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不要闹(主角江晚晚萧墨白) 反派不要闹免费试读

《反派不要闹》小说简介

主角江晚晚萧墨白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古代言情小说,名字叫做《反派不要闹》,是作者江小愚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的一部作品,小说主要内容是:往常出门都是她们等白玉珍,这已经是个习惯了,可是今天竟然连江晚晚都要让她们等,她们心里就不平衡了。…

《反派不要闹》 第2章 活色生香 免费试读

“小姐,我常跟家主走动,不会认错的,这个人确实是萧侍郎。”董大颤抖着的声音又响起来,他自然知道萧墨白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如果不是他,以后被惦记上,也不会有江家什么好果子吃。

江晚晚心很乱,她没杀过人,相反在现代的时候,她连流浪猫狗都会照顾,但是现在她不得不这么做,江家和萧墨白只能选一个,那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坚定了决心的江晚晚心口又莫名的一痛。

江晚晚捂住胸口,皱了皱眉头,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江晚晚冷着脸对董大说道:“我不喜欢麻烦,我想你们也不想给江家带来麻烦。”

说完转身就走,可谁知走了几步,胸口就越来越痛,像是有一只手握着她的心脏慢慢收紧,终于在江晚晚疼的喘不过气的时候,江晚晚停下脚步。

江晚晚心中疑窦又起,转身往后走了几步,疼痛感就消散了些,再往前走,心口疼痛就又加剧起来。

江晚晚此时已经有些慌了,不会吧,她没听到像其他小说里有系统声音的提示,但是确实只要靠近萧墨白胸口就不会痛,这种痛来痛去的感觉怎么回事?这难道是巧合?!

董大他们不知道自家小姐是怎么了,也跟在江晚晚后面来来回回地走了几遍。

江晚晚握了握拳头,看着躺在地上的萧墨白,咬着牙对董大说:“把他带回去!”

董大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萧墨白抬了起来,兴许是扯到萧墨白的伤口,而江晚晚也因为萧墨白的疼痛而疼起来。

啊啊啊啊啊,疼啊!!

胸口突然疼得江晚晚眼泪都要出来,江晚晚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董大他们抬着的萧墨白,难道萧墨白疼她就心疼?这是什么鬼联系?!

可江晚晚不敢大意了,于是对董大他们喊道:“你们轻点!”

讥讽的表情从萧墨白的脸上一闪而逝,这个女人,以为改变了主意就会逃过一死了?现下见过他重伤的人,一个都不能留。

董大他们去镇子上找了大夫,给萧墨白拾掇伤口的时候,江晚晚在床上捂着心口疼得死去活来。

董大他们抬出去几桶被血染红的水后,萧墨白的伤口终于都包扎好了,大夫交代了天气渐渐热了,要两天换一下药,每天还得喂药和小米粥,否则体力不支也会有性命之忧,要是伤者有发热的情况一定要及时来找他。

素秋回来告知江晚晚这些的时候,江晚晚心痛的感觉也渐渐消散了,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发愣。

萧墨白死不死的江晚晚根本不担心,心里甚至还想着要是萧墨白死了也好,可转瞬又陷入深深的担忧之中。

自己心痛的毛病,到底跟萧墨白有什么联系,如果真有联系,又会严重到什么地步?

难道萧墨白死了,她也会跟着心痛而死?

想到这,江晚晚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死心的还要去试验一下。

大夫临走前都交代过了,怕萧墨白晚上发热,董大几人准备轮班照顾萧墨白。

江晚晚过来的时候,董大怔了怔,连忙起身问道:“小姐这么晚还不休息?”

江晚晚盯着躺在床上的萧墨白,对董大说道:“我有点事要做,你们先出去。”

董大和素秋对了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迷茫,董大想到自家小姐喜欢美男的性子,又瞥了床上虚弱却依然俊美非凡的萧墨白,咽了口唾沫,小心地说道:“小姐,萧侍郎病重着……”

就算再喜欢,可这人是当朝宰相都不愿意得罪的御侍郎萧墨白啊,小姐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啊。

江晚晚没明白董大的意思,她现在只想知道自己心痛的毛病究竟跟萧墨白有什么联系,嫌弃董大话多,瞪了董大一眼,不耐烦地说道:“废话怎么这么多?我又没瞎,难道我能要了他的命不成?!”

董大想想也是,向江晚晚鞠了一鞠,就带着素秋出门去了,关上门的那一刻,看到自家小姐走向床边的身影,想到自家小姐好美男的癖好,心里又害怕,又有点同情萧墨白。

而被董大误会要占萧墨白便宜的江晚晚,撸起了袖子,活动活动手腕,朝床上的萧墨白说道:“萧侍郎,你醒着吗?”

一连问了三遍,江晚晚也没得到回应,这回江晚晚放心了,瞬间掀开盖在萧墨白身上的被子。

因着伤口众多,大夫包扎完后交代董大不得给萧墨白穿衣,所以此时萧墨白只松松的系了一条长裤,赤着精壮的上身躺在床上。

尽管在现代江晚晚见惯了肌肉发达的男人,也略微知道萧墨白身材很好,但眼前活色生香的场面还是让江晚晚惊艳了。

坚实的骨架,厚圆的肩膀,身上肌肉不似现代男人在健身房喝增肌粉练出来的,而是精瘦有料,耳朵不禁有点发热。

**,一个反派身材这么好干什么!这就是小说中常写的螳臂蜂腰吧?!

萧墨白怒气顿生,没想到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在知道他的身份后,还对他有非分之想,手指微微收拢,就待她靠过来的时候,给她点颜色瞧瞧。

她正瞅准了萧墨白肩膀的一处伤口,青布上渗出斑斑血迹,毫不犹豫地戳了上去。

“嘶……”

江晚晚下手之后,心口就像被几十根小针扎了似的密密麻麻的疼起来。

不会吧……

虽然江晚晚已经验证了自己的想法,但还是不死心的又朝萧墨白身上不同的伤口戳上去,出手快准狠。

“嘶……”

“唔……”

“嗯……”

江晚晚连戳了三下,捂着自己的胸口痛得出了泪花,心里却比掉进了冰窟窿里还凉。

完蛋了啊,江晚晚意识到自己心痛真的跟萧墨白有关系,眼泪忍不住掉下来,她以后不会永远都跟这个反派拴在一起了吧?

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可在下一秒,江晚晚的脖子就已经抓在一只宽大的手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