要对她动手了嘛!

身体一侧抓住听若闪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一只箭狠狠的插在了她方才站的位置。

“刺客!有刺客!!”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整个太子府的人立时慌乱了起来。

大家惊叫,逃跑,乱作一团。

就是在这乱哄哄的时候,陶元城却看见身着白衣的女子出奇的平静。

她隔着重重人海,目光灼灼的看了过来,下一瞬,笑靥如花。

陶元城只觉得脑海中像是有什么轰的一声炸开来。

嘴唇动了动,就看见女子决然的背对着他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穆清歌笑,是笑他愚昧竟真的被李欣儿当枪使,真是可悲。

深深庭院空旷的没有丝毫障碍,很容易便会成为别人的靶子,穆清歌没有多想拉着听若就逃到了不远处一间屋子里。

因为是针对的她,旁的宾客早已跑的不知去向。

偌大的太子府瞬间没了人影,就连太子等人也不在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