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不要闹》小说 主角江晚晚萧墨白全篇阅读

《反派不要闹》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反派不要闹》是江小愚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晚晚萧墨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往常出门都是她们等白玉珍,这已经是个习惯了,可是今天竟然连江晚晚都要让她们等,她们心里就不平衡了。…

《反派不要闹》 第6章 有点晕他 免费试读

萧墨白听到江晚晚的话,又看到江晚晚想提醒又隐忍的目光,心中冷笑连连,她是想提醒他,他们都“同床共枕”过,现在只是换一换药,自己太过推脱,就显得不过磊落了?

于是萧墨白抿了抿唇,松开抓着江晚晚胳膊的手,一个大小姐愿意低三下四的上杆子来伺候他,何乐不为?

江晚晚见萧墨白被自己说服了,就继续自己的动作了。

江晚晚为了不让自己也痛,把动作放到最轻,一圈一圈的将青布拆下来,直到扯到了萧墨白的伤口,江晚晚心口忽然一痛,知道扯到萧墨白的伤口了,扭头瞥了萧墨白一眼,见萧墨白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额头有些汗。

还挺能忍,江晚晚心里嘀咕着,然后忍着痛,一点点试探着,最后终于用了两刻钟的时间,将最后一圈青布给扯了下来,心口有点麻麻的痛,倒是可以忍耐,但是也太费力气,江晚晚把青布扔到水桶里,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又给萧墨白换了药,再一圈圈小心得缠上去。

到了腹部伤口的时候,萧墨白终于看清楚江晚晚的动作。

江晚晚深怕他疼痛,动作小心翼翼,一圈又一圈扯开青布,只不过那双酥软无骨的小手,每次在他的皮肤上划过,都会让他有种莫名的颤栗感,每当他感觉有点疼的时候,江晚晚的动作就更加轻柔,神色更加认真,皱着眉头,一点点的扯下青布,最后额头上渗出细小的汗珠,密密麻麻,甚至都让萧墨白忘记了受伤的到底是自己还是她。

萧墨白腹部伤口是伤得最重的地方,尽管江晚晚动作轻得不能再轻,偶尔还是会将萧墨白长好的伤口不小心扯开,每当这个时候,江晚晚自己也会哆嗦一下,这种互相伤害的感觉,让江晚晚在心里骂了一万句脏话。

到了最后的关头,江晚晚还是不小心把伤口周边的腐肉给扯开了一点点,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江晚晚一时没忍住,“嗯~”的一声痛呼出声,然后就是倒吸一口冷气,眼泪受到生理**,一下涌了上来。

身上换药的手忽然停了下来,还发出一声类似娇呼的声音,让萧墨白忽然张开了眼睛,目光幽深地盯住床边的江晚晚。

董大和素秋也都十分不解地看向自家小姐,小姐啊,您好好换着药呢,人家萧侍郎都没出声,您叫唤啥呢?

江晚晚等那股子疼痛感觉慢慢消散后,自己也缓过来,不过她察觉到了周遭气氛的凝固,抬头就看到萧墨白审视又讥讽的目光。

江晚晚心里一咯噔,江晚晚确定只要她不说她会跟萧墨白的联系,他们谁都不会知道,可要怎么解释刚才她的反应?

虽然江晚晚心里活动挺多,但实际上也就几秒钟的事儿,等江晚晚转过弯儿来,马上暗戳戳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将刚才眼里要退下去的眼泪又硬生生逼了回来。

“萧侍郎,一定很疼吧?”江晚晚带着点心痛的哽咽声,小声问道。

“我刚才看到伤口没有忍住,我都替萧侍郎疼得慌,您说您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

江晚晚说到这的时候,用余光观察到萧墨白犀利的目光,心想这货不好忽悠,得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才行,于是伸出娇白的小手,在萧墨白伤口周边若有若无地摸了两下,感受到萧墨白突然的战栗,才用十分可惜的口吻说道:“会留疤的啊……”

此时屋子里的四个人,除了卖力演戏的江晚晚,董大和素秋眼睛都要瞪出来了,皆是又惊又惧——小姐,你刚才那样,就是为了此刻明目张胆的占萧侍郎便宜的么?!

而萧墨白看着江晚晚多变的表情,想到江晚晚在他身上的动作,忽然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这些天想不通的事,都如醍醐灌顶般清清楚楚。

江晚晚不知死活的往他身边扑,不是有心计,是真的蠢,因为她看上了他的皮囊,以为他受了伤,就忘了他是京都人人提之色变的御侍郎?如果萧墨白对自己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也许就是长得太好了,他生平最讨厌别人拿他的皮囊说事。

想到这,萧墨白看着江晚晚美艳的小脸上故作姿态的怜悯,终于忍无可忍地冷声说道:“江小姐,麻烦把你的手立刻从我的身上拿下去,滚出去!”

江晚晚看着已经扯完的青布,知道萧墨白突然变脸也许是因为自己调戏的有点过分,恼羞成怒了,也不多做停留,装作可惜地转身离开。

可等走出萧墨白的房门时,江晚晚腿一软,差点跌了一跤,幸好素秋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江晚晚单手抚上自己的胸口,萧墨白的眼神太犀利了,幸亏她定力好,要不是早就软成一团了。

“小姐,你没事吧?”素秋担心的问道。

江晚晚喘了口气,稳了稳身形,说道:“我没事,就是有点晕。”

两个人声音不大不小,但足够屋里的耳力非常的萧墨白听到了,晕?她有什么可晕的?

萧墨白正疑惑着,就听到丫鬟素秋的声音接着传来:“小姐晕血?可是小姐前几天杀鸡的时候,并未有此症状啊!”

江晚晚总不能说自己是怕萧墨白才有点腿软吧?

于是江晚晚小声地对素秋说道:“萧侍郎长得甚是丰神俊朗,因此有点晕他。”

“啊!”素秋恍然大悟一般,惊叫了一声,然后像怕被别人知道什么秘密似的忽然捂住嘴。

然后两人边走边嘀嘀咕咕,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而屋里的董大也跟萧墨白一样,听到两人小声说的话,董大毕竟是江家的护院,没想到自己家小姐当众调戏完人家,还会说出如此虎狼之词,平日脸皮粗糙的人此时也脸上一红。

董大偷偷看到萧墨白挑了挑眉毛,面色已经冷如冰霜,斟酌地开了口:“萧侍郎不要误会,我家小姐平时最喜欢开玩笑,这只是她诓素秋那丫头呢。”

萧墨白抬眼看了一眼董大,董大就觉得一阵凌厉之气扑面而来,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僵了僵,整个人老实地立在那里不敢再开口替江晚晚开脱。

过了好一会儿,董大才听到萧墨白淡淡地声音传来:“你家小姐如此夸我,我心甚慰呢。”

董大听到萧墨白有点咬牙的尾音,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以后还是多拉着点小姐吧。